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物道 / 物道人物 / 羅大佑最經典的十首歌,聽完人生像清晨

             

          羅大佑最經典的十首歌,聽完人生像清晨

          原創
          2020-07-10  物道

          物道君語:

          羅大佑永遠不過時。

          羅大佑都已經66歲了,《童年》卻仍舊沒過時。

          每到夏天,我們都還能哼上一段,回到那個“聽著池塘邊的知了聲,坐在課室里等待放學”的童年時光。

          人,只有在童年時才會想快快長大。長大后才知道,原來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

          這些,羅大佑都寫在歌里了。

          難怪有人說:“羅大佑的歌就像時間膠囊,里面裝著人生所要經歷的一切?!?/span>

          ▲ 羅大佑(后排中間)幼兒園游藝會演出螞蟻搬餅干。

          羅大佑1954年出生,等他長至26歲時,結束醫學院的學習來到臺北。他一邊在醫院工作,一邊寫歌。

          28歲時,他發行了首張專輯《之乎者也》,并揚言道:“這里沒有不痛不癢的歌?!?/span>

          ▲ 《之乎者也》音樂專輯封面

          事實確實如此。

          上世紀80年代,兩岸音樂的確不痛不癢。一邊是意識形態濃厚的民族音樂,一邊是風花雪月的靡靡之音。

          羅大佑那沙啞的嗓子,仿佛鋒利的手術刀把血痂撕開,把音樂帶到具有現代感的品味里。旋律,是搖滾的粗獷,歌詞,是文學的表達。

          生活在燈紅酒綠的臺北,他與世界面對面交流。

          有一次,羅大佑去修摩托,和維修工閑聊。對方說自己從鹿港過來,偷了家里兩萬塊,想來臺北闖天下,賺到大錢再回去。誰知道,沒多久錢就被自己花天酒地用光了。這下子,又不敢回家,只好做起了修摩托的生意。

          不知為何,這段故事在羅大佑心里久久不能散去,不久他創作了《鹿港小鎮》:

          鹿港小鎮羅大佑 - 滾石金曲(一)

          臺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臺北不是我想像的黃金天堂,

          都市里沒有當初我的夢想.....

          歸不到的家園鹿港的小鎮 ,

          當年離家的年輕人.....

          臺北不是那個修車年輕人的家,那群走在黑夜大雨的年輕人,看著遠處紅綠的霓虹在雨里閃現,但不是為他而亮。他們離開故鄉,奔赴城市,卻發現在這里找不到夢想。

          《鹿港小鎮》,寫了漂泊城市的我們,那28歲時的無助。

          同樣的,還有那首《未來的主人翁》:

          未來的主人翁羅大佑 - 羅大佑·專場

          你走過林立的高樓大廈

          穿過那些擁擠的人

          望著一個現代化的都市

          泛起一片水銀燈

          突然想起了遙遠的過去

          未曾實現的夢

          曾經一度人們告訴你說

          你是未來的主人翁

          羅大佑早早預知人在城市里的異化。

          在那里,被當成未來主人翁的年輕人,異化為工業流水線的零件,慢慢地生銹。

          變成被科技污染的電腦兒童,對著電腦發呆;被社會隔離的鑰匙兒童,對著墻壁沉默。(備注:鑰匙兒童指孤獨留守的人)

          像極了同樣背井離鄉的當代年輕人,找不到夢想,被高昂的房價禁錮,蝸居在出租屋里,沉迷于屏幕中的互聯網世界,能輕易找到別人,卻又異常孤單。

          我們故鄉失落,人如飄蓬,沒有歸途,沒有來處,永遠在半路,飄來飄去。

          高曉松說,這是羅大佑為我們提前了30年寫好的挽歌。

          在這之后,羅大佑又連發了幾張專輯,但審查,媒體,政治等原因,讓他成為抗議歌手遭到抵制,他的憤怒讓他陷入了黑夜。

          1984年的演唱會后,他宣布退出樂壇,飛去了美國。

          那一年,羅大佑剛好30歲。

          在紐約,羅大佑的憤怒漸漸平息,開始從關注個人的抗爭到他人的世界。

          在大洋彼岸,他看到許多華人在異國的命運,思考起音樂的東方表達。同期,中英簽署聯合聲明,宣布1997年香港回歸。

          羅大佑回到了香港,建立音樂工廠,這段時期他寫了許多經典影視歌曲,風頭一時無兩。

          但在商業音樂的背后,他比28歲時多了一份關懷。

          早在臺灣時,他就寫過一首《亞細亞的孤兒》:

