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江東汪郎 / 待分類 /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原創
          2020-07-08  江東汪郎

          大明崇禎二年(公元1628年)二月初八,崇禎帝接受了給事中劉懋裁撤驛站,淘汰驛卒的建議,并于四月初六在全國范圍內正式施行。

          然而,正是這場明廷中央自上而下的制度改革,成為明朝滅亡的禍根之一。

          大量被裁撤的驛站驛卒,在失去了飯碗,又遭到地方官府、惡霸欺壓而無處申訴的情況下,紛紛走上了反抗大明統治的道路。

          時給事中劉懋復奏裁驛夫,征調往來,仍責編戶。驛夫無所得食,至相率從流賊為亂云。---《明史.食貨志二》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郵票上的驛站

          當然這只是后話。

          事實上,驛站系統(類似于今天的郵政體系)不僅是大明朝中央和地方之間信息傳遞、互通的重要陸路通道,更是皇權為了鞏固統治、穩定地方,而由中央向全國伸出的政治觸角,是大明朝國家機器的重要組成。

          祖宗設立驛站,所以籠絡強有力之人,使之肩挑背負,耗其精力,銷其歲月,糊其口腹,使不敢為非,原有妙用;只須汰其冒濫足矣。何至刻意裁削,驅貧民而為盜乎!---《明季北略.卷五》

          既然驛站如此重要,那么,崇禎帝為什么要裁撤驛站,淘汰驛卒呢?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郵票上的驛站

          目前的史料指向兩點:

          1、明末以來,尤其是天啟年間,國家驛站系統已經淪為大明官僚們公器私用的工具,國家真正使用的比例已然不足兩成,但驛站所耗費的卻是國家的財力、物力。

          2、崇禎上臺以后,他需要把每一筆錢都用在遼東戰事上,所以,財政的入不敷出才是他同意裁撤驛站的根本原因,因為用劉懋的話說,“裁驛遞,可歲省金錢數十余萬”①

          那么問題來了,明末,或者說從天啟朝到崇禎朝,大明真的缺錢嗎?汪郎以為,事實上恰恰相反。

          這一點,可從澳門的海外貿易來看,不說萬歷、天啟兩朝,即使是崇禎統治時期,明朝的對外貿易也一直處于出超的地位,大明朝不缺錢。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明朝的世界地圖---《坤輿萬國全圖》

          一、明末澳門的海外貿易情況

          嘉靖三十六年(公元1557年),葡萄牙殖民者得到了明政府的同意,正式獲取了在澳門的居住權后,自此,這個地處珠江入??谖靼?,隸屬大明廣東承宣布政使司廣州府香山縣的小漁村一躍而起,成為大航海時代明朝對外貿易的重要港口。

          尤其是隆慶年間,明廷放開海禁,民間的海外貿易開始繁榮,正因為如此,澳門憑借著其在當時的國際經濟地位,更是將明朝卷入了全球化經濟的歷史新格局。

          在當時,以澳門為中心的南中國海上轉口貿易,已經形成了四條重要航線,即:澳門-果阿-里斯本的亞歐航線,澳門-長崎的遠東航線,澳門-暹羅-望加錫-帝汶的南洋航線,澳門-馬尼拉(呂宋)-墨西哥/秘魯的太平洋航線。②

          四條航線,每一條航線都給大明帶來了大量的白銀流入。

          絲綢(含各種絲制品)、茶葉、瓷器、漆器、茯苓、棉布、麝香、胭脂水粉、砂糖、珍珠等,這些產自大明朝的國際硬通貨,均由葡萄牙人用產自印度、美洲或日本的白銀,通過澳門采購后運往到世界各地賺取財富。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明朝的澳門港

