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圖書 館員 / 單味藥 / 黃芪保健養生有講究 黃芪的配伍

             

          黃芪保健養生有講究 黃芪的配伍

          2013-09-08  圖書 館員

          黃芪保健養生有講究

          提要:最近很多人在網上及各種講座看到黃芪保健養生是極上品,咨詢有哪些禁忌癥及配伍?黃芪雖然說是補養上品,有增強機體免疫功能、保肝、利尿、抗衰老、抗應激、降壓和較廣泛的抗菌作用。那么,黃芪在應用和搭配時又有什么樣的禁忌呢?下面介紹:
          一、服用禁忌:
          1、從體質上來說,黃芪最適合氣虛脾濕型的人,這種人往往身體虛胖,肌肉松軟,尤其是腹部肌肉松軟。而身體十分干瘦結實的人則不宜。但是,表實邪盛,氣滯濕阻,食積停滯,癰疽初起或潰后熱毒尚盛等實證,以及陰虛陽亢者,均須禁服。用藥的時候也要注意合理搭配。黃芪也是有配伍禁忌的,因為中藥的傳統是以養為主,既然要養,不要養出病來,同時一種藥是養不出來的,而且還需要其他輔助配伍的支持,
          2、從身體疾病狀況來說,感冒、經期都不要吃黃芪。腎病屬陰虛,濕熱、熱毒熾盛者用黃芪一般會出現毒副作用,應禁用。因為黃芪性味甘、微溫,陰虛患者服用會助熱,易傷陰動血;而濕熱、熱毒熾盛的患者服用容易滯邪,使病情加重。如果必須服用黃芪,一定要配伍運用。
          3、從季節來說,普通人春天不宜吃黃芪。為什么感冒不能喝黃芪粥呢?因為黃芪是固表的,它幫助身體關閉大門,不讓外邪入侵??墒钱斏眢w已經感受外邪的時候,就會變成閉門留寇,把病邪關在體內,無從宣泄了。同理,春天是生發的季節,人體需要宣發,吃黃芪就不太適宜了。
          4、黃芪是一味好藥,作用強大且獨特,一般臨床使用數10至30克后患者的脈象馬上就會有反應,精神和體力會有改善,正確合理地使用則收效明顯。但必須注意的是,它的副作用同樣強大。黃芪性溫而藥力向上升(補氣升陽),如果在春夏兩季氣候溫暖,濕熱之氣盛,使用黃芪容易導致以熱助熱,特別不利于黃芪藥力的充分展開;更重要的是,使用黃芪在中醫臨床上容易補火上火(性溫補氣)助邪(疾病或一些致病因素),一旦缺乏準確全面的辨證水平和控制其副作用的技術,那補藥入口就可能會變成毒藥,危害很大,就會養出病來。最常見的副作用就是迅速出現“上火”癥狀,如面紅、心煩、睡眠差或失眠、咽痛、血壓升高或頭暈等,甚至使病情加重或逆轉病勢。
          5、陰虛患者使用黃芪,必須配伍養陰藥使用,如生地、熟地、玄參、麥冬、天冬、玉竹等。濕熱患者必須配伍清利濕熱藥,如黃連、茵陳、黃芩等。熱毒熾盛的患者必須配伍清熱解毒藥,如黃連、梔子、大黃、敗醬草等。
          6、一般人經常單獨使用黃芪進補或一次性大量進補,那是沒病找病或加重疾病的危險行為。使用黃芪進補,一般要由少逐漸增加,邊服邊觀察有無上火的表現或身上原有疾病有無加重或是否出現熱、煩、躁、悶、痛的感覺,一旦有則應停用或配藥才能用;在服用時如果乏力、多汗或氣喘等癥狀減輕,精神和體力改善而又無上述副作用,可增加用量。有人提出更安全的辦法則是先用黨參,有效而無副作用后再加用或改用黃芪,使用黃芪時采用逐步加量的辦法,以身體能耐受而無副作用為度。
          二、歷代配伍禁忌:
          1、《本草經集注》:“惡龜甲?!?br style="font-size: 16px;">2.、徐之才《藥對》:“惡龜甲、白鮮皮?!?br style="font-size: 16px;">3、《醫學入門·本草》:“蒼黑氣盛者禁用,表實邪旺者亦不可用,陰虛者亦宜少用?!薄拔贩里L?!?br style="font-size: 16px;">4、《本草經疏》:“功能實表,有表邪者勿用;能助氣,氣實者勿用;能內塞,補不足,胸膈氣閉問,腸胃有積滯者勿用;能補陽,陽 盛陰虛者忌之、上焦熱盛,下焦虛寒者忌之;病人多怒,肝氣不和者勿服;痘瘡血分熱甚者禁用?!?br style="font-size: 16px;">5、《藥品化義》:“若氣有余,表邪旺,腠理實,三焦火動,宜斷戒之。至於中風手足不遂,痰壅氣閉,始終皆不加?!?br style="font-size: 16px;">6.、《本草新編》:“骨蒸、癆熱與中滿之人忌用?!?br style="font-size: 16px;">7、《本草匯纂》:“反藜蘆,畏五靈脂、防風?!?nbsp;

