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明白知識 / 待分類 /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原創
          2020-07-10  明白知識

          亂世出英雄。

          毫無疑問,委內瑞拉已成亂世。

          經濟危機、社會動蕩、政治腐敗,人民為了活命,四處逃難。

          瓜伊多,會是委內瑞拉的亂世英雄嗎?

          還有,瓜伊多是誰?

          瓜伊多,全名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出生于1983年,現在也不過36歲,年輕之極。他是委內瑞拉最耀眼的政治人物,受到了全世界的廣泛關注。

          2018年,他35歲,當選為委內瑞拉國民議會議長,2019年1月5日宣誓就職,是委內瑞拉歷史上最年輕的議長。

          2019年1月10日,原總統馬杜羅再次宣誓就職他的第二任總統,但是他的就職不被瓜伊多帶領的國民議會承認。

          國民議會宣布,委內瑞拉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在此期間瓜伊多將代行總統職權,愿意加入過渡政府的軍事人員可以得到赦免。同時呼吁人們在1月23日國家紀念日時走上街頭,以大游行的方式支持。

          2019年1月23日,委內瑞拉各個城市都爆發了大規模游行。瓜伊多,這位年輕人,手舉憲法,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Caracas),在游行的人群中,以議長身份宣誓就任委內瑞拉代理總統。

          就這樣,委內瑞拉出現了兩名總統。

          委內瑞拉的未來,不管如何演變,其實,某種程度上已經是二選一,要么現任總統馬杜羅繼續控制局面,要么在瓜伊多帶領下,走向新的未來。

          委內瑞拉的政治舞臺,開始了瓜伊多與馬杜羅之間的政治肉搏階段。

          全世界都在觀望,也在選擇。迄今,瓜伊多的總統身份,已經被超過50個國家承認,包括美國、英國、巴西、阿根廷等,而且還在陸續增加。

          而馬杜羅的總統,得到了20個國家的承認。

          簡而言之,國際支持上,瓜伊多占優勢;在國內,馬杜羅占有優勢。

          最終鹿死誰手,還難以斷言。


          01 第一回合:當總統遇到臨時總統


          先來回顧下委內瑞拉的危機。

          我們在之前的文章《委內瑞拉已成人間地獄》中提到,2013年,查韋斯的繼任者馬杜羅上臺后,將本國搞得民不聊生:先是2014年全球能源價格下跌,依靠石油輸出的委內瑞拉造成嚴重的經濟危機,到了2017年,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已經達到946%,本國貨幣不如一張廢紙。

          將近500萬人逃離委內瑞拉,剩下的人陷于兇殺、饑餓、疾病以及無盡的街頭抗議,威脅著馬杜羅的統治。

          為了將馬杜羅拉下馬,2015年,反對派組成「民主團結圓桌會議」,贏得了國民議會的大多數席位,馬杜羅所在的政黨失去對議會的控制權。

          但是,馬杜羅事先安插了自己人進入最高法院和選舉委員會,議會不受控制后,他直接控制最高法院于2017年3月29日宣布取締議會,原因是國民議會藐視法庭。

          同時,在馬杜羅的操控下,另起爐灶,成立了一個專門為他連任總統服務的制憲大會。這個制憲大會,權力遠遠凌駕于國民議會之上。

          合法的國民議會就這樣被架空、被取締、被擱置。反對派眼睜睜看著馬杜羅一步步操縱,把自己再度送上總統寶座。

          2018年5月,馬杜羅通過操控選舉,以67.84%的得票率如愿連任總統。

          反對派控制的國民議會當然不能束手待斃。國民議會立即宣布,選舉無效,總統不合法。

          所以,自2018年開始,委內瑞拉的政治形勢宛如一個夾心餅干:一邊是操控選舉,不被國民議會所承認但握有實權的總統;一邊是合法選舉出來,名正言順但沒有實權的國民議會。

          這幕沖突中,最歷史性的一幕,就是開頭我們提到的:2019年1月23日,時任委內瑞拉國民議會議長的瓜伊多,手持委內瑞拉憲法,自行宣布成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