          客觀的說,無論是從貿易體量來看,還是從貿易結構來看,澳門已經成為16世紀下半葉至17世紀上半葉全球貿易體系的中心。

          這里是中華帝國最繁榮的港口,僅葡萄牙人每年就從這里運走五萬三千箱絲織品,各重十二盎司的金條三千二百個,七擔麝香、珍珠、砂糖、陶器。---蘇薩《葡萄牙的亞洲》

          那么,由澳門輸入的白銀有多少呢?僅是從馬尼拉通過澳門流入明朝境內的白銀,從萬歷二十八年(公元1600年)開始,每年最低以200萬兩計,并呈逐年上升的趨勢;而澳門-長崎的航線開通后,從1557年開始,每年由日本輸入明朝境內的白銀高達450萬兩,即使是到了崇禎九年(公元1636年),因為德川幕府對葡萄牙商人的不信任和驅趕,這條遠東航線的貿易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由長崎輸入澳門的白銀也有235萬兩。③

          這還沒有把澳門-果阿-里斯本的亞歐航線,澳門-暹羅-望加錫-帝汶的南洋航線的貿易額計算在內。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以澳門為中心的16-17世紀國際貿易航線

          而且,盡管大明朝發達的海外貿易刺激了東南沿海及粵省沿海地區的生產關系的轉變,太湖流域、珠江流域,甚至很多沿江、沿河的內陸城鎮,已經形成了工場主雇傭手工工人的資本主義勞動力生產方式,但大明朝依然是一個自給自足的農業國家。

          所以,葡萄牙人向明朝輸入的商品中,除了被大明上流社會定性為奢侈、高端的貨物,如:胡椒、香料、檀香木、琥珀、珊瑚等這些可以體現身份、地位的商品外,其他,如:毛織品、酒等,在明朝的銷路并不好,故而,在這場全球化的經濟貿易體系中,明朝始終處于出超地位。

          而澳門這種由國際貿易中轉港口的中心地位所帶來的繁榮,一直維系到崇禎十三年(公元1640年)才走向了衰弱。

          這一年,荷蘭人徹底崛起,從葡萄牙人手中奪取了對馬六甲的控制權,成為海洋的新霸主。

          這一年,也是日本德川幕府徹底關閉大門,并和葡萄牙斷絕貿易關系的第二年,期間,代表澳門葡萄牙總督赴日本懇請貿易的4人代表團被被幕府砍了頭。

          這一年,葡萄牙從西班牙的統治下恢復了獨立,消息傳到澳門,在澳的葡萄牙商人拒絕向西班牙國王效忠,由此,西班牙斷絕了馬尼拉和澳門之間的貿易往來。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大航海時代的葡萄牙商船

          故而,汪郎認為,從嘉靖三十六年到崇禎十三年的八十余年間,澳門以其特殊的海洋貿易港口的地位,為明朝輸送了大量的白銀,填補了明朝本身白銀生產的不足,解決了明朝的銀荒。

          以絲綢、瓷器、茶葉、漆器等明朝特產在歐洲、日本等上流社會的暢銷度來看,當時世界生產的半數白銀都流入了中國,是毫無疑問的。

          既然如此,那為何天啟年間,明廷要不斷的增派賦稅?崇禎登基之初,又為何要裁撤驛站,以節省財政開支?

          既然八十余年間有這么多的白銀流入明朝,甚至在帝國的最后時間里,崇禎統治的前十二年,每年由日本輸入的白銀都高達數百萬兩,那為什么明朝政府還缺銀子?

          何況,盡管此時的澳門對外貿易已經衰弱,但不代表澳門失去了對外貿易的能力,畢竟南洋這條航線依然存在,而且絲綢、瓷器、茶葉、漆器等國際暢銷品,放眼全球,大明朝依然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和定價權,所以在崇禎統治的最后五年里,澳門依舊是明朝白銀輸入的重要港口。

          故而,汪郎不得不深思,這么多銀子都到哪里去了?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靠轉口貿易發展起來的澳門港

          二、錢都去哪了?

          歷史就是這么詭異,不缺錢的大明朝,偏偏在最后落得個財政枯竭而亡國的地步,這八十余年間,這么多銀子都去哪了?