          亞細亞的孤兒羅大佑 - 10年朋友 2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

          西風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戲

          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

          親愛的孩子你為何哭泣

          臺灣四百年里,遭受了多次西方國家侵略,與祖國分離,人們漂泊無依。

          羅大佑用一句“親愛的孩子你為何哭泣?”,挑斷了臺灣人最脆弱孤獨的那根神經。

          《東方之珠》也是如此,在香港這片資本主義的東方土地上,當時并沒有一個人把香港人漂泊的情緒唱出來,更沒人去關注他們的身份認同問題。

          香港這個城市比臺灣更娛樂化,但羅大佑卻寫了首溫情脈脈的歌。

          東方之珠羅大佑 - 羅大佑·專場

          東方之珠 我的愛人

          你的風采是否浪漫依然

          月兒彎彎的海港

          夜色深深燈火閃亮

          東方之珠 整夜未眠

          守著滄海桑田變幻的諾言

          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

          每一滴淚珠彷彿都說出你的尊嚴

          讓海潮伴我來保佑你

          鄉愁,是中國人基因里的情緒,羅大佑替我們唱出這樣的鄉愁,更化身凡人,伴著海潮,守護這個小漁村。

          中年羅大佑,已經走出那片黑夜,漫步在洋溢陽光的大路上。而大路盡頭,是更廣的國族和社會,是他人最深切的生活本身。

          走過世紀交替,羅大佑遭遇父親去世、離婚、911恐怖襲擊、921臺北大地震。經過人生低潮和世界苦難,在時光的磨礪后,他多了些關懷,少年終成平和的中年。

          正如他自己唱的:“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一個人?!?/span>

          光陰會讓一個人慢慢走向衰老,但如果心中有愛,就不會那么容易變老。

          當那張《家Ⅲ》發表時,許多人說羅大佑不憤怒了,老了。

          連他自己都說:“這世界還需要我一個老人家憤怒嗎?”

          但羅大佑真的老了嗎?不,他雖年過半百,可心里像活在清晨。

          今年5月份,他新編重唱了那首《伴侶》,這是羅大佑為03年非典作的曲子。

          他說:我們要把這首歌,獻給所有的跟我們一起奮力渡過,這由立春到谷雨的2020春天的所有人。

          不同的是,當年他唱的時候很沉重,17年后再唱,多了些柔和與輕快。

          這樣的改變,也許是因為他女兒。

          8年前,他的女兒來到這個世界,漂泊半生的羅大佑有了自己的家。從離開臺北,兜兜轉轉,最后還是帶著妻女回到這個地方,難舍這里的白云天。

          或許明日太陽西下倦鳥已歸時

          你將已經踏上舊時的歸途

          人生難得再次尋覓相知的伴侶

          生命終究難舍藍藍的白云天。

          ——《戀曲1990》

          女兒的誕生,讓他從憤怒到溫柔。他像所有人父一樣,早早就擔心尚且年幼的女兒日后的命運,關心起女兒這代人所面對的未來世界。

          在他給女兒寫的那首《童話愛情》里,有這么一句歌詞:

          哪天成長的你,和年邁的我,

          將怎么回到現在這良辰美景,

          我們注定相依為命。

          他已經開始想到,以后他年邁時跟女兒相依為命的時光。

          早年,羅大佑常寫歌到半夜,很長時間里都要靠安眠藥入睡,這樣的作息讓他早晨是從中午開始。

          而女兒是上天派給爸爸的最好催眠神曲。有了女兒后,他不再熬夜,因為要早起陪女兒梳洗,吃早飯,送她上學。

          當羅大佑牽著女兒的小手漫步在臺北的清晨,他發現,原來臺北的早晨井然秩序,他開始有一種感覺。

          在花甲之年,生命有了新的早晨。

          以前,羅大佑的歌曲憤怒且反叛,現在他擔心這樣的音樂不適合女兒聽。

          以前,羅大佑會說:“我們這樣的浪子,四海為家?!爆F在,羅大佑會說:“我贊成大家在年紀差不多的時候生兒育女?!?/p>

          只要遵循生命的軌跡,每個年紀都有不同的狀態,但最后人都會回歸到最簡單的模式里去。

          年少的輕狂憤怒,最終都會被愛所化解,讓人從游離到學會陪伴,從憤怒到學會溫柔,從自私到關心他人。

          羅大佑如此,我們亦然。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系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