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新用戶48533353 / 待分類 / “站著把錢掙了”是很難的,大部分人只能...

             

          “站著把錢掙了”是很難的,大部分人只能跪著

          原創
          2020-07-07  新用戶485...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愿成長的人


            閱讀全文約需5分鐘

            “站著把錢掙了”是很難的,

            大部分人只能跪著


            文/晏凌羊

            碼字這么多年,也沒有火起來。

            好多人跟我說:運營自媒體,你要盡量研究垂直領域,給自己一個明確的、鮮明的定位,這樣才容易火。比如,講情感多,你就往情感博主的方向走;講歷史人物、文學,你就專門講歷史人物、講文學;講育兒,你就專講這一塊的內容;講時事,就專挑熱點分析;講職場,你就專門講自我提升、職場技能……你看看你現在,就一個大雜燴,啥都講一點,但啥都不突出。

            講真的,我也發現我的這個問題,別的博主都有很明確的標簽和辨識度,而我除了虛胖,沒啥能被人注意到的點。

            但我確實對啥都感點興趣咋辦?

            跟孩子相處,我就想分享我自己的育兒心得。

            搗騰下房子,我就想分享我對樓市、房產的看法。

            聽到朋友跟我傾訴她的感情問題,我就想分析感情。

            職場上出點什么事,我又想講講職場。

            某個熱點新聞出來了,我也有話想說。

            被重男輕女的現象氣炸了,我就想聊聊女權。

            看了一本書、一場電影,就想寫點讀后感、觀后感。

            想到一個歷史人物,就想把TA寫出來介紹給大家。

            甚至于被蚊子咬了,我也想說一下我被蚊子咬了。

            我就是有很強烈的好奇心和傾訴欲,心里有想法就想用文字表達出來,火不火的倒是其次。

            我也不想被分類成這個領域或那個領域的博主,就讓我安安心心做只快樂的羊行不行?別人開專營店,我開雜貨店行不行?

            我也蠻佩服那些能在細分的垂直領域做得挺好的博主。

            同一個領域的話題,要讓我來來回回講,別人不膩,我自己就先膩了。

            比如,有個朋友就一直講職場中的技能提升,能掰扯出成百上千篇文章。還有一個朋友,就只講婚外情、婚外性,并因此掰扯出上千篇文章出來。

            TA們自己不嫌膩,讀者也不嫌膩,像我這種喜新厭舊的人,對此感到迷之不解,當然也會暗暗佩服。

            之前,一個編輯找我約書,問我能不能把一個主題掰扯出一本書來,比如“女性不要依附男人”“父親也要參與育兒”等等主題?我說,可是這種主題,不是一篇文章就講完了嗎?能一篇文章講完的,掰扯20萬字出來,我膩歪,讀者也會膩歪啊。

            編輯說,可這樣的書有市場……

            唉,我只能承認,我真的不大懂市場。

            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活得挺擰巴的。

            雖然我現在物質欲望不高,但小時候我窮怕了,現在我真的很喜歡錢。

            我覺得,有錢意味著更多的安全感、自由、選擇權和主動權。我抗拒不了錢對我的誘惑。

            一方面,我很眼紅那些能力、水平和我差不多或不如我的別人賺到了大錢。能力和水平比我高出許多的,我倒會覺得人家就應該賺那么多錢,我不眼紅(人性哪)。

            另一方面,我又放不下自己的原則和底線。稍微不實誠點,內心就惶惑不安。別人還沒有來問責,我已經自我鄙夷了一百遍。

            這方面我一點都不佛系和超然的。我就是這么沒法淡泊名利的一個人。感覺自己這輩子就要這么擰巴地活下去了。

            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就是那種賣藝不賣身的青樓女子。喜歡錢,就去青樓里賣藝,因為那樣收入高點;但是呢,我又不愿意賣身,客人摸我一把,我就甩臉子,結果經常被人罵:“裝什么純情呢?你純情你還來這種地方賣?”

            現在做公司也是一樣的。

            我知道善于運用某種潛規則的話,可以讓公司迅速拿到訂單,但我們不愿意做,因為我們覺得那是一條不歸路。

            可是,每次看到同行通過潛規則拿到巨額訂單、一年不愁吃飯時,我又開始憤憤不平,開始大罵:破壞行業規則!為人所不齒!

            罵完以后一想:人家一次就搞定幾百萬的單,好多錢啊。

            我一直想成為全職作家,可我發現這樣很難養活自己,除非有人給你固定發工資。

            我也是在經人介紹加入作協以后才知道:世界上真的有一群作家拿著體制發的固定工資。


            他們平時有工資,每年都有創作任務。說是任務,其實對寫作者來說,近乎是福利。不管文章寫得怎么樣,只要寫了,基本上都能出版,并能得到經費支持。

            這類書的題材一般比較冷僻,市場和受眾一般也不感興趣,所以,寫好寫差都沒什么人關注。只是經由這樣的項目,賺得虛名和錢就行了。

            這是體制外那些只能靠版稅和稿費生存的作家羨慕不來的,所以,有很多人擠破頭也要當作協的“簽約作家”。

            我的推薦人跟我說,如果你比較清高,連你以前供職的金融機構都不愿意再待下去,就不要走“簽約作家”這條路,那里潛規則很多的,很多人丑態百出。

            我這話的意思不是說,能成為作協簽約作家的人都是草包,我只是覺得這種體制有點問題。魯迅以前也拿工資,但他拿的是當教員的工資,他的稿費都是自己靠寫作賺的。

            之前我申請加入作協,也是因為推薦人的推薦。我就想著,反正多個頭銜也不是個壞事,就提交了申請,但整個過程有點不順利。

            推薦人真的是很好心,但另外一個作協的負責人兼簽約作家就各種給我設置障礙。

            我就跟推薦人說,加不加都沒所謂,我也不靠這個吃飯,費事人家以為我們在乎這個名頭在乎得要死,我也受不了人家因為這點小事情,搞得像是掌握了我的生殺大權一樣。這真的是很小很小的事情,加不加都不會對我的生活構成影響。

