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沐陽說 / 分說文化 / 啥也不會的窮學生,得高人指點,靠養母牛...

          分享

             

          啥也不會的窮學生,得高人指點,靠養母牛發家,成一代首富!

          2020-09-03  沐陽說

            中國歷史上,出現過不少的商業大咖。

            華商始祖王亥,發明牛車用來拉貨,到其他部落交換商品,開貿易之先河,也是運輸業的鼻祖。

            春秋末年范蠡,即陶朱公,世人皆知他謀略超凡,幫助越王勾踐報得國仇家恨,但鮮有人知,他也是棄政從商的代表人物,并且在商業界混的風生水起,曾三次散盡家財救濟窮人,后世尊其為財神。

            孔子門徒子貢,原名端木賜,孔門十哲之一,孔老夫子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其商業天賦也讓人驚嘆,因常年游走多國之間,成為貿易高手,也是當時的首富,也是儒商的開山鼻祖,后世所說的“端木遺風”就是盛贊其誠信經商的風氣。

            當然還有春秋戰國白圭、巴郡寡婦清,明代汪直、沈萬三等人,皆是經商好手。

            而還有一位,知道的人便就更少了,此人名為猗頓,生于春秋戰國,與范蠡同一個時代。

            猗頓原姓王,魯國的一個窮學生,據史書記載“耕則常饑,桑則常寒”,可見他連古代勞動人民最基本的耕地養蠶都不會,可以說是一無是處。

            可猗頓畢竟是一個讀過書的大好青年,可與其他讀書人不同,他的志向并不在于入仕,他的畢生理想就在于創業致富。

            可現實殘忍,猗頓身無長技,又怎能在社會立足。

            很長的一段時間,他都過著極為貧苦的日子。

            正當他為生計一籌莫展的時候,偶然聽說越王勾踐的謀臣范蠡在助越滅吳、輔成霸業后,便隱退經商,將富國之策用之治家,“治產積居,與時逐”,19年間獲金巨萬,成為有名的富商,時人稱為陶朱公。

            人生的機遇往往就是猝不及防,得貴人相助更是人生一大樂事,以此看來,猗頓還是很幸運的。

            猗頓三番五次去拜訪陶朱公,或許是出于同情,又或許是看到了他身上的幾分慧根,于是親傳給他八字經商秘訣:

            子欲速富,當畜五牸。

            牸即母牛,泛指雌性牲畜,如母豬母羊母牛等,大佬就是大佬,陶朱公見猗頓當時十分貧寒、沒有資本,便建議他先畜養少數豬羊,浙漸繁衍壯大,日久遂可致富。

            對于捉襟見肘的猗頓來說,投入不大,切合實際,于是,猗頓按照陶朱公的指示,遷徙西河,在草原廣闊的山西猗氏南部開始畜牧牛羊。這一帶土壤潮濕,草原廣闊,水草豐美,景色宜人,是畜牧的理想場所。

            畢竟是文化人,猗頓研究出一套養殖方法,他用自己的牛羊和外地的牛羊進行交配,以此來優化繁殖基因,他養的牛羊,品質也就比其他養殖戶好不少,不久,便成為了有名的養殖大戶 ,賺了不少家產,也因為在猗氏發家,正式更名號為猗頓:

            十年之間,其息不可計,貲擬王公,馳名天下。


            致富后的猗頓不忘貴人點撥之恩,特地修建陶朱公廟,常年供奉。

            生意做大了,自然不能把眼光全放在一個行業之上,猗頓又開始做起了販鹽的生意,不光販賣,還進行開采和生產。

            當時采鹽雖然由官府控制,但官府不直接經營,畢竟那是一個興師動眾、勞民傷財的工程,于是鼓勵一些民間富豪去經營,而官府從中抽取部分稅,在《鹽鐵論·禁耕》中有記載:非豪民不能通其利。

            顯然,猗頓就是一個“豪民”,猗氏之南的河東池鹽品質極好,《敕修河東鹽法志》中說,河東池鹽為池水澆曬之鹽,可直(接)食用。不須涑治,自成顆粒。猗頓盤下了這個資源,生意也越做越大。

            據說在后來,猗頓為了提高販鹽的效率,開鑿了山西地區的第一條人工運河,此言真假尚可不論,從另一層面,也足可以想見當時猗頓的財力已然到了富可敵國的地步。

            如果說猗頓的商業財富是靠畜牧發家,靠鹽業成家,那么珠寶行業,就是他積攢家業的最后一步。

            猗頓的生意擴散到西域時,他又對西域的寶石起了興趣,尤其是對玉石,尤為看重,在販鹽的同時,又將西域的寶石運往內地進行販賣。

            久而久之,猗頓甚至成為鑒玉的高手,《尸子·治天下篇》中有記載:

            智之道,莫如因賢。譬之相馬而借伯樂也,相玉而借猗頓也,亦必不過矣。

            《淮南子·氾論訓》也說:

            玉工眩玉之似碧盧(一種美玉)者,唯猗頓不失其情。


            可見,猗頓的成功其實并非偶然,他干一行愛一行,不管在什么行業什么領域,他總能腳踏實地的做到拔尖。通過多方經營,猗頓的商業藍圖越來越宏偉,終于成就了一個傾國巨富,甚至超過了陶朱公,《韓非子·解老篇》中有所記載:

            夫齊道理而妄舉動者,雖上有天子諸侯之勢尊,而下有猗頓、陶朱、 卜祝之富,猶失其民人,而亡其財資也。

            回頭來看,一代窮困布衣,最終能成為一個富比王侯的巨商,顯然并不完全是因為陶朱公的一句提點,猗頓后來之成就,是他腳踏實地、勤懇經營的結果,而更重要的是他有施恩無念、知恩圖報、憫孤憐貧、利國利民的品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