          老中醫王圣尉    搜集整理    個人經驗編輯   僅供參考。

          黃芪的配伍介紹

          黃芪為豆科植物蒙古黃芪和膜莢黃芪的根,是一味常用的補益中藥,其味甘,性溫,歸肺脾經。功能益氣升陽,固表止汗,利水消腫,托毒生肌,可治療多種虛損之證。其配伍應用如下:
            肺脾氣虛 中氣下陷
            黃芪主入脾、肺二經,有補中益氣升陽之功,凡肺脾氣虛,食少便溏,咳嗽氣促,倦怠乏力,或氣不攝血,各種出血及崩漏,中氣下陷脫肛,子宮下垂等,均可選黃芪。若氣虛甚配人參、白術以增強補氣效力;脾虛見食少便溏,除配黨參、白術外,還常加茯苓、炒扁豆、炒薏苡仁以健脾止瀉;如肺虛咳喘氣短,痰多稀白者,多與黨參、茯苓、陳皮同用,或配人參、五味子、紫菀以補氣斂肺,方如《永類鈐方》補肺湯;若氣虛不攝血而致便血,吐血,崩漏者,常與人參、當歸、龍眼肉等同用以益氣攝血,方如《嚴氏濟生方》歸脾湯。
            黃芪既善補氣,又長于升陽,故中氣下陷而致脫肛,子宮下垂等內臟下垂諸病,黃芪為必用之藥。臨床常與人參、白術、升麻、柴胡等同用,以加強升提之力,方如《脾胃論》之補中益氣湯,現臨床以本方為基礎,加入大劑量枳殼,每獲良效。
            衛虛自汗
            黃芪有益氣固表止汗之功,治體弱衛虛表不固而致自汗,與防風、白術配用,補氣固表之功尤著,如《丹溪心法》玉屏風散;亦可與牡蠣、浮小麥等收斂止汗藥同用,以增強止汗的作用,如《局方》牡蠣散。至于氣虛陽弱而致虛汗不止者,可與附子、生姜同用,以補氣溫陽,固表止汗,如《嚴氏濟生方》芪附湯。對于陰虛盜汗者,本品亦可治之,需與生地、黃精等到滋陰降火藥同用,如《蘭室秘藏》當歸六黃湯。
            氣血不足之瘡癰
            黃芪具有益氣升陽、托毒生肌之功,有“瘡家圣藥”之譽,故常用于瘡瘍屬氣血不足者。若日久膿成不潰,則與當歸、川芎、穿山甲、皂角剌等配用。以托毒排膿,方如《外科正宗》之透膿散;若瘡瘍潰久不收口者則與當歸、人參、肉桂、熟地、白術等配用,以益氣養血,托毒生肌收口,如《局方》十全大補湯。如小兒痘瘡,氣虛塌陷,可與在人參、肉桂、炙甘草同用,以益氣透疹,如《博愛心鑒》之保元湯。
            肢體麻木 半身不遂
            黃芪補氣力強,氣盛才能血旺,故氣血虛弱致肢體麻木、半身不遂,可用黃芪治之,如《金匱要略》黃芪桂枝五物湯,即以本品配桂枝、白芍、生姜、大棗,以益氣溫經,和營通痹;《醫林改錯》補陽還五湯,用本品配當歸、川芎、桃仁等,以治中風半身不遂;《百一選方》蠲痹湯以本品配羌活、防風、當歸等,治療肩臂風濕痹痛,兼見氣血不足者。
            水腫
            黃芪具有利水消腫之功,適用于脾虛失運,水濕停聚而致的肢體面目浮腫,小便不利,多與防風、白術等同用,如《金匱要略》之防己黃芪湯,用于治療慢性腎炎,具有良好的效果。
          黃芪的十大功用
           黃芪味甘微溫,歸脾肺經,為醫家喜用之良藥?!稖罕静荨分^其“是上中下內外三焦之藥”?!侗静萸笳妗贩Q為“補氣諸藥之最,是以有芪之稱”。本文就多年運用黃芪之經驗概述如下:
          1.益氣活血除胸痹  
