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明白知識 / 待分類 /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原創
          2020-07-10  明白知識

          那些感覺不到這愛的人

          要拉動他們就像拉動河流

          那些無法暢飲黎明

          猶如一杯春泉的人

          ......

          讓他們睡吧

          ——魯米(Rumi)《那些感覺不到這愛的人》

          亞歐非大陸之間,在古代是阿拉伯與波斯地區,曾一度盛產文學與詩歌,這首詩的作者魯米,便是13世紀波斯的代表詩人。

          現在,這塊地方更多地被叫做中東與北非(MENA)。

          八百年以來,詩歌斷續間仍舊吟唱,卻難見河流與春泉。

          這里驕陽似火,難見滴雨,沙漠遍布。缺水,甚至遮蓋了政治、宗教、文化差異,成了每個國家都要面臨的困境。


          01 「干枯」的中東


          中東及北非是世界上最干旱缺水的地區。全世界15個最缺水的國家中,有12個分布在這里。

          該地區超過一半的人口面臨缺水問題。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這里的可再生供水量不足全世界的2%,阿拉伯半島上的7個國家沒有常年性河流;而地下水等淡水資源也在快速枯竭。

          2013年,NASA和加州大學公布了一項調查,僅在2003-2009年的七年間,中東總的淡水儲量就減少了143.6 立方公里,相當于整個死海完全消失。

          不夸張地說,在中東,淡水安全要比石油更加重要。

          這是因為,缺水是生存問題。

          在也門,這里本來就干旱少雨,再加上戰亂與貧困,全國近一半的人口喝不到安全穩定的飲用水。從貧水線來看,也門居民每年可支配用水量平均不足200立方米,還不到國際標準貧水線(1000立方米)的五分之一。

          該國水與環境保護機構的一項數據表明,21處主要的蓄水層中,有19處已經失去了補給能力。也門有可能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水資源完全耗竭的國家。

          2011年,英國衛報的一篇文章指出,巴勒斯坦西岸地區的年人均用水量僅為75立方米,同樣在生死線上掙扎。

          也門與巴勒斯坦的情況是整個中東的縮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一份報告指出,海灣國家人均淡水供應量從1970年代的約600立方米下降至如今的160立方米,遠遠低于500立方米的的極端貧水線。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1970-2010年,海灣國家的人均淡水供應量趨勢變化。
          圖片來源:世界銀行

          缺水,也是健康問題。

          在敘利亞,頻繁的戰亂破壞供水系統,導致由水傳播的疾病的發病率上升。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指出,敘利亞內戰前后,5歲以下孩童因腹瀉痢疾而死亡的比例增長了3倍。

          缺水,還是政治問題。

          土耳其在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上游截水筑壩,導致流經下游敘利亞、伊拉克的水量所剩無幾,連帶而來的水質惡化與污染,讓沿岸居民因此中毒住院。

          在這種情況下,伊拉克除了指責土耳其違反有關水的國際公法以外,別無他法。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因為水危機,伊拉克平民帶著牲畜逃離家園。
          圖片來源:聯合國糧農組織

          伊朗將水資源作為示威工具,向其他海灣國家威脅稱,如果一艘核動力船在波斯灣遭到襲擊,沿岸國家將因輻射污染而失去飲用水。

          正因為如此,巴勒斯坦水利管理部門的負責人阿提利(Shaddad Attili)說:

          「在中東地區,水是一個敏感的話題。各國政府認為對水源的控制是一個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p>

          與缺水問題形成反差的,是中東日益增長的人口。

          中東和北非目前的平均人口增長率已達到2.5%,世界銀行的一項報告指出,該地區的城市人口預計將在2050年翻倍,達到4億。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中東、北非人口增長預測。

          圖片來源:Reddit

          人口的增加反過來會加重水資源危機。阿聯酋海灣戰略研究中心指出,到2020年,海灣國家的缺水量將增加到260億立方米,到2030年增加到350億立方米,到2050年增加600億立方米。

          這些數字也許用貧水線來描述會更加直觀:到2030年,位于貧水線以下的中東國家將達到90%。

          而在沙特阿拉伯,從2010年到2020年的10年間,對水的需求將增加25%。

          當然,像沙特這樣缺水但富裕的國家絕不會「坐以待斃」,而是一直在干旱的沙漠中尋找水源。


          02 沙特的尋水之路


          沙特位于阿拉伯半島,與該國盛產石油形成鮮明反差的,是這里極端缺水的情況。

          全世界有18個國家沒有常年性河流,沙特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個,而且其他沒有河流的國家大多是小島嶼。在沙特,放眼望去皆是茫茫沙漠。

