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妙趣橫生 / 待分類 / 【卷】李芝桂:落寞的老山沖

             

          【卷】李芝桂:落寞的老山沖

          原創
          2020-07-16  妙趣橫生


          李芝桂:落寞的老山沖


           落寞的老山沖

            一

            這里不會真有“打石鬼”吧?走進老山沖,天似乎陡然間暗了下來,周遭幽靜得讓人有些心慌,甚而,后背有些發寒。

            只一瞬,莫名的,自己腦海里忽然冒出了兒時的一個場景,在夏夜的曬谷坪上且恐且盼地聽鄉鄰們講述有關“打石鬼”的故事。

            據說,老山沖早年間常有“打石鬼”出沒。此鬼喜歡躲在暗處朝人扔石頭,一旦扔中,人的靈魂就會被他給帶走。慶幸的是,他扔石頭的準頭很差,故祖祖輩輩以來,在老山沖里嚇得不輕的人有好些個,但直接被“打石鬼”帶走的人,倒沒有聽說過。

            要是碰巧扔中我,可怎么辦呢,上有老下有小的。如此一想,不免心生怯意,還真有些不敢再往里走了。駐足,俯仰顧盼,腳下溪流,彎彎曲曲,忽寬忽窄,不急不緩的,很清,很冰。而兩側,山勢陡峭,怪石壓頂,各式野樹雜草齊刷刷往溪中間俯沖過來。稍遠處,稀稀拉拉三五只不知名的小鳥,于樹梢間跳來蹦去,嘰嘰喳喳,自得其樂,打發著無聊的時光。

            老山沖曾是圳頭村的圣地與神地,重要而神秘。這里是村民灌溉用水與生活用水的源頭,是村民某種意義上的生命之源。這里曾經煤窯密布,滿沖蕩漾著發財與致富的夢想,是村莊某種意義上的經濟之源。這里藏匿著諸多神話與故事,豐富了村民一個個悠悠夏夜與漫漫冬閑,是村民某種意義上的文化之源。

            今天,它卻像一位年歲已衰的老嫗或老叟,于此無奈地獨享著那份清靜,那份落寞。


            

            “冇事,就到老山沖里撿炭去!”從小學一年級到五年級,每逢周末,母親便要重復這句話。

            當然,母親的話,我有時候會聽,有時候則裝作沒聽見,一切全憑當時的心情。有時,母親嘮叨多了,我也會不耐煩地頂她一句:“這么多作業,您幫我做呀!”如此,母親便不再作聲了,任由我捧本《兒童文學》或《故事會》。母親不識字,壓根不知道還有課外書這一說法。

            其實,如果有伴,我還是樂意去老山沖里撿炭的。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老山沖,煤窯星羅棋布,這里一個洞,那里一個坑,有鄉辦的,有村辦的,更多的則是村民們合伙辦的,也有家中男勞力多的,一家人辦一個,比如金正立父子就單獨開了個井。

            煤是無煙煤,硬得跟石頭似的。當年,各個窯口挖出的煤一般都是露天堆放,一下雨,就會有煤塊沖到河道里。如果遇上大雨過后,河道里散落的煤塊就更多了。只要吃得苦,細心眼尖,沿河道搜尋一段,總會有些收獲的。

            問題是,平時在老師的眼皮底下尚且坐不住,而一旦到了野外,誰還會老老實實去撿什么炭?我們幾個常搭伴進沖的人,對降大乃俚,鼻浪金狗俚,岸上狗仔、虎型狗、胖子……哪個是正經撿炭的人?

            進沖后,我們一般是先玩“打游擊”,隨機分成兩隊人馬,一隊紅軍,一隊國民黨。折點野花野草樹枝做成草帽戴在頭上作掩護,兩岸灌木叢,河中大石頭,哪里都可以躲藏,大伙沖呀殺呀,玩得滿頭大汗、筋疲力盡才作罷。

            玩完“打游擊”,如果天色尚早,再捉魚摸蟹。摸蟹,簡單些,在水淺處,輕輕搬開水里的石頭,河蟹就慌不擇路了。有時,石頭下躲著的也會是一種名叫“小百須”的帶刺小魚,不小心被它蟄一下它,火辣辣的疼。也有時,石頭下竄出的是一條驚慌失措的水蛇。捉魚,就麻煩多了,得選一處水緩且易分流的地方。先將溪水用石頭、黃泥巴筑壩攔住引向另一側,水一斷流,就可沿河撿魚了,此時再機靈的魚也只剩蹦跶的份了。如遇有水窩、小水潭,還得想法子往外戽水,這是最折磨人也最吸引人的,這些地方往往藏有較大的魚。

            而春秋兩季,我們則滿山坡尋吃的去了。春季,久久花(映山紅)、茶苞、茶耳……順便還能拔點小竹筍、摘幾把蕨菜回去哄哄父母。秋季,野莓、毛栗子、野柿子、藤俚子(獼猴桃)……吃不完帶點回家往往也能堵住大人們的嘴。