          黃芪補肺氣行血脈,善溫胸中大氣下陷,用治胸陽不振,氣血痹阻之胸痹證,常配丹參、赤芍、紅花、川芎、葛根等,黃芪用量倍于活血化瘀之品,其意在通,既大氣一轉,其痹乃通,特別是對胸痹證見舌胖嫩邊尖齒痕者,尤為特效。曾治權某,女,58歲,患冠心病多年,心悸胸悶,時發剌痛,遇勞累及情緒剌激則發,每發均需住院。查舌淡胖,舌底絡脈青粗,脈澀遲,辨證為氣虛血瘀之胸痹病,氣虛為因,血瘀為果,治當益氣活血,溫通心脈,以黃芪50g,配丹參、黨參、川芎、蘇木、降香、桂枝、附片、郁金等,加減服藥二月,諸癥緩解,發作次數明顯減少,繼配為丸劑鞏固療效。
          2.補氣通絡治偏癱  
          黃芪為補氣藥之最,氣行則血行,故能推動瘀血的運行和消散,對中風氣虛血滯,類中風瘀阻的半身不遂,肢體麻本,口眼歪斜,舌強語蹇,常重用黃芪配蜈蚣、地龍、水蛭、全蝎、雞血藤、當歸、威靈仙、桃仁、紅花等,經治多例,均收良效。
          3 .甘溫除熱拯肺癆  
          黃芪入肺補氣,入表實衛,《本草逢原》稱:“能補五臟諸虛……瀉陰火,去肺熱?!痹我焕胁ド⑿苑谓Y核的患者,男,24歲,半年來一直發熱不退,高熱無定期,體溫波動在38℃~40℃之間,見面色蒼白,氣短懶言,自汗盜汗,倦怠咳嗽,咳聲不暢,食少便溏,機體消瘦,體重比病前下降11kg,舌淡紅邊尖齒痕。脈細弱而數,遍服滋陰降火、清熱潤肺中藥百余劑,西藥抗癆治療二月余,發熱一直未退,患者及家屬已失去治療信心。余診后,再三思之,此脈雖細數但無力,機體消瘦但面色蒼白,高熱為無定時,而非午后潮熱,又無五心煩熱等陰虛火旺之征象,當屬氣虛無疑,當憶李克紹教授以黃芪退癆熱之經驗,處以補中益氣湯加鱉甲、秦艽,重用黃芪50g,服藥七劑,體溫開始下降,最高在38℃,納開,患者信心大增,繼服十四劑而熱退,稍事加減,配合西藥抗癆,治療三個月,胸片示兩肺病灶明顯吸收,體重恢復??梢婞S芪退癆熱,拯肺癆的功效確實可靠。
          4 .健脾固精攝蛋白  
          腎病綜合征、慢性腎炎大量蛋白尿,一般多認為屬腎氣虛損,攝精無權,精氣外泄,主張以補腎固精為主,余曾治多例慢性腎炎蛋白尿日久不消除的患者,用補腎固攝之法,久服少效,而轉用在補腎藥中加用黃芪、黨參、蓮子肉、升麻等升脾益氣助運化而收功滿意,可見蛋白尿的病機與脾氣虧虛、升清攝精失常有關,因為五臟之精雖藏于腎,但賴于后天脾氣的運化輸布和補充,如果脾氣健旺,中州得以斡旋,精微物質得以正常敷布,不致流失則蛋白尿減少,故健脾升清以消除蛋白尿的治療思路很值得我們深入探討。
          5 .益氣固攝治血證  
          黃芪養臟腑而補中氣,氣為血帥,氣行則血行,氣固則血止,故曰血脫益氣?!毒霸廊珪分^:“血脫等證,必當用甘藥先補脾胃,以益生發之氣,蓋甘能生血,甘能養營,但使脾胃氣強,則陽升陰長而血自歸經”。余多年來,一直以黃芪為主,配用人參、炮姜、艾葉、生地、白芨、海蛸、阿膠等隨證出入,治療胃出血、便血、婦人崩中漏下等血證,呈脾胃虛寒氣不攝血者,屢收奇功,亦曾有多例尿血病人以補中益氣湯重用黃芪收功的病案,說明益氣止血,功在升固。
          6 .安奠兩天救滑胎  