          沙特北部的年平均降水量只有100-200毫米,最高氣溫可達54度。在西部與北部的大部分沙漠地帶,常年滴雨不下,只有在西部與南部的小塊地區偶爾能看到降雨。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阿拉伯半島年平均降雨量分布。
          圖片來源:slideshare

          與極端缺水的自然環境形成鮮明反差的,是沙特國內超額的耗水量。

          據《水世界》(Water World)雜志報道,2016年沙特人均日用水量為271升,是全球人均日用水量的近2倍,僅次于美國和加拿大,位居世界第三。

          耗水如此之多,不是因為蒸發所致,最大的原因是國民普遍沒有節水意識,工業與住宅中用水量逐年增長。

          盡管如此,根據《 2015年全球糧食安全指數》的數據,沙特仍保證了97%的人口獲得安全有保障的飲用水。

          這個國家是如何做到的呢?

          在傳統時代,阿拉伯半島上的阿拉伯人在不大的泉水附近,過著逐水而居的游牧生活,或是在綠洲地區發展小規模的農業。

          這種情況,在20世紀被石油產業改變了。

          1960年代后,沙特逐漸從美國手里收回了石油開采權與定價權,國庫逐漸充裕起來。到了70年代,沙特政府決定用石油帶來的豐厚財政收入,去建立本國的現代化農業體系。

          現代化農業需要配套工業的發展,并且城市人口也開始大規模增長。因此,農業、工業、人口都令供水成為迫在眉睫的問題。

          沙特政府主要將目光集中在3個方面:修筑水壩、抽取地下水、海水淡化。

          第一,修筑水壩,以及引水渠與水庫,這是最直接的辦法。盡管沙特降雨量極少,但是在西南部的阿西爾地區,也會有季節性降雨。

          該地區的法赫德國王大壩,建于1986年至1997年,容量為3.25億立方米,每天可以為附近的城市提供4萬立方米的水量。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法赫德國王大壩
          圖片來源:Al Arabiya English

          沙特在全國各地共建造了200多個水壩,但于降雨稀少,蒸發量大,這種搜集地表水的方式只能提供總用水量的10%,并不能完全解決供水問題。

          第二,抽取地下水。沙特的地面之下不僅盛藏石油,還曾有形成于冰河期的容量巨大的深層蓄水層,儲水量達到5000億立方米。

          從1980年代開始,沙特開始大規模開鑿深井抽取地下水,用于灌溉農業。從1980年到2000年,年均開采量約為130億立方米,占到供水總量的40%,且超過80%流向農業。

          抽取地下水讓沙特很快發展起現代農業,可耕地面積從1976年的1600平方公里增長到1993年的3.2萬平方公里。我們從地圖上看到的整齊排列的綠色圓圈,就是通過抽取地下水發展起來的中心樞紐灌溉農場。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通過衛星地圖,仍能看到沙特西南部稀疏分布的灌溉農場。
          圖片來源:谷歌地圖

          通過這一方式,沙特在上世紀90年代農業產出高速增長,農產品按固定價格算年均增長率達13.8%,在1991年小麥產量更是達到410萬噸,不僅自給有余,還一躍成為世界第六大小麥出口國。

          然而,地下水并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地下水的水量取決于提取量與補給量之間的關系。

          阿聯酋戰略研究中心的一篇文章指出,2010年,海灣國家的地下水層補充量約為每年48.75億立方米,而從這些含水層中抽水的量每年為195.72億立方米。也就是說,提取量比補給量高出146.97億立方米。

          這也意味著,沙特地下水正在迅速枯竭。

          到了2005年,沙特的灌溉水量及蒸發量已經超過了其年度可再生水資源量,只能在農業生產中加大非傳統水源,比如已處理廢水或淡化水等等。

          2008年,聯合國糧農組織宣布,沙特地下水資源最多將在25年內耗盡。到了2012年,大約有80%的地下水已被抽取。不僅是此前規模龐大的農場難以為繼,還造成了許多其他的問題。