            玩累了,天色也不早了,大伙才想起了來老山沖的主要任務。炭,無論如何是要撿幾塊回去的。老實本分的,便低頭在河道里急急尋覓,而膽大調皮的,往往就趁“照井人”(照看礦井的人)不注意,偷偷撥拉幾塊了事。

            撿炭,撿得再多,除了得到父母幾句不痛不癢的表揚,并無任何實惠之處。某天,也不知誰提議,撿炭不如去挑炭,近的每百斤一角錢,遠的每百斤甚至有兩角錢,而且當天挑完當天結算。如此,一天來來回回挑個幾十趟,每趟挑個五十斤左右,一天下來賺個兩三塊錢,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的。自己口袋里有了錢,人也膽壯了許多,買本小人書,買點零食什么的,再也不用看大人們的臉色了。

            再后來,我們甚至砍過“井樹”(坑木),這樣賺得更多,每根就兩三塊。只是,砍“井樹”這活太苦了,真不是小孩們該干的。


            三

            狗仔的哥哥火仔,在老山沖的井下出事了,某天,大人們說起這事時,臉色一律十分的凝重。

            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感受到老山沖的殘忍與陰森。狗仔是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他哥哥火仔也是我非常熟悉的一個人,我們兩家其實還有點親戚關系?;鹱凶邥r,也就二十來歲,剛成家不久,小孩好像還沒學會走路。很多天,他家里都是哭聲一片,鍋冷灶涼的。據狗仔后來講,他哥哥走得很是不甘心,很長時間,他家里半夜三更都有異常響動,經常隱隱約約傳來他哥哥熟悉的腳步聲和哭泣聲。狗仔講得一臉淚水,我們則聽得汗毛直豎。此后,我甚至都不敢再一個人走進他家的老屋。

            這件不幸的事情過后,村中不安的情緒似乎并沒有維持多久,村民們走進老山沖的腳步依然剛勁有力。但老山沖殘暴的性格并沒有因此而溫柔,類似的事情總會在村民們快要忘記上一次不幸時,再次不合時宜地發生。

            老沖山的殘暴似乎只是在陰暗的地下,直到有一天,大雨中山道上傳來“爹呀爹唉,我咯苦命咯爹唉……”。這陣陣撕心裂肺的哭喊,讓村民們意識到發大水的老山沖,也甚是恐怖。

            山洪挾著泥石、樹木,一浪高過一浪,渠倒岸毀,一片黃色汪洋。據大人們,老山沖曾在解放后筑有一座老山水庫,但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便被山洪沖垮,那次魚都跑進了沿岸村民們的家中。只是,那次山洪并沒有危及到村民們的生命安全。

            而我看到的這次,橋沒了,許多原本的良田,水退后變成了沙丘。更讓人揪心的是,我們一直稱呼“貓狗老爹”的一位“照井人”,被洪水給卷走了。這是位十分開朗健談的老人,他平時每次去老山沖時,都會在我的堂爺爺處停留一下,吸袋煙,聊聊天。他的家人和村民們沿河上上下下搜尋了很多天,遍尋不見,最后只好給他立了個衣冠冢。


            四

            人一閑一靜,就容易胡思亂想。只是,一個人呆在這靜得有些邪乎的老山沖,東想西想倒真把自己給嚇著了。一個寒顫,我轉身縮頭,急急忙忙出沖,一路上總感覺后面有人跟著自己?;艁y中,就連平時習慣用手機拍幾張照片的事情都給忘了。

            老山沖,人氣真的淡了,淡得我都不愿走近,甚而不敢走進。而它在村民們心中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不忍卒讀。生活用水,村里在其源頭“山旮叉”,用水管統一接回了村,引入了各家各戶。灌溉用水,村民們如今的種田積極性早已不同往日,大多數只種一季,夠一家人吃就行了。而小煤窯,基本上也都早就關停了。

            出沖許久,心跳稍緩,回首望去,老山沖上空,云霧繚繞,山色墨綠,如仙似幻,祥靜安寧。

            也許,落寞未必是件壞事。

          作者簡介:

            李芝桂,1972年出生,曾用筆名阿貴,江西蓮花人。曾在《散文百家》、《創作評譚》、《涉世之初》、《光華時報》、《當代社會保障》、《江西青年報》等報刊發表散文、詩歌、報告文學等百余篇(首)。出版散文集《行走微生活》。二十余歲時曾掛名江西省企業文聯文學創研會理事、吉安地區作協理事。有作品入選《吉安地區文學作品選》、《散文百家十年精選》等多種選集。

          (關注:文化范兒)

          (圖文如有疑義,請聯系我們)

          正在瀏覽此文章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