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妙趣橫生 / 待分類 / 【讀】王磊權組詩:味道

             

          【讀】王磊權組詩:味道

          原創
          2020-07-16  妙趣橫生


          王磊權組詩:味道


          一個城市的味道

          下水道的惡臭

          紅燈閃爍的地方我

          嘈雜后的汽油味

          還有吆喝的叫賣聲

          還有對一座孤城的絕望

          夜黑的特別,白天亮的特別

          夜晚能看見自己

          白天也能看見自己


          一個鄉村的味道

          俗套的炊煙

          和灶臺,母親的打罵

          父親的煙斗和沉默

          還有夕陽無限的奢戀

          在陌生的地方,總能

          感覺到炭火的顏色

          在不同的時間里,總能

          感覺到相同的溫暖


          一個女人的味道

          連衣裙的顏色

          和她打底褲的黑

          嬌笑和她一縷頭發的清香

          再就是習以為常的嬌嗔

          直到濃的發淡,直到淡的濃厚

          總是,將慣用的嗅覺作為

          左右味覺的標準,熟不知

          一切都慢慢的遠去


          關于昨夜

          關于昨夜,我什么都記得

          先是喝酒,就是從喝酒開始,白酒,啤酒等等

          這酒來的不知道是快樂,憂愁和苦悶

          只能感覺到我不停的在說,在證明

          證明的事情很簡單,我是對的,我的酒量很好

          過多的記這些是痛苦的,酒并沒有起到麻醉的效果,無論是身體和思想

          反倒是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醒,越喝越透徹

          時刻保持目光如炬洞悉每一人的表情

          將平時的一些事情也看的清清楚楚

          接下來,我省略很多事情,可能我早已經記在

          了筆記本上,也就是在今天早晨

          凌晨三點,我選擇離開所有目光,在街道小巷

          一直走走停停,走會,座會,坐著,起來

          看微弱的燈光時明時暗,漸遠漸近

          幾小時過去了,偶爾有輛車也一起穿過

          看到早起買早點的小販,喝也些半夜一樣喝醉的人,

          還遇到了一對吵架的情侶,都不到二十歲

          又哭又鬧,最后相擁消失在我的視野

          還有那些打掃街道的清潔工,起的很早很早

          當我再次醒來已經是什么都能看見的時候

          情景總是越少,越模糊,越黑,越豐富


          生命

          生命的競爭來自從始至今

          接下來就是硝煙滾滾的戰場

          一開始就是頑強的,斷胳膊,斷腿

          某個器官切除,流血,慘叫,呻吟

          燒傷,槍傷,刀傷,燒傷,炮彈的劃痕

          就連奄奄一息的抓痕也歷歷在目,入股三分

          所有的事物都開始驚嘆,人的生命

          歌頌生命和人的頑強和在痛苦中不朽的殘喘

          甚至于人的本身,親戚,朋友都沾沾自喜

          沉浸在活著的美夢中,一槍正中眉心


          時間是一把鹽

          是誰硬生生的托起太陽

          是誰驅趕月亮夜不能眠

          是誰鞭策的時間皮開肉綻

          是誰往遠去上撒一把鹽

          越是高高舉起越是愈來愈沉

          越是被心放逐越是愈來愈緊

          越是強迫遺忘越是愈來愈痛

          越是希望淡忘越是愈來愈深


          乞討

          以前,每當遇到沿街乞討

          總莫名的傷感,熱淚盈眶

          直到父親開始讓人憐憫

          我開始不在心存憐憫

          父親不沒有乞討,可是我

          開始乞討,討要心安


          供養疼痛

          這條庇佑靈魂的鏈條

          佩戴了三千年守候

          鎖住了疼痛的蔓延

          恰到好處的虔誠賦予

          了僵硬的皮膚和線條硬朗的脈絡

          如果說我鎖住了一只蝴蝶

          同時也鎖住了它一生的榮耀

          它的疼痛同樣是虔誠的

          慌張,焦躁,恐懼,卻又坦然

          如一群音樂家穿過黑白背景的戰場


          我開始厭倦痛苦

          當一柄冰涼的錘子

          砸向我最活躍,最可靠的拇指

          我開始猜測是誰的意圖

          疼痛來自那里

          我并沒有去咒罵錘子的冰涼

          也沒有怪罪疼的鉆心

          追求花朵的美艷,和生活的念想

          永遠比疼痛更為綿長


          個人簡歷:

               王磊權,1990年6月29日出生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彭陽縣,喜愛詩文創作,曾擔任過校編輯部主編一職,有多篇詩歌散文發表于校報以及其他報刊雜志,并獲文學大賽獎項多次。2014年大學畢業,就職于寧夏電力建設工程公司,有多篇文章刊登于公司報紙,先后在《長江詩歌》、《現代詩歌》、《詩歌閱讀》、《新詩大觀詩歌大觀》、《無界》、微刊《拾音詩社》、《水仙花詩刊》《文藝范兒》、《齊魯文學》、《詩意人生》、《北京詩人》、《次文學時代》等微信平臺發習作百余首;并有多篇被刊登見報。

               詩觀:詩是心程日記,記錄心的潛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