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物道 / 精致生活 / 90后浪子歸武夷山造屋,一家三口晴耕雨讀...

             

          90后浪子歸武夷山造屋,一家三口晴耕雨讀,過上最美田園生活

          原創
          2020-07-15  物道

          物道君語:

          季羨林說:“只要我一進入這山林,立刻在心中涌起一種安全感。山林確實不能把我的肚皮填飽,但是在饑餓時安全感又特別可貴?!?/p>

          這片山林,是山中之林,也是心中之林,紛擾紅塵中,給予你清涼與擁抱。

          全中國最清涼的地方

          福建武夷山腳有一個黃柏村,村里住著一戶人家,叫“淸涼地兒”。

          這里:

          一個園子,三口人,

          三條小狗,四只鵝,

          五間屋子,六張椅,

          七棵松樹,八畝茶。

          淸涼地兒的男主人叫顯然,一個90后年輕人。這個地方,是他在武夷山的大寨小村里騎行過三萬公里之后,再尋覓半年,找到的最清涼的地方。

          游子歸來,重新開始

          顯然雖是武夷山人,但出生后就被父母帶去上海。8歲那年,全國抗洪救災的新聞鋪天蓋地,住在七百多公里外深山里的奶奶去世了,一家人回到了武夷老家。

          父母把他留在了外婆家?!案砀绫斫?,白天抓田鼠、下河摸螺螄,晚上拎著炭火稻田里抓黃鱔。第一次吃到外婆曬的地瓜干,知道什么是仙草凍,西瓜竟然放到水里去冰鎮?!?/p>

          在城市長大的顯然,第一次體驗到田園的快樂,后來即使在都市生活仍戀戀不忘。所以十五歲那年,他又騎著自行車到了村口。

          但這一次,他說:“第一眼,我就哭了?!蹦菚r武夷山經濟不景氣,村子里都還是土墻黑瓦,坑坑洼洼的泥路。很落寞,但又感到興奮。

          村里“平地種水稻,凸處有茶花,那是大城市不曾有的美?!憋@然還是決定在老家定居、讀書,學會了當地的方言。

          但他也與別的年輕人一樣,山中日子清寡,畢業后就離開了武夷山。趁年輕干一番事業,當泳池救生員,在全球著名的運動自行車品牌公司工作。

          后來“工作遭到質疑,郁郁不得志”,2011年獨自騎行滇藏線,以出走撫平內心。途中遇到大雪,在零下20度的地方迎風雪騎行?!爸钡缴钜?1點,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才看到雪山深處的一戶人家泛出微弱的燈光?!?/p>

          他說:“那仿佛看到了生機?!?/p>

          55天騎行,一路遭遇事故,每一次都讓他特別想念武夷。發現無論浪蕩多久,出出入入,最牽掛仍是家鄉。

          之后便遇見了他的夫人了琹(qín),有了孩子,遂而鐵定心思,當一個地地道道的武夷山人。一家三口晴耕雨讀,過著山居生活,他們把這個家換做“淸涼地兒 ”。

          不僅是武夷山的寧靜,也是游子難得清涼時,武夷給了他一片綠蔭,還有著游子對家鄉的牽掛。

          淸涼地兒,武夷的理想國

          “淸涼地兒”的位置,得天獨厚。顯然曾花兩年時間,在武夷山騎行三萬余公里,他說,“自行車軸滾過武夷山大大小小的鄉鎮,山里的溝溝角角都跟我打過照面?!?/p>

          沒有比他更懂武夷山,最后與夫人在黃柏溪上,找到了一間老屋。往前是武夷山脈,八畝茶田圍繞其中,園中果樹滿林。往后離老家不遠,河流另一頭是景區,去到城市也就半小時。

          像撿到了寶似的,顯然很興奮,他要親自設計這個家。找來當地的石匠,木匠,以及自己從父親祖父血脈里流傳下來的木工基因,很快就開工了。

          武夷山的韻來自巖茶,他便在松樹下建了一座山景茶室。春季茶忙時可供休息,有朋友來了,可以看看武夷人如何采茶制茶。夏季炎熱在此喝茶覓清涼,秋冬季圍爐吃茶,看窗外茶園與梅花。

          二樓的臥房要有一面大的落地窗,直面武夷山脈,一年四季,山里的陰晴朝暮,春花冬雪,盡收眼底。

          還有一個可開合的天窗房。如果是農歷十五前后的日子,山里的月亮又近又大,圓月懸窗。熄了燈,一束束如水似乳的月光,傾瀉而至,裝滿房間。任誰躺在床上,都浮想聯翩。

          林語堂曾說他最理想的居所便是:“園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樹,樹上見天,天中有月,不亦快哉!”對于顯然,這是他的家,也是他的理想國。

          猶如文震亨所說是山中安居,可以使“居之者忘老,寓之者忘歸,游之者忘倦?!?/span>

          此種心境不僅來自山水之景,花木之勝,更來自一種樸素的生活。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往來種作。

          一生所愛是武夷,一生所覓是清涼

          顯然說:“作為黃柏村較為時尚的年輕人,一定要搞點不一樣的事情?!?/p>

          他希望不止自己喜歡淸涼地兒,更希望不同的人來到自己的家鄉,便把部分茶室和房間作為民宿,共享給五湖四海的人。

          夫人了琹是茶人,習茶十余年,她會去武夷山中的一眼活泉——永生泉,汲水泡茶給自己和客人喝。也常入山林深處,臨溪或巖崖之下,三三倆倆隨意一坐,靜默吃茶。武夷茶柔軟,又有一種野性的力量。

          他母親則取活泉釀米酒。浸水一夜,淘洗干凈,木柴蒸熟,均勻撒上酒曲,封壇,再移到暖室,裹上棉被保溫,就釀成“飲山酒”。拿來招待客人,不過幾天酒壇就見了底。

          顯然還是武夷山的活地圖,載著客人去看夏天連綿的稻田和荷塘,去距離“淸涼地兒”不遠的白云禪寺,這里清晨,經常能看到云海,人少僻靜,當真是山中閑人。

          如果是冬天來,會告訴你哪棵梅花開得最早,哪里的雪可以掃來泡茶喝。把武夷的山水,武夷的生活方式傳達給更多人,這也是他理想國的另一個剪影。

          因為他自己生在武夷,武夷以懷抱以寬廣接納失意的游子,他就要把一生的理想回饋給武夷山。

          季羨林在《山中逸趣》這樣說:“只要我一進入這山林,立刻在心中涌起一種安全感。山林確實不能把我的肚皮填飽,但是在饑餓時安全感又特別可貴?!?/p>

          想必山林是他的治愈地,而每個人心中或許都有這樣一片“山林”。

          無論是山中之林,還是心中之林,都可以是紛擾世界里的一塊自在地,或是郁郁不得志時遮蔽你的濃蔭,給予你清涼,安慰與擁抱。

          炎炎夏日里,滾滾紅塵中,愿你也有一片清涼地。

          文字為物道原創,圖片來源于「淸涼地兒」「了琹」授權使用,轉載請聯系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