          以法理論,瓜伊多占理。

          畢竟國民議會的舉動,都是在憲法之下。作為唯一合法民意機構,可以對抗總統的非法之舉。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 委內瑞拉憲法第233條規定了國民議會議長和副總統行使總統職權的情況。

          圖片來源:委內瑞拉憲法

          在國民議會認定總統選舉失效時,國民議會議長可以接任總統職責,直到新的合法選舉產生新的合法總統與政府為止。

          說起來,不管總統馬杜羅,還是臨時總統瓜伊多,他們的政治道路,都與委內瑞拉歷史上最有名的政治家、前總統查韋斯有關。

          瓜伊多對政治的熱情參與,是從對查韋斯的不滿開始的。

          1999年,瓜伊多的家鄉瓦爾加斯州遭遇特大暴雨,洪水和泥石流沖進了城鎮,導致數萬人喪生。由于當時的總統查韋斯對此反應消極,這場天災看上去更像是一場人為悲劇。瓜伊多也因此逐漸改變自己的政治立場,開始反對查韋斯的威權統治。

          2007年,瓜伊多以學生領袖的身份發起了一場政治運動,從此步入政壇。兩年后,瓜伊多創立「人民意志黨」(Popular Will),在議會中與查韋斯的執政黨,統一社會主義黨(縮寫為PSUV)爭奪席位。

          他的政治生涯,從一開始就在挑戰查韋斯以及查韋斯的繼承人馬杜羅。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馬杜羅和他的精神導師查韋斯。

          圖片來源:dolartoday.com

          2015年,年僅32歲的瓜伊多當選為國民議會議員,此時,馬杜羅所在的統一社會主義黨已經失去了對議會的控制,議會中的反對派,諸如瓜伊多所在的人民意志黨、正義第一黨等黨派組成「民主團結圓桌會議」,它們都反對統一社會主義黨,更反對馬杜羅。

          三年后(2018年),瓜伊多不僅成為國民議會中反對黨的領袖,還被選舉為議長。在他的努力下,「民主團結圓桌會議」開始調查馬杜羅政府的腐敗案件,謀劃將馬杜羅免職。

          不得不說,委內瑞拉的政治形勢,一直籠罩在查韋斯權力的陰影之中。從查韋斯到馬杜羅,無論政策、統治風格,都如出一轍。

          本來,馬杜羅接任查韋斯,延續糟糕的政治局面,人們看不到未來的希望。而瓜伊多的橫空出世,讓委內瑞拉民眾看到了契機。

          在宣布自己是委內瑞拉的臨時總統之后不久,瓜伊多在一篇文章中稱:

          「五十多個國家承認我是臨時總統,也承認國民議會是委內瑞拉的合法當局......委內瑞拉人之間普遍贊成改變:84%的人民拒絕馬杜羅先生的統治。因此,我們一直在全國各地舉行市政廳會議,以便人們可以公開談論我們找到自己的時刻以及我們的未來?!?/p>

          應當說,以國際承認而言,第一回合,瓜伊多小勝。


          02 第二回合:瓜伊多的至暗時刻


          2019年1月,當瓜伊多宣誓成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的時候,全世界都滿心希望他成為壓垮馬杜羅的最后一根稻草,從此結束委內瑞拉的危機,帶領人們走出人間煉獄。

          委內瑞拉人民也是如此。

          瓜伊多也對人民做了十分積極的政治允諾:結束馬杜羅的獨裁統治、建立過渡政府、實行自由選舉。

          可惜,在國內局勢的推進上,瓜伊多遭遇到嚴酷的政治考驗。

          他的承諾,離實現還很遠。

          先來說第一點,將馬杜羅拉下馬。

          顯然,從去年一月份至今,瓜伊多始終沒有做到。

          馬杜羅依然安穩地坐在總統辦公室。

          2019年4月,一段視頻顯示,瓜伊多和一群穿制服的人站在一起,他聲稱自己得到軍方的擁護,將會很快結束馬杜羅的統治。

          實際上呢,軍方還是牢牢地掌握在馬杜羅手中。軍隊是任何一個政治人物笑到最后的致勝法寶,沒有足夠的好處,軍方的關鍵人物又豈會那么容易聽命?