          黃芪補氣升陽而治諸下陷,善治胎漏、胎動、滑胎。張乙疇說:“脾為一身之津梁……養胎全在脾腎,腎為先天,脾為后天,腎虛則根怯,脾虛則本薄,育胎譬如懸鐘于梁,梁軟則鐘墜,折則墜也”。任主胞脈,胞系于腎,胎孕既成,賴母體之氣血蓄聚以養之,然脾胃為后天之本,氣血生化之源,姑妊娠之始終,得先天腎氣之充和后天脾胃之旺方可孕育生養。曾治王某,女,28歲,婚后五年,孕四流四,此次孕已二月,近日腰酸不適,為防再次流產而診,舌淡紅苔薄白,脈細弱,辨為脾腎兩虛,沖任不固,擬溫補脾腎育胎法:黃芪30g,黨參15g,白術12g,茯苓12g,熟地12g,山藥24g,枸杞12g,續斷12g,寄生15g,菟絲子12g,杜仲12g。囑隔日一劑,分房靜養,避免勞累,連服五月,足月順產一男。
          7 .鼓動氣血蠲痹痛  
          筋骨脈絡之痹疾日久,關節僵硬,肢體浮腫,用搜風祛濕、逐寒通絡之品少效者,加黃芪配桂枝、當歸、白術補氣通絡,旋轉氣血,大氣一轉,邪氣自出,痹痛自解。經治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偏服溫經散寒、祛風勝濕之品見效甚微,改從益氣溫經通痹之黃芪五物湯加當歸、白術、附片、秦艽而收效滿意。實踐證明,對于痹癥,運用祛風散寒燥濕之藥物來治,新病有效,頑久之癥,服用日久,疼痛非但不止,反會加重,只有扶助正氣,祛除邪氣,二者兼顧,才能提高療效。
          8.補氣行水退浮腫  
          黃芪益肺脾,補三焦司氣化,運脾氣除水濕,培上源利水道,為補氣利水之要藥,常配防己、茯苓、白術等。如治一風心患者,頭面肢體浮腫,以下肢為甚,心動悸,納呆便溏溲短,舌淡胖苔薄白滑,脈結代,遂用補氣利水法,黃芪50g,桂枝15g,茯苓30g,白術15g,丹參30g,益母草30g,附片12g,防己12g,水煎服,三劑而溲便利,浮腫稍退,續投二十余劑,病情霍然好轉,能參加輕微勞動。余又常以黃芪配葶藶治療肺心病所致的浮腫咳喘心悸,常收良效。
          9 .統攝氣化療消渴  
          黃芪益氣升陽實腠理,既能鼓舞胃津上升,又能統攝下焦氣化,故而善治消渴,常配山藥、元參、花粉治療糖尿病,對降低血尿糖有明顯療效,特別是對中氣不足、脾陽不振者重用黃芪尤為適宜,所謂通閉止渴,貴在氣化,余常以上四味藥為主,隨證加減治療糖尿病,對控制病情發展收效滿意。
          10.托里排膿療瘡瘍  
          《本經》謂黃芪:“主癰疽,久敗瘡毒,排膿止痛?!币云溲a益之力,能自內托長肌肉,則其潰膿自易外出,為久敗瘡毒之良藥。曾治一例因車禍所致髕骨粉碎性骨折,前后多次手術,局部繼發感染,瘡口腐爛流膿,經外科多次處理,運用多種抗生素治療三月,瘡口不愈,患者要求中醫治療,見瘡口灰暗不澤,膿汁稀薄,精神不振,舌淡脈細,此真如《外科正宗》所說:“凡瘡潰膿之后,五臟虧損,氣血大虛,外證雖形似有余,而內臟真實不足,法當純補”之證是也,擬益氣和營,溫陽托毒:黃芪50g,當歸15g,鹿角膠12g,銀花30g,黨參30g,炙山甲10g,肉桂10g,白芷12g,炮姜10g,牛膝12g,連服十五劑,新肉漸生,肉芽鮮紅,膿汁減少,精神增,此向安之象,效不更方,再服十五劑而瘡面愈合。
          總之,黃芪具有補氣升陽、固表止汗、利水消腫、托瘡生肌之功效,常用治脾胃虛弱,中氣下陷,血痹虛勞,崩漏,脫肛,久痢久瀉,中風偏癱,以及衛表不固之自汗盜汗,正氣虛弱之瘡瘍腫毒,風濕水腫等證,為醫家常用之良藥。
           