            推薦人覺得我加入不進去有點可惜,就繞開了那個設阻的人,直接把我推薦去了中國作協。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我也有一個文學夢,連報考公務員都會選擇像作協這樣的單位?,F在想來,自己好天真啊。文人多的地方,是非似乎特別多
            (凡事不絕對,但“文人相輕”這話有一定道理)。我還是更喜歡跟生意人打交道。 

            就這樣,我又放棄了當全職作家的夢,老老實實坐到公司辦公室干活。

            (對了,大家也不要一聽作協會員就開始質疑。作協會員和作協簽約作家,完全是兩回事。前者只是一個會員身份,后者才是能吃到“體制飯”的,而且他們也不全然都沒有真才實學。)

            “站著把錢掙了”是很難的,一些人得卑躬,一些人得屈膝……我們只能盡力爭取讓自己卑躬屈膝的幅度小一點。

            姜文在拍《讓子彈飛》時,要拍黃四郎請張麻子和湯師爺吃“鴻門宴”的戲份。

            當時有很多白酒廠家想要植入廣告,報價一個鏡頭一千萬,三個鏡頭就是三千萬。

            可姜文認為有這種植入,觀眾看了會入不了戲。

            為這個細節,他差點跟制作人鬧不和,兩個人將近有一個月的時間沒跟彼此說話,但最終制片人還是同意了他的堅持。

            換我這種缺錢的人在姜文的位置上,估計就同意了。

            我是才華、實力、金錢不夠,才用卑躬屈膝才湊。

            在碼字這條路上,雖然“逆淘汰法則”在哪個行業都存在,但有真材實料的人才能走得更長遠。而我自己,顯然不是真金,不過只是一塊看起來還算特別的石頭罷了。

            因為大學在圖書館里泡得太久,因為見識過人類歷史上真正舞文弄墨的人的厲害,所以才覺得自己啥也不是。我拼盡全力寫出來一本書,可能也不如文豪們信口說出來的金句經典。

            看到薛之謙從云端墜落,我沒有嘲笑他,反而心有戚戚:薛之謙的確有才華,但他的才華確實也撐不起他那樣的名氣。之前有的名氣,也是靠“人設”和“炒作”來湊的。

            同是娛樂圈人,年輕時的周星馳也是一個渾身充滿毛病的人,在感情上也對女人“渣”過,跟他合作過的人最后沒幾個不跟他為錢翻臉……可他作為“喜劇之王”的地位幾乎無人撼動,說到底還是他的才華撐得住他的名氣。

            或許也是看得到這些,我并不著急想要被更多人知道,我知道自己只有幾斤幾兩肉,目前能做到這樣已是僥幸,不敢奢望太多。

            畢竟,如果一個人的才華撐不起自己的野心,是一件危險的事。

            一個人隨著年齡、財富的增長,若不想變得可厭可憐,最好的辦法,是時時保持自省力,承認自己也有局限和困頓,并對命運和未來藏有敬畏心。

            前幾天,以前的舊同事問我:你離開體制兩年了,現在過得好嗎?

            我回答:不好也不壞。我覺得,過得好不好的,主要看人、看命。體制內外,都是江湖。另外,我認為,人在深思熟慮后的做出決定,其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我們的人生。我們的人生是被什么改變的呢?是那些我們沒有(或者說“來不及”)細細思慮的部分,比如,開車看手機,拐角遇上有緣人。

            我是喜歡錢,喜歡賺錢的感覺,但我物欲并不強。去逛商場,我不知道有什么好買的,總覺得自己啥也不需要?!百I買買”根本不能讓我感到快樂,但是,“賺賺賺”會。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也算是一種囤積癖吧。別人囤物,我想囤錢。

            但是,我也清楚:錢也好,物也好,都只是“流過”我們而已。

            而我們,不過只是“流過”世界、“流過”時間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順其自然吧。

            出來混,拿了這個世界的,最后你全部都要還回去的。

            全文完

            歡迎分享或轉發

            這是最好的鼓勵

            一點碎碎念念

            我對著微信給閨蜜發語音:哎呀,我跟你說,我最近又胖了,我們公司樓下的人臉識別系統都識別不出來我的臉了,可能我胖得系統都不認識了。

            保安聽到了,冷冷地插了一句嘴:是系統升級了。 

            另外,好多朋友不知道頭條、次條、三條是怎么看的。喏,見下圖。


            頭條有廣告的時候,羊羊一般把文章藏在次條和三條,歡迎移步去看。然后,碼字很辛苦,作者也需要恰飯,多謝理解。謝謝大家的時間,我們相約明天見!


            關注「晏凌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