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汗青正浩 / 待分類 / 是諸葛亮虛偽嗎?火燒30萬魏軍面無懼色,...

             

          是諸葛亮虛偽嗎?火燒30萬魏軍面無懼色,火燒3萬藤甲兵悲嘆不已

          原創
          2020-07-15  汗青正浩

          《孫子兵法》中說: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強。帶兵打仗能充分利用“外援”來節省兵力,那是智者之為。諸葛孔明顯然就是這樣一個人,不論是曹操還是東吳,以及其他人,都嘗過他的火力。但是,在諸多火力對戰中,孔明卻對火燒藤甲兵最耿耿于懷。

          火燒魏軍與火燒藤甲兵,在這三個方面有著很大不同,孔明早就一清二楚

          當時,諸葛亮七擒七縱孟獲,卻始終得不到他的臣服。萬般無奈之下,諸葛亮用了狠招“火燒藤甲兵”。這本是不同對戰中的不同計謀,可看著三萬藤甲兵生生被燒死,孔明還是生出嘆息:“吾雖有功于社稷,必損壽矣?!?/span>

          這就讓看不懂了,用火也不是他孔明的第一遭了,之前大火燒了曹操三十萬人馬,都沒見孔明皺過眉頭,為什么這三萬藤甲兵就能損他的陽壽呢?原來問題出在這里。

          火燒魏軍實為后發制人,自己已經被逼于墻角,若不反制就意味著被吞并。在這樣的情況下,隨便哪個人都會拿出最后的動力來反戈一擊。

          孔明火燒魏軍就類似于此:我為自保不得不兵行狠招。這于命理而言,那就是物競天擇,優勝劣汰。要被當時大勢淘汰,還是用自我之力選擇生存?面對這樣的殘酷現實,孔明自然不惜余力去贏取勝利。

          事實證明,魏軍與藤甲軍并不一樣,人家是居于自家地盤,然后像當初劉備受到曹操打壓一樣,面對強勢來襲,必須誓死保衛家園。

          在這樣的情況下,孔明一把火將藤甲軍燒了個干凈,內心怎么能不生波瀾,不起愧意?有時候打仗就如同侵略,不進則退。顯然孔明面對藤甲兵時就是這種情況,他打不破藤甲兵,自然就沒辦法讓孟獲臣服,那平定南夷之業就無法達成。

          最終,他只有兵行險招,用自己的陽壽來強攻藤甲兵,不惜火燒取勝了。這樣雖然讓他內心不安,卻讓蜀權得到穩固與擴大。

          另外,所有的正義之戰都應該是師出有名的,孔明火燒藤甲兵卻似乎缺了這一點。畢竟,人家藤甲兵并無犯境蜀國的行為,而是他孔明帶著人馬一路遠奔而來。這與侵略他人無異,可稱為師出不正。

          但對于火燒魏軍就不一樣了,魏首曹操為天下漢賊,人人得而誅之。打壓曹操那就相當于為天下除惡,孔明燒了他的大軍不但無罪,還要被天下人歌頌呢。

          如此,兩相對比之下,孔明自然明白自己的行為差別在哪里。藤甲兵之無辜不是對抗蜀軍,而是人家堅定不可摧的強大??酌髦饘崬槌褟娛颈?,這未免過于強出頭了。聰明如孔明,他如何不知自己的行為不妥?

          其實,我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也可以看得出來,藤甲兵之慘不僅是活活燒死那么簡單,他們所承襲的是一個民族的希望:族內精壯男人。當他們全都被燒死之后,這一個族也就差不多滅亡了。

          如此來看孔明的糾結,我們也自然就明白其中的不同了。雖然戰爭無情,但卻不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對抗。人總是要有情于生命,對其保持敬畏之心的才對。若過于用強,那就是有違天和,孔明自己心知肚明。

          諸葛孔明為用火大戶,多次使用火燒敵軍之計,他心理上會產生不安是正常的

          當然,火攻向來是兵法中常用之火,而學習《孫子兵法》的人又無不透徹。算起來,孔明是真正的用火大戶,他于《三國演義》中用過的火攻實在不少。

          初出茅廬時,面對劉備的狼狽不堪,他就使用了“火燒博望坡”之法。這一戰自然讓劉備得到喘息,讓曹操受到了教訓。而這也為孔明打響自己的招牌拓足了空間,亮給當時群雄一張好看的名片。

          這就有如營銷一樣,孔明未見人先出聲,來一個先聲奪人。這是有效打開自己于當時亂世的通行證,沒有人看到博望坡燒死者的悲慘,只讀出了孔明來勢不善的洶涌,讓劉備站穩了腳跟。

          當然,最精彩的是“火燒新野”。當時燒了博望坡,夏侯惇大敗,引來了曹操舉兵新野之戰。曹操本以為白撿一座城,可沒想到進城之后被大火困住,然后損失慘重。

          這是一戰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對抗,它不但讓曹操看到了劉備的不可小視,更給劉備貼上“強者”的標簽。最主要的,孔明利用兩把火,將自己出世的形象一下烘托到風口浪尖。也就在這個時候,逐鹿群雄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劉備有了臥龍就站穩了在這場大混戰中的不敗地位。

          顯然,這樣的火燒之攻于孔明而言是利大于弊的,這些火也會燒死人,但他不會內疚。畢竟,于夾縫中求生存就是這么殘酷,不是己死就是彼亡。誰會選擇讓自己死而成全對手呢?孔明對此時的手法一點也不在意,再正常不過了。

          事實上,孔明之所以要為蜀權鞠躬盡瘁也有很多內責存在,劉備其人就是如此,哪怕自己死也不愿死他人的。說起來是無大志,但若按慈悲來看,劉備并沒有錯。相反,孔明用兵太過了,他自己非常清楚。所以,后來又燒了藤甲兵,他內心的不安與自責達到了峰值,自謂濫殺者過多了。

          雖然說戰爭向來如此,不是死就是活,但如果倚仗自己的強勢而不視他人生命的話,這種勝利還是很有負擔的。畢竟,人生在世應保持一顆敬畏之心,每一個生命都不是簡單的存在,不能肆意踐踏。否則,生命就會讓你領略因果輪回,讓你受到應有的報應。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