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不沉俾斯麥 / 明清 / 一位明代甘肅考生的進士之路:通了多少關...

             

          一位明代甘肅考生的進士之路:通了多少關?升了多少級?

          2020-07-07  不沉俾斯麥
            本       文     約 5859 字

            閱       讀       需       要

            16 min

            連日的陰雨過后,水流湍急的漓水河剛剛送走了炎炎夏日。

            傍晚的河邊蛙叫和蟬鳴此起彼伏,年邁的明朝前兵部尚書王竑看著跨河而立的大夏橋,不禁想起了正統四年(1439),26歲的自己高中進士,駟馬高車榮歸故里,河州家鄉父老遠道相迎的熱鬧場景。

            于王竑而言,這座比他還蒼老的橋梁,不僅僅助他渡過漓水,走向外部世界,亦見證了他離開家鄉,遠赴西安、京城改變自己命運的歷程。


            王竑
              

            希望“知識改變命運”的邊遠家庭


            王竑祖籍湖廣江夏,先祖自元朝始為官軍戶,也就是說,他們家的成年男子世世代代都必須從軍,未經朝廷批準,永遠都不得脫離軍籍。

            王竑的這位祖上并非普通士卒,曾統領湖廣水軍,是貨真價實的朝廷命官。至祖父王貴時,見元政權大廈將傾,遂率領部眾投奔了剛剛揭竿而起的朱元璋,一起渡過長江,攻下南京,成為大明王朝開創者的嫡系。

            影視劇中的朱元璋

            明朝立國之后,大肆封賞有功之臣,對王貴這樣的嫡系人員更是恩遇有加,即便是普通的士兵靠混日子也能混成百戶之類下級軍官。王貴一家本應飛黃騰達,卻因一次很大的過失遭到“斷崖式降級”,不僅從水師高級將領被貶為地位最低的邊地謫充軍戶,而且還被發配到了當時被視為邊陲極地的河州衛。

            河州即現在的甘肅臨夏,明朝時就是少數民族聚居區,洪武三年(1370)設置河州衛進行統轄,隸屬陜西布政司。王貴一家都不得不告別江夏父老,可能再也看不到這“滾滾長江東逝水”,和其他被貶的軍戶一起,拖家帶口落戶河州。

            這些來自東南地區的軍戶子弟,閑暇之余時常聚在一起談論故鄉舊事,聊以排解遠離故土和發配邊地的抑郁心情,逐漸形成了一個特殊的群體。為了不使后代永遠被困厄在西北邊陲,他們寄希望于“知識改變命運”,建立私塾傳授學問,讓后代通過科舉之路離開謫戍之地。王貴的兒子王佐雖有“奕世業儒、博學能詩”之名,但卻無意于仕途,被歸類于“隱逸”行列,走出河州邊地,改變家族命運的重任就落到了孫子王竑的肩上。

            永樂十一年(1413)出生的王竑睜開眼不久,便看到了圍繞著自己的一雙雙希冀眼神。長到4歲的時候,王竑開始接受啟蒙教育,他最先接觸的是《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之類的識字教育類蒙書,接著學習訓練詩歌寫作的《訓蒙詩》、了解常識的《性理字訓》、講授歷史的《十七史蒙求》等,然后就要開始系統學習“四書五經”,這是宋代以來就已逐漸成形的啟蒙教育流程。

            影視劇中的解縉

            王佐在傳授科舉知識的同時,還有意識地為兒子打造了一個科舉偶像,那就是自己的好友,洪武三十一年(1398)被貶河州衛禮房吏員的明朝三大才子之一的解縉。解縉幼時就有“神童”的稱號,7歲就能著文,12歲就已經將“四書五經”的義理了然于胸,19歲中進士,官至翰林學士,這位后來《永樂大典》的主編是在建文帝初即位時被貶河州的。解縉的聰穎絕倫讓年幼的王竑贊嘆不已,父親與之結交也令他心生羨慕,希望自己有朝一日金榜題名,與解縉一樣成為內閣首輔,參與國家大事。
              

            取得參加正式科舉考試的預備資格


            王竑隨后有了第一位老師,祖籍蘇州的周潘,潛心研究經史,在醫學方面造詣頗深,是同屬河州謫戍軍戶的“圈內人”。打下了堅實的明朝南方教育體系的基礎后,王竑結束了“升級”的第一個階段,并且迎來他科舉人生中的第一次考試——童生試(又稱童試),來獲取地方政府府、州、縣學的生員資格。

