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造就Talk / 待分類 / 37歲,懷著3個月身孕,徒手攀巖海中孤礁,...

          分享

             

          37歲,懷著3個月身孕,徒手攀巖海中孤礁,觀眾驚呼“萬有引力失效了”

          2020-07-21  造就Talk

            位于蘇格蘭北海岸的霍伊島老人石礁(Old Man of Hoy)由紅色砂巖堆和玄武巖組成,高137米,孤聳在海面上,與海岸相隔60多米遠。遠遠望去,石礁與地面幾乎完全垂直,頂部僅有幾米寬,攀登難度極大。

            霍伊島老人石礁

            1997年,一位37歲的女性決定挑戰這座石礁。與之前或是幾人結伴,或是裝備齊全的攀登者不同,她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獨自徒手攀登。

            她的攀登過程被拍成了一部紀錄片,名叫Rock Queen,時長約50分鐘??粗曨l中她矯健的身姿,誰能想到這時她已經懷孕三個多月了呢?甚至有觀眾驚呼:“萬有引力是失效了嗎?”

            這個大膽得近乎魯莽的女人名叫凱瑟琳·德斯提維勒(Catherine Destivelle),她在不借助任何安全繩和輔助設備的情況下完成了許多最艱難也最危險的單人攀登任務,是歐洲最具冒險精神的女性攀巖者和登山員,法國當之無愧的Rock Queen。

            凱瑟琳·德斯提維勒

            注定要發光的星星

            1960年,凱瑟琳出生在法國阿爾及利亞的奧蘭地區,父母都是攀登愛好者,時常帶她出去露營、徒步。在父母的支持下,凱瑟琳加入了一個攀登俱樂部,開始在楓丹白露練習抱石,在勃艮第嘗試攀崖,在??肆炙股铰撮g攀巖。

            在楓丹白露練習抱石

            她很快就展現出了驚人的攀巖天賦,隨之而來的還有她刻在骨子里的叛逆。她周末外出時,父母都以為她是去城市另一邊的楓丹白露訓練了,但其實她是跟隨認識不久的攀巖教練去了羅訥-阿爾卑斯爬山。她自己也說不清楚究竟是對攀登的熱愛孕育出了叛逆,還是因為叛逆所以才要去男性統治的攀登界一爭長短。

            但正如外界所說的那樣:毫無疑問的是,這是一顆生來就注定要發光的星星。

            凱瑟琳的攀巖視頻

            凱瑟琳總是熱衷于挑戰難度最高、危險最大的巖壁,她也的確具備相應的實力。在阿爾卑斯山練習沒多久,她的技巧就超過了教練。在韋爾東峽谷度假時,她更是瘋狂攀登了所有最艱難的路線。

            凱瑟琳的手

            她曾說過,自己喜歡做第一人,探索前進的道路,而不只是跟隨前人開辟的道路。那在她看來就像在商店里挑選東西一樣,毫無挑戰性可言。

            練習攀登的同時,凱瑟琳在一所巴黎高等院校學習物理療法,畢業后開始從事物理治療師的工作。不幸的是,她后來迷上了賭博,抽煙、熬夜、打撲克成了家常便飯,無暇也無心再投入曾經熱愛的攀登事業。

            回憶起那段時光,凱瑟琳有些感慨:“一開始輸輸贏贏,覺得沒什么大不了,后來才發現自己失去了很多?!?/span>

            1985年,轉機出現了。一位電視節目制作人邀請她參與一檔戶外節目,錄制一些酷炫的攀巖動作。久違的攀巖又喚醒了她血液里的熱愛,畢竟星星就是要閃光的。

            吾至,吾見,吾征服

            1985年,對于凱瑟琳來說是忙碌的一年。

            在朋友的鼓勵下,凱瑟琳報名參加了攀登了法國的韋爾東峽谷攀登比賽,獲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績。同一年,她還參加了Sportroccia國際比賽(后來改名為“年度攀巖大師競賽”),毫不費力地取得了第一。比賽之外,她還徒手攀登了西班牙的里格洛斯巖。

            攀登魔鬼塔

            凱瑟琳無保護攀登魔鬼塔

            也正是從這一年開始,她被視為世界上最好的攀巖者之一。她也不從掩飾自己的“貪婪”,攀巖、高海拔技術型攀登、攀冰她都喜歡,是外界公認的全能選手。

            1986年,凱瑟琳參加了意大利Acro攀巖世錦賽,獲勝。

            1986-1988年,凱瑟琳多次參加巴多尼奇亞攀巖錦標賽,獲勝。

            1990年,徒手攀爬巴基斯坦北部川口塔峰,成為第一個攀上川口塔峰的女性。

            1994年,冬季獨自登上馬特宏峰,成為第一個獨自攀登馬特宏峰的女性。

            1996年,首次登上埃爾斯沃思山脈的越峰山和4111號山峰。

            1997年,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獨自徒手攀登霍伊島老人石礁。

            ……

            Wiki上羅列的凱瑟琳參與過的攀登(部分)

            她參與過的攀巖比賽、登山活動、自由攀巖,一一列出來,也許能將一張A4紙的正反面全部寫滿,但真正使她名聲大振的要屬以下幾件事:

            1988年,凱瑟琳在法國畢武完成了一段難度8a+的攀巖之旅,這段巖路因其陡峭的坡度而成為攀巖運動的象征,這是當時世界上女性完成的難度最高的攀巖路線。

            凱瑟琳在法國畢武完成了一段難度8a+的攀巖之旅

            1991 年,她在11天內(6月24日至7月4日),沿著法國阿爾卑斯山脈的Aiguille du Dru峰上開辟了一條新路線,1000多米長,攀登難度高到幾乎無法實現。后來這條路線以她的姓氏命名,被稱為"Destivelle Route" ,這是攀登史上第一個以女性命名的巖壁。