          汪郎以為,主要是被大明朝內部的兩個利益群體給合力瓜分了,即:數量龐大的朱家宗室群體,大明朝政治體系內部的官商集團。

          1、明朝宗室,依附在大明朝身上的“寄生蟲”

          宗室是中國古代王朝君王的父系男性血親,而能否被皇權列入宗室的評定標準,要看此人和君王父系血緣的親疏來定。

          當然,如果能被列入宗室群體,基本上衣食無憂,全部都由國家來負擔,但其自由與否要看君王的意志來決定,對于一些可以通過自身努力從而改變命運的社會生存權,比如:科舉、參軍、經商等,宗室遠不如平民自由,這一點在明朝極為突出。

          明太祖朱元璋出身貧寒,兄弟姐妹不多,在元末那個時代,朱家能活下來的血親,只有大哥朱興隆的次子朱文正,所以朱元璋在締造了大明帝國后,對自己大哥一脈以及自己的子孫做了詳細的安排,既體現了他對血親的眷顧,又能體現皇權的威嚴。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明太祖朱元璋

          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宗室的吃喝拉撒,生老病死都由朝廷養著,他們不需要擔任國家職務來獲取俸祿,更不需要跑到大街上去經商、跑到田里去種地。

          初,太祖大封宗藩,令世世皆食歲祿,不授職任事,親親之誼甚厚。---《明史.食貨志六》

          祿之終身,喪葬予費,親親之誼篤矣。---《明史》

          到了明成祖朱棣靖難奪取帝位后,以己度人,明廷中央開始對宗室采取嚴厲的限制,他們被養在王府中,不能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能通過自己的雙手增加收入,只能被動地接受朝廷給予的賞賜。

          如果說朱元璋不讓宗室從事任何社會活動來獲得生存權,是因為他對血親的照顧,那么朱棣及其后世帝王們對宗室的圈養,就是為了防止大明朝發生第二次“靖難”。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明成祖朱棣

          既然皇室有這樣的要求,明朝的宗室們還是十分理解的,所以為了給自己創收,為了自己能夠生活好一點,這些王爺們就只能多生孩子,因為每生一個孩子,朝廷就會多發一份錢糧,這樣一來,生育不僅成了大明的王爺們最大的快樂和動力,也給大明帶來大量的宗室人口。

          那么明朝的宗室到底有多少人呢?

          據不完全統計,從明朝建立到明朝滅亡,朱明宗室人數竟高達百萬人,正因為這些人沒有任何一點的謀生之道,全部靠國家的財政養著,所以萬歷、天啟、崇禎三朝再多的銀子也是不夠花的,誰讓他們都是大明太祖高皇帝的子孫呢。

          故而,宗室也就成了大明朝最大的寄生蟲,這個窟窿是無論如何都填不滿的。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明朝宗室

          2、官商集團,隱藏在大明朝體內的“吸血鬼”

          明朝是我國古代文治的第二個高峰,文官們在經歷了洪武、永樂兩朝的皇權高壓之后,終于迎來了政治上的寬松曙光,而正統十四年的土木堡之變后,文官集團開始正式登上大明的政治舞臺。

          但大明的皇帝并不清楚,他們給予了文官們最大限度的自由的治國權力,卻忽視了一支可怕的力量躲在一旁窺視,那就是商人。

          而一旦文官和商人走在了一起,這將是大明朝最大的悲劇,不幸的是,這種悲劇還是發生了。

          按照明太祖朱元璋的本意,大明以農為尊,以商為卑,朱棣秉承了朱元璋的思想,所以從洪武到永樂,明朝的商業活動遠不如宋朝的繁華,商人只能在大明律法許可的最大范圍內,從事著有限的商業活動,完成自身資本的積累,“士農工商”的社會階層架構是明朝立國五十余年的真實寫照。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士農工商

          但隨著正統元年的“金花銀”貨幣改革,以及正統八年的鹽課改折,大明朝的社會經濟活力得到釋放,商人的社會地位和明初之時相比,開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士農工商”的社會階層也逐漸向“士商農工”轉變,大明的社會風氣也由最初的樸實轉向了奢靡。