            童生試分為縣試、府試、院試三個階段,分別由知縣、知府和學政主持,考試內容多出自“四書五經”。王竑的這三場考試都在河州,也就意味著他考完試當天便可回家吃飯。

            對于有著家學淵源、自幼熟讀“四書五經”的王竑來說,童生試自然是手到擒來。他順利通過了縣試的五場考試,拿到了府試的“準考證”。府試的時間是四月,考試流程與縣試差不多。經過三場考試,王竑獲得了他的首個稱號“童生”,然后就可以參加童生試最后一階段的院試,由提學官主持。他的童生試是否能順利通過,最終決定權就掌握在提學官手里。院試通過后,王竑擁有了他的第一個功名稱謂“生員”,也就是世人熟知的“秀才”。獲得“生員”稱謂后,王竑才有了參加正式的科舉考試預備資格,還可以得到其他幾樣“物品”:“免費糧票”(政府按月發放糧食)、“免跪符”(見知縣免跪)、“免義務勞動符”(免除差徭)、“免揍符”(不可隨意用刑)等。如果他是院試的第一名,還會有一個附加稱謂“案首”。

            《武林外傳》中的呂秀才

            明朝政府給予各省的生員名額有限,所以童生試也是有一定門檻的,在教育條件比較好的很多南方地區,競爭往往會特別激烈,千軍萬馬闖獨木橋的場景比比皆是。不少讀書人要經過幾輪考試才能獲得“童生”稱謂。當然,止步于“童生”的也大有人在,在院試考場中常常能見到黃發垂髫同場競技的場面。王竑這樣的接受南方優質教育的資優生,在地處邊陲較為落后的河州很容易脫穎而出,自然應該是一輪通過童生試。

            完成童生試的任務后,王竑進入河州的官方教育機構學習。明朝規定,進入府、州、縣學的生員,按照考試成績又分為三個等級:

            一等為廩膳生員,簡稱廩生,有名額限定,由政府提供津貼和生活日用品,但是每年都要進行考核,通過者才能保有下一年的廩膳生員資格。以王竑的水平,獲得廩膳生員資格自然不在話下。當其他學子參加童生試的時候,他可以做擔保,在考場外吆喝一聲“我是某某的擔保人”,順便收取擔保費。

            二等為增廣生員,簡稱增生,同樣有名額限定,但政府不提供糧食。

            三等為附學生員,簡稱附生,為前二等之外再增加的名額,位居諸生之末。

              

            從河州到西安,從生員到舉人


            在州學學習了一段時間,王竑就要準備正式的科舉考試了。在這之前,他還必須經過一個科考選拔賽,才能拿到后面的科舉考試的“準考證”。選拔考試由陜西布政司的提學官親自主持,只有考試成績獲得了一、二、三等的五個人有參加鄉試的資格。王竑拿到“準考證”后,解鎖了新的科舉生涯“地圖”,進入了明朝科舉的主線任務三級考試。

            所謂的三級考試,指的是明代的科舉考試分為鄉試、會試和殿試三級考試制度,通過科舉選拔賽的王竑拿到手的便是第一級的鄉試“準考證”。明朝的鄉試三年一開科;時間定在子、午、卯、酉年的八月,所以又有“秋闈”“秋試”之稱。當然,也存在一些例外情況。如立國之初,因各部門官員緊缺,急需科舉選拔人才充實,在洪武四至六年全國連開三科。此外,也有部分地區因為戰爭等原因緩考或???,但在之后的鄉試中會補充相應的名額??荚嚨攸c位于各省省會,故又有“省試”之名,王竑要參加鄉試就必須前往陜西布政司衙門所在地西安府。

            正統三年(1438)是戊午年,明朝鄉試開科。25歲的王竑拜別父母,離開河州前往西安府參加鄉試。
            從河州到西安府,王竑一路是跋山涉水、翻山越嶺,卻無心看風景,好不容易來到了舉世聞名的古都西安。他在客棧休息幾日,緩解了旅途的舟車勞頓之后,便前往陜西貢院,順便領略一下古都風情。作為國家規定的科舉考試,鄉試采取嚴格的貢院考試制度。在考試之前,王竑先要到考場登錄考生信息,并且還需要一張”證件照“。這個”證件照“當然不是拍照,也不可能有畫師一個一個挨著畫像,且不說畫得像不像本人,參加會試的考生眾多,豈不是要把畫師活活累死。所以,工作人員是拿出一本面貌冊,在上面用文字記錄考生面部特征。到了八月初九考試當天,王竑和其他河州考生在儒學訓導的帶領下來到陜西貢院門口,負責檢查的官員憑著面貌冊的記錄與真人核對。

            《徐顯卿宦跡圖之棘院秉衡》,冊頁,絹本設色,故宮博物院藏,明萬歷年間,徐顯卿兩次參加會試閱卷,還主持過武舉會試,圖為北京貢院舉行會試的場景,下方明遠樓旌旗招展,兩側考棚已為磚瓦房?