          生黃芪和熟黃芪的作用 有什么不同
          1、生黃芪是補氣的,比如說話沒勁,走路沒勁,臉色比較白等都是脾肺氣虛的表現。生黃芪能補一身之氣,比如上半身氣虛可以用生黃芪,下半身氣虛也可以用生黃芪。生黃芪,有益氣固表、利水消腫、脫毒、生肌的功效,適用于自汗、盜汗、血痹、浮腫、癰疽不潰或潰久不斂等癥。
          2、熟黃芪是傳統黃芪炮制而成的,是將生黃芪切片,加蜂蜜炒制而成,炮制較為粗糙,勞動強度大。炙黃芪,長于補氣生血,適于肺虛氣短,氣虛血弱,氣虛便秘,醫生常常給“中氣不足,臟器下垂”的患者使用。
          炙黃芪重在補氣升陽,在黃芪的諸炮制品中應用最多,由于飲片的臨床需求量大,炮制研究也就尤受重視。如傳統方法的改進、炮制溫度、炮制時間、輔料用量、成品質量分析等研究報道較多。
          黃芪是補氣的圣藥,如何能發揮補血的神效?我們知道氣無形而血有形。有形不能速生,必得無形之氣以生之。有些人一遇天氣變化就容易感冒,中醫學稱為“表不固”,可用黃芪來固表。常服黃芪可以避免經常性的感冒。那么,生黃芪和熟黃芪的作用?有什么不同? 黃芪是名貴中藥材,根據藥典記載有補氣固表、利尿之功效,民間還有冬令取黃芪配成滋補強身之食品的習慣。因此黃芪年消耗量十分龐大。而藥用部分是根,一旦根部被刨取,整個植株不再存活。黃芪的野生資源在大量采挖的情況下日漸稀少。為此確定該植物為國家三級保護植物。 黃芪的主要藥理作用是“益氣固表”,可以“利水”,也可以“托毒生肌”。凡是中醫認為“氣虛”、“氣血不足”、“中氣下陷”的情況,都可以用黃芪。平時體質虛弱,容易疲勞,常感乏力,往往是“氣虛”的表現,貧血,則常屬“氣血不足”,而脫肛、子宮下垂這些病狀也常被認為是“中氣下陷”,有這些癥狀的人,冬天吃些黃芪有益處。 在我們經常應用的,一般是生黃芪,具有健脾補中,升陽舉陷,益衛固表,利尿,托毒生肌的作用,而一般說的熟黃芪就是蜜制黃芪,黃芪經過蜜制后其補中益氣的作用加強了,兩者在作用方面并沒有多大區別。不過我們還是建議您選用生黃芪會比較好! 黃芪從一種藥材到成為餐桌常物,說明它食用的普遍性。常服黃芪可以避免經常性的感冒。
          比貧窮更可怕的,是富裕后的衰落!
          黃芪是一種很常見的補氣中藥,有人甚至將黃芪稱為中草藥中的十大養生上品!之前在《女醫明妃傳》中,于夫人小產,允賢開具的藥方中,就有黃芪!現實生活中,也有一些人習慣地泡上一杯黃芪水,排毒又補氣。若是給黃芪搭配上一兩味其他的中藥,又會出現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呢?且看正文!


