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循跡曉講 / 待分類 / “海賊”汪直:他是英雄,不是漢奸

          分享

             

          “海賊”汪直:他是英雄,不是漢奸

          2020-10-21  循跡曉講

            在經過15世紀一系列的鋪墊后,四海貿易在16世紀不再是夢想,隨著地理大發現的深入,全球化的曙光已經到來。

            在歐洲,成千上萬的艦船正蓄勢待發,在更廣闊的領域大展拳腳。

            航海家哥倫布的克拉克帆船——圣瑪利亞號

            而歐亞大陸的另一端,明帝國雖然在一開始有鄭和七下西洋的航海壯舉,但隨著鄭和的去世,明帝國的統治者對這種“徒耗國帑”的游戲失去了興趣。

            三寶太監很多記錄和意義是后人的附會

            際上其政治目的大于經濟目的,對傳統制度的沖擊微乎其微

            當然,他們也根本不會意識到真正的海洋貿易意味著什么:下海經商被視為十惡不赦的重罪,八股科舉的狀元則是文曲星下凡;不遠萬里來做生意的外國人被蔑稱為蠻夷;而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還沉浸在自己是上國子民的幻覺中。

            就像6500萬年前砸在墨西哥灣的那顆隕石宣告恐龍時代的終結一般,當歐洲的商船駛向茫茫大洋的那一刻起,東亞社會的死刑判決就已下達。

            哥倫布登陸南美洲

            一開始資本主義時代對東亞的震撼并不像對非洲或美洲那么強烈,但對明帝國來說,秦制社會表面已經有了裂痕,這座看起來高聳入云的大廈遲早是要被西來的疾風吹垮。

            對明帝國而言,雖有“寸板不許下?!?/strong>的祖訓,但是那些乘風破浪而來的西方蠻夷反而讓明帝國的東南沿海地區成為西化的前沿陣地。

            這其中被稱為“倭寇”的海盜勢力在東西方文化的碰撞中起到了獨特作用。

            “我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

            嘉靖三十四年( 公元1555年 ),南京城內人心惶惶,這座坐擁上萬守軍的城池遭遇了幾十個倭寇的挑戰。

            這股攻擊南京的倭寇本有三千多人,從登陸之日起,他們人擋殺人佛擋殺佛,接連洗劫了浙江、江蘇和安徽三省,其中一小股倭寇一直流竄到南京城下,之后試圖向明帝國的陪都發起進攻。

            明 仇英 《倭寇圖卷》中的倭寇形象

            這場看似以卵擊石的戰斗卻以倭寇的大獲全勝而告終,在南京翰林院擔任孔目的何良俊在筆記中寫到“軍士死者八九百”,而對方無一死亡。

            在倭寇兩個月的活動中,殺傷官兵四五千人,這無疑是對明帝國軍隊的戰斗力來說是一個大大的諷刺。

            白江口戰役

            但在900年前的白江口戰役中,唐帝國對日本是順風平推,到了13世紀末蒙元入侵日本時,日軍占有主場優勢。

            而在明代,日本卻能在客場與中朝兩國打個難分難解,確是千年以來的一樁新鮮事,只要給一個不入流的小國指點一番,它就能和千年底蘊的東亞老大扳手腕了。

            回到正文,那么問題來了,這組“倭寇”的超強戰斗力到底從何而來?是時候請出我們的主角汪直了。

            這個叫做汪直的??苁莻€中間商,歐洲人的航船載著基督文化和火藥利器以及他們互通有無的愿望來到東方時,汪直就給他們與日本牽線搭橋。

            彼時的日本正處于戰國時期,而戰爭往往是社會變革的催化劑,正如英法百年戰爭撼動了歐洲的秩序一般,在這場長達一百五十多年的戰亂時代中,日本涅槃了。

            在日本長崎的汪直雕塑

            她如新生兒渴望母乳一般吸取各種對自己有益的東西,改造過去無論是軍事還是制度上的不合理成分。汪直將絲綢等帶有東方風情的物件帶給西葡荷等國,而又將火槍等物品交給日本。

            這大概算的上是東方版的“三角貿易”了,并且三方都很滿意。

            作為中間商的汪直賺了個盆滿缽滿,西方人得到了奇珍異寶,日本則收獲了大量物資和先進文化,日本人對汪直感恩戴德,視他為“大明國的儒商”,并給他劃地松浦津,讓他割據一方,成為來自中國的“大名”。