            Aiguille du Dru

            1992年,她獨自攀登了艾格峰北壁。艾格峰北壁長達970米,幾乎沒有任何支撐,途中還可能會遇到落石,自1938年首次有人攀登以來,已有64名登山者喪生于此。而凱瑟琳在17小時內就獨自完成了這次危險卻又偉大的攀登,她的勝利不僅使她自己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登山者之一,還消除了有關登山中女性“自卑”情結。

            電影《北壁》中的一幕

            她后來回憶說:“當我在1992年的某一天獨自登上艾格峰北壁時,我的目標是在不知道前進路線的情況下就這樣做。我不想讓人們說我是第一個女性攀登者,我只想成為第一個在冬天獨自攀登艾格峰的人!

            與所有攀登者一樣,凱瑟琳的攀登之路也并非總是一帆風順。攀登本就是一項危險而又挑戰性的活動,即使再小心,意外也難免發生。

            1987 年,凱瑟琳攀登時雪橋突然斷裂,她從冰縫中跌落35米,背部和臀部都受到劇烈撞擊,腿也摔斷了,從山上撤離后輾轉六天才被送到醫院接受治療。另一次事故發生在1996年的南極探險中,凱瑟琳拍照尋找角度時突然一腳踩空,頭朝下從20多米高的山頂跌落,腿部骨折,3天后才等到救援飛機。

            但沒有任何事情、沒有任何疼痛可以打敗凱瑟琳的熱愛。直到今天,她還堅持認為:“只有在山上,你才是真正活著。

            光芒背后的陰影

            隨著名氣越來越大,凱瑟琳的孤獨感也越來越強烈。

            凱瑟琳曾表示,現在的媒體不了解年輕的登山者在做什么?!懊半U家們拍下如此之多的奇妙照片,但媒體并不感興趣?!薄八麄兏矚g談論我的感情生活,盡管我試圖將其隱藏起來。但是贊助人對此卻樂見其成?!?/span>

            攀登界對女性的偏見也讓她很是不滿,80年代總是和凱瑟琳并駕齊驅的林恩·希爾(Lynn Hill)也曾談到過攀登界存在性別歧視的問題:“拋開男女體能方面的差異,結合正確的遠見,欲望和努力,任何攀爬都可能取得成功。不論身材矮小或是高大,男性或是女性,巖石是對于所有平等理解都保持開放態度的一個客觀媒介。”“我覺得攀巖是我參與的首個真正平等的運動,但令我惱火的是性別歧視竟然會出現在攀巖者之中”。

            左凱瑟琳,右林恩·希爾

            凱瑟琳也對媒體的雙重標準感到惱火。“當一個男人在山上去世時,人們不會想到孩子。但當一個女人去爬山時,他們就會想到孩子?!?/strong>

            但凱瑟琳卻并沒有屈服于性別偏見,你說女性做不到我就做給你看,你讓我做第二我就偏要當第一?!霸谂来谒鍟r,有人說杰夫(她的男性搭檔)才是帶頭的人。那不是真的,但是那時候人們仍然說'你是個女孩,所以做第二吧。'爬艾格峰時,我獨自一人,所以毫無疑問我是第一?!?/span>

            “我嘗試過沒人嘗試過的攀登,所以每次人們談論我時不僅僅是作為一個女人,而是因為我是一名登山家。

            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瑟琳逐漸淡出了攀登界,轉而成為了作家、演講家。對于凱瑟琳退隱的原因,有人猜測是因為在南極發生的意外,有人猜測是因為婚姻(她1996年結婚),有人猜測是因為母親的身份(1997她生下了孩子)。

            在一次戶外采訪中,凱瑟琳給出了答案:“是因為我想生個孩子。我仍在攀登,但我想確保兒子開心,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我和他一起旅行,但是他并不喜歡攀登,所以我要和他一起去海邊,玩風箏沖浪之類的東西。

            凱瑟琳和家人

            后來,她成立了自己的出版公司Les éditionsdu Mont-Blanc,主營攀巖、高山攀登相關的書籍?,F在,凱瑟琳是著名的蒙塔涅集團聯合主席,領導著這個登山界最負盛名的俱樂部之一。

            直到今天,凱瑟琳仍被公認為是世界上最富冒險精神的女登山者,她在攀登最困難和最危險的山峰時表現出的膽識令人驚嘆,她對征服世界上最具挑戰性的山峰的熱情和渴望使她始終走在攀登的前沿。

            但她更樂于將自己的成功歸功于她的興趣,她不是在攀登,只是在享受。她曾表示:“登山對我來說最棒的,比賽只是偶然?!?/strong>

            令人遺憾的是,凱瑟琳的兒子維克并沒有繼承她對攀登的熱情和天賦,反而癡迷于爵士樂,夢想成為一個音樂家。凱瑟琳對此卻樂見其成,在背后默默支持鼓勵兒子追求他的夢想?!拔倚〉臅r候父母也不知道我以后能做什么,但他們總是支持我?!?/span>

            凱瑟琳表示,當維克多長大后,她可能會重返喜馬拉雅,去嘗試攀登一些海拔更高、技術含量更高的高峰。

            “我依然會繼續攀登。昨天,我在攀登,前天,我也在攀登。我依然熱愛這項運動?!?/span>

            我依然熱愛這項運動

            (本文未經造就授權,禁止轉載。

            文字&版面 | 田曉娜


            互動話題:感謝你的在看、轉發、評論,你怎樣評價凱瑟琳·德斯提維勒?又有哪些不同觀點?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