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一局艺苑

赞·雨

发布日期:2018-12-10 信息来源:云南分局 作者:文、图/万双禄 字号:[ ] 分享

曾几何时,尝以为非洲之地,泽疏雨稀,尽皆大漠。荒原旷而草木凋,河床枯而百兽徙,土著之人思水心焦,难见云雨。然,吾甫踏赞比亚便觉己见浅陋,大违此地天候。赞方之地,广木耸翠,上蔽苍穹;纤草映碧,下盖厚土;奇花斗艳而百鸟翩飞,一派生机。

居数月,除觉天高地迥,民风有异,便是大爱此地之雨。若言我中华淮南梅雨,连绵数月,川泽丰盈,润养万物者为雨之轻柔;而滇西之雨,云排千里,雨撒长空,霓霞冒雨而盛者为雨之娇艳;则赞之雨,雷动八方,雨流如注,大气纵横者便为雨之豪情。

天高日晴,忽觉劲风至而云蔽长空,大地骤冷而万物噤声。雨未至,而黑云临疆;狂风起,则叶动旗卷。天地为之变色,百兽闻而敛行。雷声滚滚而电闪苍穹,暴雨骤起,水倾云中,须臾之间,小至大,缓化急。玉珠碎而声渐响,万物润而寰宇茫。路汇川泽,水越河畔之滨;叶展新绿,外有凄凄之雾。凭窗望,何壮哉。穷目力于天地,难窥雨境之一斑;尽狂吼于室外,难抵雨声于万一。水龙乱舞,难辨东西,方识天道可如此;萍翳临凡,力摧河山,才知人力终有限。叹暴雨如沧海,晓自身难一粟。悉诗三百“风雨如晦”非欺我,察文丞相雨打浮沉实如境。雨行天地,电如幕而雷若钟;风卷长空,巨树斜而人难行。然,水利万物,非仅中华。草木五谷,皆赖雨润;鸟兽百族,尽靠水泽。暴雨不歇,雷霆虽有骇人,旱苗盼霖,雨露终是天恩。叹赞之暴雨,感豪气于心。

待云消雨霁,日光和煦,望满目之水泽,知所见非夜梦;看陆行如河川,晓此雨之非凡。收拾工装,重入坝基,建卡夫拉夫塔之水库,树一局之功绩。吾辈远行万里而来,为勒石燕然,尽全力于赞,以成己梦;忠国事于海外,岂非壮哉?久逢旱雨,难胜凌云之志;鞠躬尽瘁,不负千秋之名。子曰:发奋忘食,乐以忘忧。诚如吾辈之自勉,须臾不敢相忘。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