            通過海上貿易,日本軍隊掌握了先進的火器

            閉關鎖國的明帝國并不了解除朝貢小國之外的勢力。此外,明朝已經多年沒有經受像日本戰國那樣的將一切推倒重來的戰亂,各地文恬武嬉,沉浸在上國美夢中。

            可以說,這時候一個日本武士砍過的人比明代衛所兵戴過的帽子還多。

            而且這些經歷戰火洗禮的武士們還見識過西方的堅船利炮。相比于三眼銃(火門槍)都還沒更新換代完畢的明軍,日本足輕都搞到鐵炮(火繩槍)了。

            此時的日本打起明朝來,在一些方面可算作是降維打擊。

            到了慶長之役明軍已經部分換裝了西方傳來的武器,且在許多技術上仍然保持對日本的優勢,卻還是被日軍的火繩槍所驚詫。

            卡加延戰役

            1582年,卡加延戰役,僅僅40人的西班牙正規軍就痛扁了600倭寇,這個案例說明日本在歐洲面前還是個弟弟,但恰恰就是日本的“半吊子水平”襯托出了整個東方的戰術水平與同時期的歐洲代差已經不是學習一兩天就能彌補得了的。

            而這種代差,從10年后的慶長之役就能看出,比如明軍戰術傳統且人事布局糟糕,僅僅是拿體量壓日軍罷了。

            這個剛經歷了上百年戰亂且上千年來不入流的彈丸小國,表現出了驚人的動員能力,力扛體量加起來相當于其幾十倍的兩個國家,往來數個回合還互有勝負。

            這就像班級里倒數第一被老師開了兩天小灶,回頭就在幾門課程考試中比班級第一還高了一般,這說明東亞地區的傳統體系與新興的歐洲體系比已經爛到相當一種地步了。

            正道無門,莫怪歧途

            嘉靖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浙江省杭州府官巷口,人頭攢動,隨著幾聲“勾結倭賊,漢奸受死”的怒斥,一個中年人引頸受刃。

            “中間商”汪直就這樣負著“漢奸”罵名走完了他的一生,他不會想到,他的死會在數百年后引發人們的爭議。

            被毀前的汪直墓碑

            2000年,日本人為了報答汪直,出資在汪直的家鄉安徽省黃山市歙縣為其修建一座墳墓。然而這座墳墓修建后,立刻就被兩位認為汪直是漢奸的教授砸毀。

            到底該怎么客觀評價汪直?我們還要從他的時代環境來看。

            據說汪直出生時就有異象,其母夢見一顆大星墜入懷中,并留下“此孤星也,當耀于胡亦末于胡?!?/span>

            在別的孩子還在“詩書傳家”的時候,汪直對那些車轱轆話沒興趣,選擇經商。在明朝經商是個好選擇嗎?

            士農工商圖

            答案是否定的,中國古代千年以來視商業為末業,這種歧視在明清時期才達到高潮。在唐宋時期,中國在對外商貿方面算的上頻繁,呈現出兼容并包的局面。

            但到明清時期,傳統制度逐漸走向僵化,隨著西方的崛起,東方在世界舞臺的地位邊緣化,內部危機也愈發嚴重。

            明朝政府對外是“片板不許下?!?,對內則進一步加強權力,害怕商人團體的做大,嚴格限制其活動,制定重稅。

            甚至不惜與民爭利,將“鹽茶專賣”制度搞得更嚴。在萬歷年間,商稅收入已是“歷稅減縮”,“究厥所由,則以稅使苛斂,商至者少,連年稅使所供,即此各關不足之數也”。

            如果汪直老老實實地做個商人,可能三天兩頭要跟衙門走狗點頭哈腰,不然今天一批貨被查收了,明天進城被小卒攔下來找麻煩。

            明 仇英 《倭寇圖卷》中的倭寇登陸

            于是他就動了出海謀生的心思,汪直成為“??堋鼻斑@樣說道:“中國法度森嚴,動輒觸禁,孰與海外乎逍遙哉!

            明政府作繭自縛的政策,使得汪直走向了海上武裝走私的道路。

            明中后期的倭亂大爆發,是不堪忍受地獄生活的沿海居民對極端農本社會的反抗,構成倭寇主力軍的大半是明朝沿海居民。

            但是在明帝國地方官的口中,卻將這些反抗的沿海居民誣陷為日本浪人,試圖將黑鍋扣在“境外勢力”的頭上。

            今人所作《剿滅倭寇圖》

            誠然,汪直的確推動了日本軍事技術的進步,確實獲得了西方人的物資,他的部隊中也有部分武士保鏢。

            但正如《明世宗實錄》所言:“蓋江南海景,倭居十三,而中國叛逆居十七也”(甚至有統計數據認為真倭十分之一不到)。

            將農民造反定性成是中外矛盾是極不嚴謹的,按這個標準,美國獨立戰爭也可以說成是法國侵略英國殖民地了。


            明帝國后期的沿海倭亂的主導權并不在于日本或歐洲,從這個角度說,汪直至少算是一個“起義者”。

            作為志愿軍參與美國獨立戰爭的法國人儒爾當

            與傳統的中國起義者一樣,汪直還是受限于“反貪官不反朝廷”的思路,他對橫征暴斂、不仁不義的大明朝廷還充滿了幻想。

            比如他多次表示希望明朝能放棄不合時宜的海禁政策,允許“私市”;為此他不惜主動配合官府,剿滅陳思盼等多股流寇勢力,以希望能對明王朝施加影響,達到自己的政治理想——“要挾官府,開港互市”。