          瓜伊多的空頭支票,讓支持者很是失望。

          但更大的失望還在后面。

          瓜伊多派代表到挪威,參加與馬杜羅政府的對話。這樣做,難免不讓人懷疑他想要和談,缺乏想要將馬杜羅推翻的決心。

          因為這個行為,原先就不那么同心同德的反對派內部,又出現了對瓜伊多的反對。

          當然,人們對瓜伊多的期待,除了推翻馬杜羅之外,還包括對委內瑞拉人民在日常生活危機上的處理。

          瓜伊多就任臨時總統以來,也非常努力地對外爭取援助物資。只是,他在這方面的工作,也遭遇到了大危機。

          作為政治對手,自然是瓜伊多做啥,馬杜羅就會去破壞啥。瓜伊多爭取國外援助,馬杜羅就封鎖邊境不讓物資入境。

          2019年2月23日,一批美國援助委內瑞拉的物資,在通過哥倫比亞邊境進入時,由于馬杜羅封鎖邊境,場面一度陷入混亂。

          就在這時,一輛運輸卡車突然失火了。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 瓜伊多在物資運輸車旁。

          圖片來源:AFP

          一般人都會想當然地認為,這是馬杜羅干的好事,反對派這樣想,美國政府也這樣想。

          這回還真不是馬杜羅干的。

          《紐約時報》在認真調查之后報道,卡車起火,實際上是瓜伊多的支持者投汽油彈所引發的。

          這個報道一出,瓜伊多的威信急劇下降。

          對于飽受饑乏之困的委內瑞拉民眾而言,物資沒了,什么政治允諾都是空。

          瓜伊多的反對派同盟里,一些原本就左右搖擺的人重新開始作出選擇,甚至原來支持他的議會同事在倒戈后還補上一刀,比如議員桑布拉諾(Timoteo Zambrano),他領導的反對派少數黨在去年和馬杜羅政府簽訂和解協議,并開始抨擊瓜伊多領導暴力事件。

          另一方面,馬杜羅動用各種手段,對瓜伊多圍追堵截。比如抓捕瓜伊多的支持者,對瓜伊多下達了旅行禁令,還凍結了他的資產等。

          更戲劇性的一幕發生在2020年1月5日。

          這一天,原是委內瑞拉國民議會代表委員會選舉的日子,瓜伊多需要在當天繼續就職議長。

          然而,馬杜羅派安全部隊阻止瓜伊多進入國民議會大樓。

          在軍警的攔阻下,瓜伊多翻越欄桿未果。國會內,另一個反對派正義黨首腦路易斯·帕勞(Luis Parra)宣誓就職議長職位。

          帕勞之前曾是反對派,但后來調轉槍口,轉向馬杜羅集團,他曾被指控參與馬杜羅計劃的腐敗活動,瓜伊多稱帕勞為「獨裁者的幫兇」。

          就在同一天晚些時候,瓜伊多在人們的簇擁下,終于進入了國民議會大樓,那時帕勞已經離開。在停電的情況下,議會舉行了單獨會議,瓜伊多重新當選議長。

          說來滑稽,2019年1月,委內瑞拉出現了兩個總統,一年以后,委內瑞拉出現了兩個國民議會議長。

          2019年的兩個總統是瓜伊多對馬杜羅的挑戰,2020年的兩個議長,是馬杜羅給瓜伊多的政治難題。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 2020年1月5日,安全部隊在國民議會大樓外阻止瓜伊多進入。