          商人們憑借著自身雄厚的資本和敏銳的政治嗅覺,開始為自己進入大明政界做了長線投資,他們或和大明的官員進行合作,或支持自己的子弟參與科舉,不斷的侵蝕著大明的血肉和骨髓。

          正因為如此,到了嘉靖統治時期,商人的地位相比明初已經高出了好幾個臺階,被譽為大明圣人的王陽明,更是多次在公共場合宣揚他的“新四民論”,即:朝廷必須承認商人的社會價值,商人子弟科舉做官,其地位和傳統的耕讀家庭出身的儒家弟子并沒有區別。

          古者四民異業而同道,其盡心焉,一也。士以修治,農以具養,工以利器,商以通貨,各就其資之所近,力之所及者而業焉,以求盡其心。其歸要在于有益于生人之道,則一而已。士農以其盡心于修治具養者,而利器通貨猶其士與農也。工商以其盡心于利器通貨者,而修治具養猶其工與商也。故曰:四民異業而同道。---《節庵方公墓表》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大明朝的圣人---王陽明

          商人地位的提高,也改變了明末官員的出身階層的比例,很多朝中一品、二品大員,其家族都是地方巨賈,商業之家。

          如: 張四維、王崇古等出身晉商家庭,東林黨人顧憲誠、高攀龍等是江南商人子弟,許國、汪道昆等是徽商后人,這種情況在明末數不勝數。

          當然,不是說這些商人子弟做了高官,就一定會做出損害國家利益的事,但這種官商結合的政治勢力對帝國最高統治者的治國決策會產生很大的影響,一旦發現皇權實施有損商人利益的國策,官商集團勢必會發起反擊。

          如,萬歷時期的抗稅風波,天啟時期的黨爭,本質上還是官商集團和皇權之間的矛盾斗爭,以及官商集團內部不同派系之間的矛盾斗爭。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明朝官商

          不僅如此,很多官紳還利用自身的影響力和人脈,積極地和商人進行合作,互惠互利,飽了自己,餓了大明。

          如,嘉靖年間巡撫浙江,兼管福建福、興、建寧、漳、泉等處海道提督軍務的朱紈,就痛斥官紳林希元自甘墮落,和海商攪在一起,挖大明朝的墻角,吸大明朝的血液。

          不惜名檢,招亡納叛,廣布爪牙,武斷鄉曲,把持官府。下海通番之人,借其貲本、藉其人船,動稱某府出入無忌,船貨回還,先除原借,本利相對,其余贓物平分。---《甓余雜集》

          以一點看全面。

          正因為官商集團的存在,由澳門流入的海外財富大都被裝進了這些富甲一方的商人腰包,但本應該由他們繳納的賦稅又在家族的朝中做官的子弟干涉下,很少繳納甚至不繳納,這樣的后果就是澳門的海外貿易雖然進行的火熱,但大明朝廷就是征收不上來稅,最后只能轉嫁到農民頭上,最終釀成了亡國的民變。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明朝繁華的港口貿易

          汪郎說:

          不管是明朝宗室,還是官商集團,都是明朝內部催生出來的一種社會現象,它們的存在既豐富了明朝的史籍文獻,也加劇了明朝的社會負擔。

          它們就猶如人腳板底的血泡,只要捅破后擠出里面的膿水,再敷點藥大都可以治愈并恢復行走機能。

          只可惜崇禎沒有這個魄力和膽識,任由血泡潰爛,從而引發大明各種病變的加劇,最后不得不走向煤山,留下了一段歷史的哀鳴!

          注:

          ①《明季北略.卷五》

          ②陳炎《澳門港在近代海上絲綢之路中的特殊地位和影響》

          ③百獺弘《明代的中國對外貿易》

          【我是江東汪郎,帶給你不一樣的歷史視覺!堅持原創,喜歡我就請關注我吧!】

          由明末澳門的對外貿易看晚明經濟:不缺錢的大明,錢都去哪里了?

          崇禎帝的影視形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