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富平人原創館 / 待分類 / 唐應坤散文 | 野菜青青

          分享

             

          唐應坤散文 | 野菜青青

          2020-09-18  富平人原...


          野菜青青
          文/唐應坤

          一走向田野去追尋野菜,我的心境就立馬舒朗起來。
          與共和國幾近同齡的我們這一代人,對野菜有著別樣的情感。在那度日如年的饑饉歲月,正是野菜維系并拯救了我們的生命。隨著閱歷漸長,方知野菜對人類而言,不只是有著果腹、時鮮的功能,竟還有著一定的醫療保健的作用。顯然,在缺醫少藥的那不短的時節里,野菜以神奇的藥效滋養庇護著人們,宅心仁厚而默默無言。想來,著實令人感動。

          01

          大地回春萬物榮發,漫山遍野的野菜們破土而出,抽嫩生香,向人們報告春天的欣喜。
          那是2000年的最后一場雪,是人生直逼花甲之年的我,主動“申請”后經上級批準離開革命工作崗位的日子。盡管是“主動申請”,但還是有一種難以表述的失落感,心靈的天空布幔出一片陰霾,郁悶極了。我踽踽獨行,越過紛擾穿過喧囂,南行五六里路,登上了家鄉歷史上有名的“斷塬”。站在塬頂高處,極目眺望,藍天上春陽高照,大地鋪綠綻碧一派生機。身邊連片的果林里,桃花露著粉紅的微笑,梨花素潔而典雅,伸頭探腦用質樸的表情在枝頭張望。塬下,水流湍急的河道里,不時有鳥飛蛙鳴。遠處原畔的寨子里,喇叭里悠悠揚揚著眉戶劇《梁秋燕》女主角甜美的唱腔,“陽春兒天,秋燕去田間,慰勞軍屬把呀把菜剜……”那熟悉的濃郁著關中西府一代民歌風情的幽美音樂一觸及耳膜,我的思緒一下子被拉回到五十年代。那時節,人們沉浸在開始新生活的喜悅之中,一出提倡婚姻自由為主題的《梁秋燕》,霎時傳遍關中城鄉。時下,村莊里如傳來擴音器鳴唱,那肯定是有人家過紅白喜事。但在關中,一旦播放《梁秋燕》這出戲,大多都是嫁女。想那塬頭寨子里的窈窕淑女,此時已經化妝停當,面若桃花,身著一襲靚若梨花的婚紗,“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地從《詩經》中走出,翹首期盼那人生最美麗最幸福的時刻到來。等待鞭炮炸響嗩吶聲聲,等待那接親的花轎、白馬、自行車、摩托……不,如今農家娶親都是桑塔納、奧迪了。

          當年,剜一籃薺菜作為慰問品贈人,如今想來實在好笑。但仔細琢磨,可那是一種何等樸素的情懷。那時人們追摹憧憬的天堂般的理想生活,不就是“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嗎。那時的童謠曰:“吃飽啦,喝脹啦,跟地主老財一樣啦”。今天,這些不都早已變成現實了嗎。想到這里,一種幸福的感覺不由之主地在心頭彌漫開來。聯想到自己的生存現狀,腦際的液晶顯示屏上竟竄出的一串串諸如不勞而獲、游手好閑、養尊處優,無功受祿等詞匯。這些詞,在那階級斗爭為綱的年月,只能和地主、資本家等剝削階級如影隨形,似乎原本就是純粹的貶義詞。但這些詞猶如臭豆腐,聞著臭卻吃著香,又有誰不想過上無憂無慮溫飽康樂的幸福日子呢。憮今追昔,當年一個衣食無著的農家孩子,如今在縣城也過上了有家有舍衣食無憂的生活。如今自己雖然“內退”離崗,卻工資照拿待遇照領,今非昔比地過著那“臭豆腐”詞兒所表達的生活——這不就是當年人們所想象的幸福生活嗎。飯足茶飽之余無所事事,悠然自得地在這明媚如幻的田野逛逛串串走走看看,何等輕松何等愜意!人吶,一定要“身在福中要知?!卑?。