          圖片來源:華盛頓郵報

          應當說,2019年這一年,在國內局勢上,瓜伊多犯過錯誤,同時并無進展,這第二回合的政治博弈,馬杜羅小勝。


          03 第三回合:馬杜羅成了通緝犯


          轉機依然在國際上,尤其是美國。

          這方面,瓜伊多也思路清楚。他無視馬杜羅下達的旅行禁令,開始游說各國, 希望得到足夠支持,從外部給馬杜羅施加壓力,為委內瑞拉帶來轉機。

          到訪美國國會,便是這樣一個重要的機遇。

          今年2月,瓜伊多訪問美國國會。國會以迎接總統之禮隆重迎接瓜伊多。川普熱情歡迎瓜伊多,稱呼他是委內瑞拉真正的總統,并贊揚他是「非常勇敢的人」,「帶著委內瑞拉所有人民的希望,夢想和抱負?!?/p>

          與此同時,川普也毫不客氣地批評委內瑞拉的現任總統馬杜羅,他說:

          「馬杜羅是一個非法的統治者,是暴虐他的人民的暴君,但馬杜羅的暴政將被粉碎和破壞?!?/p>

          到訪美國國會,可以說是瓜伊多人生的高光時刻,他所邁出的這一步,真正讓他從委內瑞拉的政治斗爭中抽離,站在世界政治的舞臺之上。

          美國不僅在國會上熱烈歡迎瓜伊多,而且采取實質行動幫助瓜伊多:

          美國司法部居然發布了對馬杜羅的懸賞令。

          2020年3月26日,美國司法部宣布以「國際販毒罪」對包括馬杜羅在內的十名委內瑞拉高官提出起訴,并懸賞1500萬美元緝拿馬杜羅。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 美國禁毒署發布的對馬杜羅的通緝令,14名委內瑞拉現任和前任高級官員被指控犯有販毒、腐敗等刑事犯罪活動。

          圖片來源:美國禁毒署 DEA

          不僅如此,3月31日,美國國務院甚至發布了《委內瑞拉民主過渡框架》,逼迫馬杜羅下臺。

          緊接著,美國聯合其他22個國家,派遣軍艦前往委內瑞拉附近海域,戰爭似乎一觸即發。

          這是瓜伊多和馬杜羅之爭的第三個回合。

          當然,盡管馬杜羅正在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壓力,委內瑞拉國內局勢如何演變,依然不明朗。

          唯一明確的,是委內瑞拉的現狀。

          民眾不僅要面對馬杜羅的獨裁統治,經受慘淡的經濟,屋漏偏逢連夜雨,2020年初沙特和俄羅斯的石油大戰造成新一輪石油價格下跌,再一次給委內瑞拉經濟造成重創。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 委內瑞拉石油出口,從2007到2018年的變化圖,在2018年后,委內瑞拉的石油出口更加不堪。

          圖片來源:CEIC數據庫

          目前,委內瑞拉的石油日產量已經下降到了70萬桶以下,要知道,九十年代的委內瑞拉石油日產量都在300萬桶以上。

          這一次石油危機,就連馬杜羅也不得不感嘆是一次「殘酷打擊」。

          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更糟糕的也許還在后面。

          委內瑞拉如今又陷于全球疫情的危險之下。

          簡直可以說,委內瑞拉集合了人們能想到的所有災難......

          這個36歲的年輕人,會是委內瑞拉的希望嗎?

          | 委內瑞拉醫療開支占GDP的比重,黑色為馬杜羅上任來的變化。2020年以來的全球疫情很有可能是對委內瑞拉的又一個沉重打擊。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就算有一天馬杜羅真被瓜伊多「搞垮」,成功的趕出了總統府,擺在瓜伊多面前的,依然是嚴重的通貨膨脹、逃離的難民、新冠病毒的感染患者......

          瓜伊多能否應對這一切?

          可以肯定的是,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如果委內瑞拉沒有完善的政治與經濟制度,沒有真正制衡的權力機制,誰也沒法保證,瓜伊多在掌握權力之后,不會成為下一個查韋斯,下一個馬杜羅。

          也許,現在能做的,只能是默默為委內瑞拉人民祝福。

          愿他們能有平安喜樂的一天。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