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三金一十四哦 / 待分類 / 武松的三束光

             

          武松的三束光

          原創
          2020-07-14  三金一十...

          《水滸傳》中為我們描繪了許多英雄好漢的傳奇故事,武松更是其中最經典的人物之一。

          武松可謂是施耐庵自己最喜歡的角色了,百回本的《水滸傳》武松的故事便占了十回之多,“景陽岡打虎”、“義斬潘金蓮”、“斗殺西門慶”、“醉打蔣門神”、“大鬧飛云浦”、“血濺鴛鴦樓”、“夜走蜈蚣嶺”的故事在整個《水滸傳》中也是大放異彩。

          武松可謂是“叛逆”的代表了,提及“逼上梁山”,人們總是想起林沖,依我看來,武松的一生也是逼上“梁山”。

          武松的命運可謂是極具悲劇性的,但在武松昏暗的生命中也曾出現過三縷陽光。

          原著中描寫武松本是清河縣人氏,從小父母雙亡,由兄長武大郎撫養長大。武松因先前在家鄉打死一個人,怕吃官司,遠離家鄉,投奔滄州,躲在柴進府中避禍。后來武松得知被他“打死”的人只是昏迷了,沒有死去,就辭別柴進、宋江,趕奔清河縣尋兄。而后打虎遇兄,定居在了陽谷縣,當了步兵都頭。

          在陽谷縣,武松在外受人愛戴,在內兄弟團聚,又有兄嫂的悉心照料,讓武松體會到了生活的樂趣,帶來了溫暖之光。

          生活就是這樣,大喜之后便有大悲,西門慶與潘金蓮事發,謀害了武大性命,把武松生活中唯一的溫暖就此奪走。

          武松殺了二人,報了兄長之仇后,便去自首,或許他此刻還想著待到服刑期滿便回到陽谷縣陪伴兄長的英魂吧。

          發配孟州后,得遇張都監賞識,做了親隨,又將玉蘭許配于他。原文如下:張都監便對武松道:‘我聞知你是個大丈夫,男子漢,英雄無敵,敢與人同死同生。我帳前現缺恁地一個人,不知你肯與我做親隨體己人么?’武松跪下稱謝道:‘小人是個牢城營內囚徒。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當以執鞭隨鐙,伏侍恩相?!?··· ··· 早晚都監相公,不住地喚武松進后堂與酒與食,放他穿房入戶,把做親人一般看待。又叫裁縫與武松徹里徹外做秋衣。武松見了,也自歡喜,心內尋思道:難得這個都監相公,一力要抬舉我?!ぁぁ?··· 時光迅速,卻早又是八月中秋。當時張都監向后堂深處鴛鴦樓下,安排筵宴,慶賞中秋,叫喚武松到里面飲酒。武松見夫人宅眷,都在席上,吃了一杯,便待轉身出來。張都監喚住武松問道:‘你那里去?’武松答道:‘恩相在上,夫人宅眷在此飲宴,小人理合回避?!瘡埗急O大笑道:‘差了,我敬你是個義士,特地請將你來一處飲酒,如自家一般,何故卻要回避?’便教坐了。武松道:‘小人是個囚徒,如何敢與恩相坐地?”張都監道:“義士,你如何見外?此間又無外人,便坐不妨?!?··· ··· 張都監指著玉蘭對武松道:‘此女頗有些聰明伶俐,善知音律,極能針指。如你不嫌低微,數日之間,擇了良時,將來與你做個妻室?!?strong>武松起身再拜道:‘量小人何者之人,怎敢望恩相宅眷為妻?枉自折武松的草料?!?/strong>張都監笑道:‘我既出了此言,必要與你。你休推故阻,我必不負約?!?strong>”

          “病草凄凄遇暖風”,從原文中不難看出,武松那顆冰涼的心逐漸又被溫暖了起來,讓武松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之光。

          可誰曾想到,這束光如同泡沫一般,美麗、夢幻而又脆弱,輕輕一碰便破碎了。

          原來這一切不過是張都監的懷柔之法,他暗中早已和蔣門神合謀算計武松,逼得武松大開殺戒,大鬧了飛云浦,血濺了鴛鴦樓。

          而后扮了頭陀,夜走蜈蚣嶺,因醉打孔亮又巧遇了宋江,兩人互道別來光景。

          武松:‘天可憐見,異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時卻來尋訪哥哥未遲?!谓溃骸值芗扔写诵臍w順朝廷,皇天必佑。若如此行,不敢苦勸,你只相陪我住幾日了去?!?strong>”

          可見,此刻的武松還是抱有一絲幻想的,想著來日招安,報國安邦,忠義兩全。

          只說宋江和武松兩個,在路上行著,于路說些閑話,走到晚,歇了一宵。次日早起,打伙又行。兩個吃罷飯,又走了四五十里,卻來到一市鎮上,地名喚做瑞龍鎮,卻是個三岔路口。宋江借問那里人道:‘小人們欲投二龍山、清風鎮上,不知從那條路去?’那鎮上人答道:‘這兩處不是一條路去了。這里要投二龍山去,只是投西落路;若要投清風鎮去,須用投東落路,過了清風山便是?!?/strong>

          草蛇灰線,伏脈于千里之外。兩人腳下與心里的路也就此岔開了。

          僅存的這一縷光也隨著招安與征戰的到來,慢慢磨滅了。

          生死兄弟的陣亡與別離,對朝廷的心灰意冷,使得一個假頭陀變作了真行者,魯智深圓寂以后便在六和寺出家了。

          武松可以說是一個集儒道文化為一體的人,起初信奉“仁”、“義”、“忠”、“孝”,最后慢慢向往自由,可以說武松是一個叛逆者,也是一個矛盾體。

          生活給予了他溫暖的三束光芒,卻又一次又一次的吹熄了希望之火,冰冷的現實讓他成為了一個梁山中難得清醒著的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