          那天,我用隨身所帶的小刀,剜了不少野菜。在果農庵子里討來兩個塑料袋,滿載而滿足地踏上歸途。那裝的圓圓滿滿的袋子中,有薺菜、灰薺薺,還有茵陳。

          02

          我家住城鄉結合部,朝南朝西抬步就可走向田野。但是,附近旱澇保收的水澆田,多年來由于除草劑的大量使用,野菜也被趕盡殺絕難覓蹤影。要找到無污染無公害純天然生態型的野菜,那必須要到這五六里路以外的塬畔、河灘。那塬叫鑄鼎塬(相傳軒轅黃帝曾在此鑄鼎,也叫斷塬),那河叫石川河(亦稱沮漆河)。河順塬勢走向自北向南而向東,形似一個大大的“L”。我居住處的位置恰好在“L”的拐角內側。塬畔、河灘旱地的莊稼全靠看老天爺臉色,風調雨順即有收成。否則,歉收薄收抑或血本無歸。對這種聽天由命的田地,主人大多都不給予肥料、農藥的投入。巧的是這里的土壤含沙量高,地溫也高,光照充足,野菜生存環境得天獨厚,起身早長勢好,是人們剜野菜的好去處。

          我經常獨自出沒于這野菜生長葳蕤的地方,這雖不是選擇孤獨,卻絕可以排遣寂寞。因為在那兒,藍天碧野滿目清爽,和風徐徐撲面盈懷,清純嫩綠的野菜帶給你一陣陣興奮一陣陣新奇,是誰也會心馳神往流連忘返。為了有整塊時間走向田野,我把必須要干的事情都爭取時間在早上處理停當,然后換上遮陽帽、運動衣、粗布鞋一個都不能少的戶外裝束。帶上一長一短兩把小刀,儼然一幅小李飛刀的架勢,飛身跨上自行車,奔土路而去。我剜野菜一般都是“單兵行動”,不同妙齡麗人同去,那會分散注意力;不攜青年人去,他們對野菜無甚興趣,大多數人壓根就不認識野菜;不約老年人去,他們受不了那種折騰;不邀有“潔癖”人同行,那風吹日曬沙飛塵揚他們如臨大敵;不和意志不堅定分子同去,在那曲折蜿蜒溝溝坎坎的野地里尋尋覓覓,難免有意見分歧行動失調;不約慵懶之士前往,他們會以為野菜滿野信手采剜,不想付出勞動付出辛苦,滿路的抱怨或灰心喪氣,特影響情趣;不會成群結伙行動,那樣太鬧,也會暴露野菜“根據地”的“機密”。我孤家寡人般行動,天馬行空獨來獨往,信馬由韁自由自在。累了,或坐在布滿野草的路邊地頭,喝口水歇歇乏,掏出書、報看上一會?;蛘驹谘屡峡策?,看白云藍天飛鳥競翔,大野田疇洇碧染紅?;蛟诖髽錆馐a下,和放牛的老人、農作的青年聊聊天。幾次閑聊彼此就成了熟人、朋友。他日一見面,他們就野菜義務信息員般地向你熱情提供那兒野菜多,那兒農田剛施過農藥等等,令你倍感親切。在常人很難找到野菜的情況下,我每每滿載而歸。惹得鄰居他二嫂三姨們的欽羨或驚詫,打探道:“你怎么每次都能尋找到那么多野菜?”我沒好氣地幽默一把:“上網查唄”。他們一般對剜野菜工作存在著認識上思路上的偏差,亦缺乏“深入第一線”做好流汗流血的思想準備,“工作作風”輕浮。我準備在他們下次問道此類問題時,做出的回答更為高科技:“通過衛星定位”。

          我把剜野菜戲稱為“收益型發汗運動”、“?。ㄉ恚┟溃ㄊ常┻\動”,有友人伸出大拇指點頭稱是。稍有文墨者稱我的舉動是崇尚自然,享受陽光浴,聽來挺滋潤的。在坎坷不平荊棘叢生的灘涂或溝壑處尋尋覓覓,時而攀崖上鹼,時而躍溪越川,經過三四個小時的折騰,行程絕在二十里左右,活泛了通身的筋骨關節?,F成的回報是有了一個相對旺盛的食欲和一個睡酣夢甜的夜晚。幾年下來,我的采摘野菜功夫已在我交往的圈子里無人匹敵,說是“專家”、“行家”也不是徒有虛名。一輩子事業上無所作為,而在剜野菜方面在同齡群體中受到廣泛的認同和贊許?,F在,不謙虛的講,倘若剜野菜也評先進,那我肯定榜上有名;如若評職稱,憑我多年的實踐、經驗、成果以及認知水平,再寫上一篇專題論文了,那肯定能弄上個中、高級帽子戴戴。
          我們家鄉一年到頭除冬季外田野里都有野菜。剜野菜已成為我的“再就業”一個業務,我樂此不疲,甚至有了神經質般的喜好。我剜來的野菜自給自足外,還送給親朋好友。和我同在縣城的親友,有的一年內能幾次得到我送去的野菜。我在崗期間,不曾不會也恥于給領導送禮。如今,我將一袋鮮活嫩綠的野菜送至熟悉的領導(大多已離任)家,他們表示出久違的真誠的謝意。我的野菜現在已經走出縣城,走向鄰縣、市,走到西安、北京——當然都是免費的。