            王竑經衙役確認身份后,便要進門接受第二道更為嚴格的檢查。負責檢查的工作人員均是軍人出身,根本顧不得考生全是功名在身,或是家世顯赫,從頭到腳仔仔細細地摸索了個遍,一個個打扮得風流倜儻、溫文爾雅的文藝青年,帽子、衣服、鞋子被扒得是干干凈凈,光溜溜地只剩下一條大褲衩,披頭散發、衣衫不整,活脫脫一副落魄才子模樣。

            王竑一邊苦笑地看看自己的窮酸樣,一邊草草整理儀容,然后拿著考場考舍序號,匆忙尋找自己的考舍,參加第一場考試。鄉試總共三場,分別在初九、初十二和初十五。三場考試內容各有不同,但均是以“四書五經”來命題,采用八股文的文體考試形式,即經義、論、策和詔、誥、章、表等形式??紙鰞仍O立專門的考官負責考場事務,有主考官二人,同考官四人,提調官一人,均是由陜西布政司官員擔任。

            考試正式開始后,陜西貢院的大門就被緊鎖住了,直到考試結束才能打開。這也就是說,王竑與其他考生,以及考官在考試期間的吃、喝、拉、撒、睡,都得在貢院里面解決,所以他必須提前準備好考試期間所用的所有物品。在考試期間,王竑偶爾能看到主考官和同考官前來巡視,在考場外活動的其他官員是見不到的,因為考官也只能在指定的區域活動。經過連日冥思苦寫,王竑順利完成試題,等待放榜之日。明朝的科舉采用五經取士的方法,也就是說第一天的考試,每個考生要答3道四書義題目,這是公共題,此外還有五經義20道,考生選自己所學經的4道回答,明代學《詩經》的考生最多,學《春秋》《禮記》的最少。之后《易》《詩》《書》《禮》《春秋》各取一名為首,稱為“經魁”。

            王竑為《禮》的首名,也就是“禮魁”,他的稱謂從“生員”升級為“舉人”。
              

            進京趕考


            取得舉人的身份后,王竑便獲得了參加科舉第二級考試會試的”準考證“。明朝會試同樣是三年一科,時間定在辰、戌、丑、未年的二月,考試分三場,形式、內容等也與鄉試一樣,以”四書五經“為基本內容,而考試地點則從西安府挪到了遙遠的京城內的北京貢院。鄉試的后一年是己未年,正好會試開科,王竑覺得趁著鄉試的熱乎勁兒,說不定能一鼓作氣拿下會試,再加上手中錢財充足,便決定不返回河州,從西安府直接前往京城參加會試。做了決定之后,他立馬修書一封寄往河州,告知父母已經中舉,現在準備前往京城參加會試,希望他們在家中不必掛念,靜待他從京城傳來好消息。

            鄉試結束后,王竑收拾好行裝,馬不停蹄地趕往京城。他從西安府出發后,沿著渭河向東過潼關進入河南布政司,平生第一次出了陜西,然后沿著黃河南的驛道經古都洛陽抵達開封,再一路向北渡過黃河,過淇門(??h),經邯鄲、涿州,抵達大明王朝的京城。

            從河州到京城,需要翻越千山萬水,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也只有同王竑一樣的科舉士子才會忍受思鄉之苦,不辭辛勞、千里驅馳。當然,對于家中還有點積蓄的王竑來說,整個路程主要通過交通工具進行,陸路乘馬車,渡河則乘船,時不時還可以走上一段活動一下筋骨,與一同趕考的士子聊聊考試心得,或是吟詩作文,或是同看途中好風光,或是休息的時候一起品嘗各地美食。

            “赴京趕考”木雕,清,現藏中國科舉博物館,對于很多家境貧寒的考生來說,趕考的路途沒這么舒坦,他們大部分路程需要靠雙腿行走,時不時還要忍受風餐露宿?

            而對于很多家境貧寒的考生來說,趕考的路途可就沒這么舒坦了,他們的大部分路程需要靠雙腿行走,時不時還要忍受風餐露宿,萬一途中找不到投宿的地方,就只能幕天席地,看著月亮數星星了。至于什么窮酸書生途中遇到仰慕才氣的富家小姐以身相許,然后赴京趕考高中狀元的才子佳人橋段,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是可遇不可求,也只能是做個白日夢窮樂呵一下。

            1906年北京貢院明遠樓,北京貢院建于明永樂十三年(1415),既是全國會試的考場,也是順天府(北京)鄉試的地方,王竑因為來自于河州,所以他的考試地點是北京貢院?