          1.黃芪與金銀花

          黃芪補氣升陽,益氣托毒解毒。金銀花清熱解毒涼血,能透達,為治療瘡瘍腫毒要藥。二藥補清合伍,補不助熱,清不傷正,托毒清解之功顯著。瘡瘍腫毒,瘡口久不愈合收口;糖尿病易生瘡癤,時發時愈,用治頗宜。慢性腎病,久病氣虛,熱毒蘊結,腎功能損害,蛋白尿不得消除,二藥合用益氣扶正,托毒解毒,不傷正不助濕熱。慢性肝炎,久病氣虛,余熱未凈,肝功能損害,也宜選用,有益氣解毒護肝之效。

          2.黃芪與山藥

          黃芪補益脾氣。山藥益脾氣養脾陰固精。二藥合用,補不滯氣,養不膩滯,共奏益脾氣養脾陰之效。此為施金墨治療糖尿病的有效配伍,可降低血糖。治療潰瘍病,辨證選用二藥,有補氣止血作用,有利于潰瘍的愈合。

          3.黃芪與丹參

          黃芪補益肺脾元氣。丹參活血化瘀,養血。二藥合用,益氣與活血并用,氣旺血行,血行氣也旺,共奏益氣活血之功。中風后遺癥、胸痹心悸、肢體麻木等屬氣虛血瘀者用為要藥。肝硬化腹水、肝脾腫大、腎炎腎病水腫,癥瘕積聚屬氣虛血瘀者均宜選用。再生障礙性貧血、消渴屬氣虛血瘀者也用為要藥。

          4.黃芪與當歸

          黃芪補益脾肺元氣,鼓舞氣化。當歸養血,和血活血。氣旺血生。二藥合用,補氣以生血,氣血雙調。氣血調和,使陰火可斂可降。

          5.黃芪與益母草

          黃芪益氣行水,托毒運毒。益母草活血祛瘀,利水消腫,解毒。二藥合用補通兼施,補不壅滯,通不傷正。臨床用于慢性腎炎、腎病綜合征屬氣虛水血瘀滯者,隨證配伍二藥,有較好消水腫、消蛋白尿、降血壓、改善腎功能等作用。肝硬化腹水屬氣虛血瘀水聚者,用之有較好療效。

          6.黃芪與葛根

          黃芪補肺脾,升清陽。藥理研究表明,黃芪有擴張血管、降低血壓的作用,其作用機制是對抗腎上腺素,且有利尿作用。葛根升清陽,鼓舞胃氣上行,生津。藥理研究證明,葛根能增加腦及冠狀動脈血流量,對垂體后葉素引起的心肌缺血反應有抑制作用。二藥合物,一補氣升陽,一升清活血,相輔相成,共奏益氣升清,通血脈止眩暈之功。


          7.黃芪與桑葉

          黃芪甘溫益氣,固表止汗,補氣攝血。桑葉甘寒清宣,疏解肺衛風邪,清熱而宣燥氣?!兜は姆ā贩Q之“焙干為末,空心半飲調服,止盜汗”?!侗静輳男隆分^之“止血……止盜汗”。二藥甘寒甘溫并用,補固清宣并施,補不壅滯,清宣不耗散,相輔相成,共奏固表清宣止汗,益氣輕清止血之功。用于各種虛證的自汗、盜汗,氣血陰、陽虛所致汗證均可選用。

          8.黃芪與防己

          黃芪補氣運濕,升陽固表。防己通經絡水濕,泄降行水。二藥合伍,益氣升提與降泄通行并用,外宣內達,通行諸經,降泄不耗正,相輔相成,共奏益氣行水,固表祛濕之功。臨床用于肌表氣虛,肌腠風水逗留,肌膚浮腫,周身困重麻木,關節痹痛,汗出惡風等癥。為治療腎炎腎病氣虛濕滯浮腫之要藥。防己對消除局部黑斑,尤以目眶周圍黑斑有效。