          首先,含水層水量減少會導致地面沉降,這種情況在城市周圍更加明顯;其次,地下水枯竭會導致水資源鹽化與土地鹽堿化。讓農場喪失肥力,重新沙漠化。

          因此,21世紀以來,沙特開始調整農業政策,減少種植小麥、苜蓿等耗水量大的農作物,并減少農業補貼,鼓勵使用滴灌技術和土壤濕度感測設備等節水技術來減少水的消耗。

          在這種形勢下,沙特本土的農作物產量大幅縮減,無法自給自足。從1992年到2000年,小麥產量便從400萬噸減少至180萬噸,到了2016年,小麥產量則完全停滯。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1975年-2013年,沙特的總體農業專用土地及小麥種植土地變化。
          圖片來源:聯合國糧農組織

          可想而知,隨著地下水的逐漸干涸,沙特在20世紀90年代的沙漠農業奇跡也難以重現了。

          第三,海水淡化,這是沙特在今天越來越主流的供水方式。

          海水淡化的方法有蒸餾法與反滲透法。這兩種方法都需要用石油、天然氣等能源作為動力,因此成本較高。2011年,英國衛報的一篇文章指出,每立方米淡化水的成本高達0.53美元。

          還好沙特最不缺的就是能源,足以支撐這種「用石油換水」的高昂成本模式。

          沙特政府很早就知道地下水維持不了多久,因此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便開始建立海水淡化廠。到1992年底,已經建成29個淡化廠,淡化水產量占世界的30%,為世界第一。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位于沙特的海水淡化廠

          圖片來源:Acciona

          現在,沙特擁有世界上數量最多且規模最大的海水淡化公司,2012年海水淡化總量為12.7億立方米,占到阿拉伯國家淡化海水總量的45%,并仍然高居世界第一。

          在農業生產用水越來越少的情況下,海水淡化占到國內供水量的50%以上,主要集中于工業用水與飲用水,其中城市用水量的70%以上來自海水淡化廠。

          由于中東地極度缺水,所以保障飲用水供應成為政府的重中之重。中東北非是全球水資源稅最低的地區,同時,對公共水資源的補貼占GDP的比重為全球最高。沙特也是如此。

          在上世紀90年代水量充足時,沙特國內的家庭用水完全免費。即使到了最近20年,地下水逐漸枯竭,成本高的海水淡化供水變得越來越重要,沙特政府也沒有輕易提高水價,而是從淡化廠購入水,再以低價賣給居民。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 2010年,海灣國家的市政、工業、農業等部門用水量,及總用水量。
          圖片來源:聯合國環境規劃署

          工業用水與飲用水可以通過海水淡化解決,農業因為用水量巨大,就無法用海水淡化來發展大規模農場了。但是人總是要吃飯的,本國農業因地下水枯竭而萎縮之后,沙特又是如何解決糧食問題的呢?


          03 抽干地下水之后


          在國內,沙特調整農業產業結構,選擇耗水少的農作物取代耗水大的農作物。

          沙特政府與國內農業與食品公司合作,發起「國外農業投資倡議」,積極在其他國家購買和管理土地, 以節約國內的水資源。

          比如,收購阿根廷的農田用來種植苜蓿,再進口到國內作為牲畜飼料,這種方式也可以看做變相地進口水資源。

          在非洲的蘇丹、贊比亞、埃塞俄比亞等國,則由「沙特之星」農業發展公司負責投資租賃土地。

          據埃塞俄比亞《每日觀察》報道,「沙特之星」計劃在未來10年內,在埃塞俄比亞共投資25億美元發展水稻種植。目前,沙特已經在該國租用了1萬公頃土地,使用期60年。接下來還計劃再租用29萬公頃土地。而「沙特之星」的水稻種植項目計劃,占地總面積將達300萬公頃。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沙特之星」在埃塞爾比亞租賃的土地,用于種植水稻。

          圖片來源:farmlandgrab.org

          其實,海外投資土地并不是沙特獨有,由于可耕種土地在世界上的分布非常不均衡,所以土地租借交易時有發生。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中南非洲和南美洲盡管經濟不甚發達,卻具有廣闊的農業擴產潛力的土地。

          2010年聯合國糧農組織的一份報告顯示,土地征購主要有4種類型:

          (1)人口眾多和持續增長的國家(比如中國、印度)通過吸引投資來滿足國內對農產品不斷增長的需求;

          (2)糧食供需不平衡、水土資源有限但資本雄厚的國家;

          (3)工業化國家通過土地投資生產生物燃料;

          (4)發展中國家的國內土地投機活動,比如旅游。

          而沙特的投資項目,就屬于第二種類型。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海外農業投資中,投資國的土地征用次數。
          圖片來源:聯合國糧農組織

