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随风潜入夜 润物细无声——记淄博项目部“包拯”刘国春

发布日期:2019-04-19 信息来源:云南分局 作者:康珣 摄影:肖哲丹 字号:[ ] 分享

在办公营地与生活营地的穿梭来回中,总会有意无意的听到这样的对话“洗衣房水龙头坏了呀?那我一会儿找刘叔过去看一下”“刘叔,我屋没有窗帘,帮我装一下好吗”“刘叔,我们办公室缺个插座”诸如此类可大可小的难事儿,我们的刘叔都会说“包在我身上,等我有空就来。”那些让我们年轻人手足无措的难事儿,刘叔都会包搞定、包搞好、包满意,我们都戏称他“包拯”。

我们的“包拯”刘国春,生于白山黑水间,那里常是白雪皑皑,千里冰封,他却偏是那般的阳光爽朗,古道热肠。

臧克家曾说“青年是宝藏,青年是黄金;宝藏要挖掘,黄金要熔炼。”又有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刘叔今年已经55岁了,我却认为有着38年工地摸爬打滚经验的他,是宝藏,是黄金。箩筐不怕沉,扁担就一根,1981年他来到采运工队,挥着的是大铁锤,挑起的是大石头,为一局的发展奉献着自己青春的力量。后来他去过白山二期、去过赤坂松、去过十三陵……兜兜转转了9个项目,可若是无心,经历再多的项目也只能应验那句:“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撅藏,老年做和尚。”正因他那刚毅坚韧的性格,踏实苦干的精神,乐于助人的品德,将自己熔炼成了黄金,累积成了宝藏。

“钉子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挤劲,一个是钻劲。”他正如一颗螺丝钉,拧在了我们施工现场,拧在那里就钉在了那里,有挤劲,有钻劲。在博项目他主要在调度室协调管理现场生产,他总是不畏严寒酷暑,起早贪黑的挤在生产第一线,清晨五点半赶往工地“巡视”一圈是他的惯例。在建的几栋楼中最高的已有7层,但他不畏辛劳,仍用是一阶阶的爬,用他那双洞穿一切的眼一层层、一个个角落的检查,在心里默算着今天怎么协调着干,得干多少才能赶上计划,时刻了解掌握哪里干了多少,哪里缺了什么,跟进各工作面的进度。每到各楼层浇筑时,不论是中午还是夜间,他便带着调度室的小年轻“钉”在了现场,紧盯着混凝土浇筑的过程、浇筑的质量,心系现场、心系生产,时刻把工程的进度、质量放在首位。

上班不“上闲”,下班不“下岗”。万事总是开头难,刚搬进新营地的那天,已是暮色四合,忙碌一天的人们已在“自扫门前雪”,收拾整理自家内业。这时却有一串串脚步声在空旷的院落想起,远远的就看见他扛着扶梯、手拿电钻,身后跟着调度室俩小跟班,挨屋敲门询问“你们屋窗帘安装上了么?”十足像是一位售卖窗帘的憨厚老板,其实他只是急人之所急,需人之所需而已。这精神头十足的“老头儿”午饭过后也不午休,或是一头扎进洗衣房将漏水的地方修补好,或是帮哪个小年轻解决宿舍里的小瑕疵,甚至连食堂的蒸锅也会找他出手拯救。项目部的几个小年轻,总是争着吵着要给刘叔打下手,要从刘叔那里“偷师学艺”学电焊、学接线、学打孔安装……以前我们的大学生是大脑发达,双手笨拙,刘叔来了以后,将我们从以前的坐等靠变成了跟着一起动起来。

明明自己平凡可贵,却总说自己碌碌无为。我们刘叔就是这样的人,总说“我就是一个老工人,啥也不懂,能做的就是打杂啦”是啊,一个老工人,一个陪水电一局走过巅峰、熬过低谷又重回辉煌的老工人,一个代表着水电一局自强不息、刚毅坚韧的老工人,一个用自己的热心、身体力行地感染着年轻人的老工人。他的到来,让我们这个年轻的团队更加安心,现场经验不足有他在,琐事解决不了有他在。

我们的刘叔今年就要退休了,但他仍充满活力、发挥着余光余热,做的虽是平淡无奇的小事,从不张扬,但却如春雨那般——随风潜入夜,在我们新一代水电人的心里种下了做人要踏实肯干、认真负责、助人为乐的心锚。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