          9.黃芪、麻黃與細辛

          細辛散風寒,激發腎氣,以化水飲。黃芪補益脾肺,益氣行水。麻黃宣通肺氣。三藥合用,一宣肺開上源,一下通腎氣,一補脾運中,分上中下三焦,肺脾腎,扶正祛邪并施,相輔相成,共奏補脾宣肺激發腎氣化水之功。臨床用于慢性腎炎急性復發屬肺脾氣虛,外邪犯表內侵少陰腎經者,較為適宜。細辛能激發腎氣,對陽虛不能溫化水濕,在方中加入細辛激發腎氣,能使虛弱陽氣獲得生機。

          10.黃芪與肉桂、車前子

          三藥補氣、溫陽、利水,合用則升清與降泄并施,溫陽與滲利并行,補氣與利水并顧,相輔相成,更增淡滲利水之功。臨床實踐證明,溫陽益氣與滲利合用的利尿作用,較單用益氣,或純用溫陽,或僅用滲利均較好。臨床三藥合用的消腫利尿效果較好。用治腎炎水腫屬脾腎陽虛者,療效滿意。浮腫小便不利者用肉桂,小便多者用附子。

          11.黃芪與合歡皮

          黃芪益氣托毒解毒。合歡皮解郁結,活血消癰腫。合用相得益彰,增益氣扶正活血、解毒消癰、祛腐生新之功。臨床對肺癰、肝癰等內癰,久病氣虛,邪毒不盛,癰瘍久不收口者較宜。

          12.黃芪與白術

          黃芪大補脾肺之氣,健脾利水,主肌表之水濕,主在里之水氣。藥理研究證明,黃芪有保護肝腎功能,促進代謝等作用。白術健脾運濕,補脾益氣。藥理研究證明,白術有明顯而持久的利尿作用,能促進肌力增強,防止肝糖原減少,增加血漿蛋白,糾正血球蛋白倒置等作用。二藥合用,能鼓舞脾胃氣化,振奮生機,補脾氣以化水,運脾氣以行水,升脾氣以降水,徹表徹里,表里水濕均主。臨床用于氣虛水濕停滯之肌痹重著、關節痹痛、水腫、假性肢體肥大等的治療。腎炎腎病水腫屬肺脾氣虛的常用對藥。對消除水腫,消蛋白尿,改善肌體營養狀況,增強肌體抗病能力,均有重要作用。用治肝硬化腹水,應大劑量。

          13.黃芪與防風

          黃芪補氣益氣升陽而固表。防風疏風而解表。二藥合用,補中兼疏,不戀邪不散邪傷正,相輔相成,更增益氣固表御外風之功。臨床用于氣虛易感,表虛自汗,產后畏風。過敏性鼻炎、蕁麻疹也可選用,治療和預防用藥均有效驗。二藥配枳殼為“三奇散”,治虛坐努責、脫肛不收療效滿意。

          14.黃芪與薏苡仁

          黃芪補益脾肺元氣運毒托毒。薏苡仁清利濕熱,解毒排膿,兼能健脾扶正。二藥合伍,一以補氣扶正為長,一以滲利通行為主,補運托毒,相輔相成,共成益氣行水,運毒托毒之功。臨床用于慢性腎炎腎病水腫、肝性水腫屬脾虛不運者,有消腫、減少蛋白尿功效。腫瘤化療放療期間用之扶正解毒,恢復體力,減輕毒副作用。衰弱性疾病用之有振痿起沉疴之效,但須堅持服用才有較好療效。

          15.黃芪與升麻

          黃芪補氣升陽,托毒解毒。升麻升中氣,透解邪毒。二藥合用,補托透解并行,托透邪毒之力愈增。氣虛低熱,頑固性口腔潰瘍久不愈合,隨癥選用,有較好益氣升陽、降陰、火托毒解毒、愈潰瘍之功效。若又配伍桔梗治瘡口久不收斂尤宜。氣虛眩暈,可隨癥選用。黃芪含豐富的微量元素硒,利于增強體質,抗腫瘤。