            會試是明政府中央級別的考試,王竑因為來自河州,所以他的考試地點是北京貢院。明仁宗洪熙元年(1425),設立了分地區取進士的南北卷制度。陜西、山西、河南、山東四省,遼東、大寧、萬全三個都司,以及北直隸一些地區屬于北卷范圍。與王竑同場競技的不僅有來自全國各地、操著不同方言的考生,還有不少在國子監學習的鄰邦朝鮮、日本、琉球、暹羅等國的士子。會試同樣采用嚴格的貢院制度,同鄉試的流程一樣。以殿試為奮斗目標的王竑,極為謹慎小心地應對著檢查,并且順利過關。會試的考場內也極為嚴格,專門負責考務的官員除了主考官二人、同考官八人、提調官一人外,還有其他的場官多人,各司其職。按照規定,王竑在試卷首部寫上了爺爺、父親和自己祖孫三代的姓名、籍貫、年齡以及研習的經典,并且加蓋了所司印記。整個考試過程波瀾不驚,他順利拿下了“會魁”,稱謂也升級為“貢士”,也有了參加科舉第三級考試,也就是最后的總決賽殿試。
              

            開啟彪悍的人生


            會試結束一個月后,王竑便要參加激動人心的殿試了。殿試是最高級別的科舉考試,也稱為“御試”“廷試”“廷對”。三月朔日一早,由朝廷派出的馬車將他從住所接至紫禁城內。殿試一天結束,只有一場,由明英宗朱祁鎮親自出題策問,王竑答完題后,試卷由翰林院中的翰林學士、朝廷大臣及文學侍從之臣組成的讀卷官共同閱讀,給出成績后預先擬定好名次,然后進呈皇帝。明英宗欽定一甲前三名,即狀元、榜眼和探花,并授予進士及第。王竑位居二甲三十名,授予進士出身,稱謂定格于“進士”。三甲人數最多,授予同進士出身。殿試結束后,王竑和其他二甲、三甲進士還可以考選庶吉士,成為翰林官員。對于王竑而言,這可能是他考試中少有的失敗,只擔任了戶科給事中。但這點失敗算不得什么,因為它已經不是科舉考試了。

            成為進士的王竑,終于通過科舉改變了自己的命運,開啟了一段極其剛猛豪勇的人生——

            正統十四年(1449),土木堡之變,明英宗被俘,郕王朱祁鈺在午門攝政,群臣彈劾宦官王振誤國之罪,王振黨羽錦衣衛指揮馬順厲聲呵斥群臣,王竑上前一把揪住馬順頭發:”若曹奸黨,罪當誅,今尚敢爾!“邊罵邊撕咬馬順臉面,憤怒的大臣一擁而上,當場將馬順打死。這個血腥場面嚇得朱祁鈺起身入內,王竑緊跟其后,要求處理王振黨羽宦官毛貴和王長隨,兩宦官被朱祁鈺派人拉出來,立即被活活打死。這一暴力事件,立即讓王竑名震天下。

            在除去奸邪之后,王竑受命守御京城,擢升右僉都御史,統領毛福壽、高禮的軍隊。在北京保衛戰的彰義門之戰中,形勢一度危急,瓦剌軍攀城而上,北京居民紛紛跑上城墻投擲磚石,關鍵時刻,正是王竑率領援兵趕到,擊退了瓦剌。也先率兵退走后,王竑又負責鎮守居庸關。

            土木堡之變示意圖

            此后,王竑總督漕運,成為歷史上第一位漕運總督,他還兼著淮安、揚州、廬州三府和徐州、和州二州巡撫,并兼理兩淮鹽稅,可謂位高權重。在大災之年,王竑還是一貫的強硬作風,威逼不愿開倉放糧的管庫宦官:“一旦饑民有變,我就先殺你,然后自請死罪?!泵鎸@名手上沾血的文官,宦官只得乖乖服軟。這次賑災,保全了180萬人的性命,百姓中流傳著”生我者父母,活我者巡撫“的民謠,王竑去世后,還有人立祠祭之。

            成化初年,王竑在兵部尚書的位置上致仕,從此他回到家鄉河州,歸隱山林,深居簡出20年,弘治元年(1488)十二月去世,終年75歲。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