          這種投資在短期內解決了投資國沙特的糧食問題,也能促進受投資國的經濟發展。

          然而,依然有風險存在。比如對土地的管理、勞工利益的保障等等。除此以外,如果受投資國出現政治動蕩,影響到國際關系,有可能危及沙特的糧食安全。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海外農業投資中,受投資國的土地征用次數。
          圖片來源:聯合國糧農組織

          可以看出,不管是海水淡化工程,還是國外農業投資項目,都是建立在沙特雄厚財政的基礎上,而沙特的財政支柱,如今依然是石油產業。

          但是,石油和地下水一樣,也有枯竭的一天。到時候,沙特的水資源與糧食安全,又該如何下手呢?

          現在最緊迫的事情,是降低沙特巨大的人均日用水和農業用水量,避免「入不敷出」的狀況。

          2019年3月21日,也就是世界水日的前一天,沙特環境,水和農業部宣布了一項國家計劃:「液滴」(Qatrah)。這項計劃旨在使國民合理化用水,減少水資源消耗。

          該計劃的目標是到2020年將用水量削減近24%,即從263升減少到200升,到2030年削減約43%至150升。

          實施計劃的方式,是向全體國民、公司提出合理化住宅與工業用水的方法,并大力宣傳節水的重要性。

          值得一提的是,「液滴」計劃也是沙特王儲小薩勒曼提出的「沙特愿景2030」(Saudi Vision 2030)國家轉型計劃的一部分,目標是改變沙特過于依賴石油產業的現狀。

          沙特的經濟轉型一直在進程中,這關系到未來這個國家最根本的的生存。

          可是放眼全球,并不是只有沙特,并不是只有中東遭遇著水資源危機。


          04 全球走向「干渴」


          2019年,世界水資源研究所發布報告顯示,全球有超過10億人生活在缺水地區,到2025年,這個數字將增加到35億。

          另一家非營利組織water.org的數據表明,全世界有7.85億人無法喝到健康安全的水。到2050年,全世界缺水人口將超過54億,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三。

          極度缺水的沙漠國家,人均日用水量居然世界第三

          |1900年-2010年,全球用水量的變化。
          圖片來源:NETFLIX

          中國的水危機雖然沒有中東北非那么嚴重,但仍不容樂觀。

          2019年7月,中國水利部發布2018年度《中國水資源公報》,公報顯示,全國水資源總量為27462.5億立方米,占全球淡水資源的6%。

          中國總淡水資源不算少,僅次于巴西、俄羅斯和加拿大,名列世界第四??墒?,中國人口數量占全世界總人口的18%,所以即使平均下來,中國人均每年水資源擁有量是2000立方米左右,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4。

          按照國際標準貧水線(1000立方米)來看,中國的缺水問題似乎并不太嚴重。然而,由于水資源分布極不均衡,人均水資源在各省市的差異也非常巨大。

          比如,河流、冰川、湖泊眾多的西藏,由于地廣人稀,2017年的人均水資源量達到了125992立方米,而人口稠密的華北地區則不到500立方米。北京和天津的人均水資源量更是僅為137.3和83.5立方米,不及全國平均量的十分之一。

          北京,已經成為世界上最缺水的首都城市之一。并且,由于地下水超采,已經引發了地表沉降、海水倒灌等問題。

          其他的諸如水資源污染、農業、生活耗水之巨等困境,不只是中國,同樣讓每個國家焦頭爛額。

          沙特正在這條任重道遠的路上,艱難地推促國家轉型,而改變取水、用水方式,提高節水意識,是整個世界面臨的問題。

          水資源危機就像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樣,懸在世界所有國家的頭上?!?/p>

          參考資料

          Hannah Dormido. These Countries Are the Most at Risk From a Water Crisis, Bloomberg.

          Nathan Halverson. What California can learn from Saudi Arabia’s water mystery, Reveal News.

          Akhbar Alsaa. Toward Global Water and Food Security, ECSSR.

          Abdul Aziz Moursi. Water and Food Security in the Arabian Gulf: Challenges and Potential Solutions, ECSSR.

          Saudi Arabia launches program for a drastic reduction in water use, Water World.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世界糧食和農業領域土地及水資源狀況——瀕危系統的管理, 中國農業出版社, 2012年.

          中國政府網. 2018年度《中國水資源公報》發布, 2019年.

          王鐵錚、林松業. 中東國家通史·沙特阿拉伯卷, 商務印書館, 2000年.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