          16.黃芪與桑寄生

          黃芪補益肺脾元氣,益氣升清。桑寄生補益肝腎。二藥合用,脾肺肝腎并調,相得益彰,更增填補大氣之功。張錫純稱二藥并用“為填補大氣之要藥”。

          17.黃芪與地龍

          黃芪補脾肺元氣。地龍通經活絡。二藥合用,益氣助通絡,活絡而致新,共奏益氣通經活絡,促進組織復新之功。臨床用于治療腎炎、腎病屬氣虛血瘀者。對無明顯血瘀者也可辨病選用。二藥含有豐富的硒,可增強腎功能,改善體質。配伍運用可獲水腫消退,血壓歸于正常,蛋白尿轉陰,腎功能改善等效果。中風偏癱,口眼斜等屬氣虛血瘀者用為必備之配伍。又配鉤藤,有益氣平肝息風之功。三藥均有擴張血管作用,合用治療高血壓、中風后遺癥及半身不遂頗有效果。

          18.黃芪與大黃

          大黃蕩滌胃腸之積滯,涼血解毒,活血解毒。臨床研究認為,大黃用于治療尿毒癥有通腑泄毒排毒,改善血行,增強腎臟排濁,促進腎臟代謝,補益人體某些氨基酸、蛋白質、微量元素等多方面作用。黃芪補益肺脾元氣,益氣升陽,托毒運毒。藥理研究表明,黃芪有抗腎炎樣、促進代謝等作用。二藥合用,攻補兼施,共奏振奮腎氣,益氣攝精,升清降濁之功。

          19.黃芪與劉寄奴

          黃芪大補脾肺之氣,益氣運毒托毒。劉寄奴活血祛瘀,斂瘡消腫,利水。二藥合用,益氣助行血,補氣助利水濁,相輔相成,共奏益氣活血,祛瘀濁解毒之功。

          20.黃芪與川芎

          黃芪補脾肺之氣。川芎活血行氣,散風止痛。二藥合用相輔相成,共奏益氣行血,祛風止痛之功。臨床用于中風后遺癥,屬氣虛血瘀者用為要藥;用于氣虛血瘀型高血壓。

          21.黃芪與莪術

          黃芪補脾肺,益氣升陽,生肌斂瘡。莪術行氣活血,消積止痛。二藥合用,破中有補,補中有行,補消兼施,相輔相成,共奏益氣行氣活血,祛瘀生新,開胃健脾之功。張錫純謂“參芪補氣,得三棱莪術以流動之,則補而不滯,而元氣愈旺,愈能鼓舞三棱莪術之力的消癥瘕”。

          22.黃芪與澤蘭

          黃芪大補脾肺之氣,振奮氣化。藥理研究表明,黃芪有增加肝糖原,護肝,調節機體免疫等作用。澤蘭活血利水,疏肝和營。二藥合用,益氣助血行,補氣以利水,相輔相成,共奏益氣活血利水之功效。臨床治黃必用澤蘭,能促進肝脾血行和膽紅素的排泄。黃芪益氣有促進肝細胞再生的作用。二藥合用對門靜脈循環障礙確有通達作用,用治肝硬化之肝脾腫大、腹水有較好改善門靜脈循環,改善肝功能,消腹水消腫等作用。

          23.黃芪與石韋

          黃芪補益脾肺,益氣行水。石韋清利濕熱。二藥合伍,補氣行水與清利濕熱并用,則補不壅滯,利不傷正,相輔相成,共奏益氣行水,清利濕熱消腫之功。石韋有利濕熱消蛋白尿、降血中尿素氮的作用,與有抗腎炎樣作用的黃芪配伍,為治療腎炎腎病脾肺氣虛、濕熱未凈而致水腫、蛋白尿的有效配伍。

          24.黃芪與知母

          黃芪益脾肺之氣,升舉陽氣。知母質潤,養肺胃之陰,潤腎燥。知母得黃芪使藥性分毫不覺涼熱,黃芪得知母使陽上升而陰液滋潤。溫補涼潤相輔相成,具陽升陰應、云行雨施之妙,共奏益氣養陰、養陰升陽之功。

          25.黃芪與菟絲子

          菟絲子益腎助陽固精。黃芪補脾肺,升清氣提胎元。二藥合伍,脾腎先后天兼顧,補固升提并用,相輔相成,共奏補氣益腎固胎元、生精血之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