          03

          朋友中對剜野菜同樣有著濃厚的興趣者大有人在,但與我志同道合者為數委實不多。時下物欲洶洶利來利往,人們熙熙攘攘行色匆匆,能讓煩躁的心緒得到寧靜、散淡,自是很難的事情。和我在同一家屬院有一朋友,我們有著同樣的年齡同樣從戎的經歷,也有同樣喜歡到野外走走的興趣。只不過,他的耐力與定力尚欠火候,技術不夠純熟亦不夠全面。我倆一旦騎車南行,那必是去剜野菜無疑。行至河岸,自行車在高堤上一鎖,便各自為政地開始東南西北的尋找了,像日本鬼子當年地毯式搜山一樣,眼珠兒在綠草碧叢中逡巡掃視。近些年通訊事業的飛速發展,也使我倆剜野菜“工作”如虎添翼。不論那個要是有了驚奇的發現,手機便傳來愉快的呼喚,我們便迅即集聚在一起,滿是興奮滿是新鮮地開始原始而機械的作業。這個“道友”的兒子遠在上海,兩年前他夫婦便去了上海。天各一方,難得繼續野菜同道之好。那天,忽然接到他的一則短訊,問我在干什么?我隨即用權且稱為是詩的口氣回復道:
          綠野青青春陽暖暖,
          我獨自騎車向南,
          去南塬、河灘,
          如約與野菜會面,
          惜乎無君相伴。
           
          君居都市豪廈,
          盡享怡孫之樂,
          你可曾看見,
          那碧野如茵的老地方,
          薺菜在搖頭晃腦,
          茵陳在擠眉弄眼。
          誰知,兩天之后,此君竟站在我的面前。他說,看了我的短訊,眼眶頓時濕潤了,想家了。不顧親人勸阻,他立即買了回家的機票?!獛拙渫嵩?,不,應當是那一把生發在故鄉土地上的那鮮靈水嫩的野菜,竟然在游子的心中激起翻江倒海的波瀾!——這實在是我無論如何也不曾料到的。 

          04

          炎黃子孫食用野菜的歷史相當悠久,《詩經》中采食野菜的記載多處可見。歷代典籍中亦有與野菜相關的記述。中國古代最偉大的愛國詩人陸游,在其詩作中常常提及薺菜:“唯薺天所壽,青青被陵崗”,“日日思歸飽蕨薇,春來薺美忽忘歸”。
          野菜的品種多多,用途也就獨具風味各領風騷。用薺菜包餃子,用茵陳、水芹菜蒸悶飯,用馬齒莧、茵陳、灰薺薺等蒸菜饃,小薊、米蒿搟綠面等主食,用薺菜、蒲公英、枸杞子嫩芽涼拌的家常菜等等,那味道之鮮美爽口,是任何佳肴美食所難以比擬的。

          相關資料表明,我國目前栽培的蔬菜約有160多種,野菜品種卻有300種之多(其中分布廣、產量多、營養成分含量高的就有100多種)。含有人體必需的蛋白質、脂肪、糖、無機鹽、微量元素,而且,有的野菜中所含的胡蘿卜素、維生素C、核黃素等還高于一般家蔬。野菜不但春、秋可以鮮食,也可干儲備用。在我熟悉的朋友中,有的家庭將野菜晾儲,一年四季都在食用。

          無藤無蔓的野菜源于大地,沐浴陽光雨露,吸納著黃土地的靈秀芬芳,輕盈玲瓏,清純自然。野菜以其無污染無公害或具療疾祛病養生保健作用等優勢,使現代人對野菜情有獨鐘。而最使我們經常想起它念及它的,是那野菜中包裹著的那種特殊的情感。世界上本沒有吃不夠的飯菜,魷魚海參大魚大肉也常有吃膩了的時候,但野菜做成的飯菜則很另類。一旦有那撲鼻的野菜香味襲來,你就會收斂做派,拋開虛假,霎時涌起久違的親情和勾起悠遠的回憶。細嚼慢咽中品嘗出的是回家的味道,親情的味道,童年的味道。即便沒有美酒佳肴佐餐,你也能品出醇香甘冽,迷蒙出酣暢的醉意來。
           

          (刊于《華山文學·富平版》2009年第二期)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