            在1558年,汪直被明政府誘捕,在被捕后仍細數為招安所做的點點滴滴,甚至還提出具有先見之明的想法:如恢復與日本的朝貢貿易,把通商口岸開放到浙江沿海以解決倭亂,甚至保證“效犬馬微勞馳驅”,愿為朝廷平定海疆”。

            可以說,汪直做海賊王只是謀生,其思想沒有跳出“父子君臣”的窠臼,連顛覆明王朝的主觀故意都談不上,更別提做漢奸了。

            明 仇英 《倭寇圖卷》中的倭寇縱火搶劫

            他的經濟思想雖談不上“近代資本主義”,但對當時的明王朝已經是比較實用的了。

            在西葡兩國將東方卷入全球化經濟的時代,明王朝的海禁政策與世界格局格格不入,傳統的朝貢貿易根本無法趕上新興海外貿易的增長速度。

            在評價汪直這個人時,與其站在現代民族主義的立場上探究其“愛不愛國”,不如思考,沿海地區的“假倭”和入侵朝鮮的“真倭”在與西方的貿易中獲益匪淺。

            當明朝吃了虧后,為何還把汪直在當時世界上并不算是激進的貿易思想視為奇談怪論?

            這個問題,我們可以通過汪直死后的明朝景象,可以找到答案。

            “他死后,洪水滔天

            汪直在生前曾說過一句:“死吾一人,恐苦兩浙百姓”。

            無奈,汪直死前的這句預言很快就變成了現實,當他的舊部得知大哥已死,紛紛投靠別的海盜。而別的海盜不像汪直那般有規矩,群龍無首的倭寇開始變本加厲地打家劫舍。

            倭寇侵擾范圍

            汪直活著的時候,他和他的部下尚且抱有被招安的幻想,而汪直的死使得這些“倭寇”毅然決然地走向反抗之路。

            失去控制的??軅兡銧幬見Z,將東南沿?;餍蘖_場。明帝國的官員們在表面鎮壓的同時還不忘搜刮民脂民膏,使本來就虛弱的明朝更加雪上加霜。

            而汪直這種“見不得光”的地下生意能做大做強,究其根本原因,還是因為有龐大的貿易需求。

            “隆慶開關”后,月港成為明朝對外重要貿易據點

            古代中國的海洋經濟從南北朝時代就進入了一個上升期,強大的內需和西方人帶來的外需,這其中帶來的利益是中原王朝統治者們一個“禁”字所阻擋不了的。

            那么,為什么這么多讀四書五經考出來的人上人,他們的智商還不如一個打家劫舍的“??堋蓖糁??為何他們不能理解這個簡單的經濟道理?

            這有兩個原因,首先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明清時期士大夫階層的思想日漸僵化,科舉已愈來愈不能適應時代要求。那些士大夫肚子里裝的凈是一些歪理,什么中國大地物產豐富,朱家皇帝英武神明。

            他們生活在“天”國,侍奉著“神”人,學的是“圣”禮。甚至點石成金、呼風喚雨都不稀奇,什么規律都得向華夷之辯、君王權威低頭!

            祖宗之法就是天理,王上思想就是鐵律,哪還有心思研究國內供需還有紅毛小子們在搞什么國際貿易?

            迷信會使人一葉障目,所以汪直粗淺的“保境安民”的思想也被視為叛逆。

            1641年 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完成鎖國政策

            這不僅是明朝一家的問題,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日本也不能免俗,他們將歐洲人叫做南蠻,隨著戰國時代的結束,德川幕府也開始鎖國。

            可以說,這種坐井觀天的心態是東亞社會發展的一大桎梏。

            其次是制度之惡。

            民族概念是隨著近代歐洲資產階級革命才產生的(這也是不能拿現代人眼光看古代王朝的和戰,并給歷史人物扣“漢奸”一類帽子的原因)。

            在秦制社會,人們心中根本沒有“統一體”的概念,維護國家利益更是一紙空文。各個官員也只在乎烏紗帽,出現事變就互相踢皮球。

            胡宗憲(1512年11月4日-1565年11月25日)

            比如,當浙直總督胡宗憲表現出很大誠意招安汪直,汪直放心上岸談判,卻在之后的游玩過程中莫名其妙被王本固抓捕。

            胡宗憲的政敵誣陷他接受賄賂私通倭寇,胡宗憲迫于壓力只好撕毀條款。這透支了明廷的信用,幕僚徐渭曾警告胡宗憲:殺汪直事小,但其手下還有數萬海盜,中途耍無賴會造成嚴重后果。

            徐渭(1521年3月12日-1593年)

            但這番鞭辟入里的話并沒被胡宗憲聽進去,畢竟誰都不愿意被扣上“包庇倭寇”的帽子。

            在明帝國的官場沖突中,維護朝廷的“英明”形象最重要,理性的吹哨人說的話往往被看作對大明天威的不自信。

            “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但腐朽的官僚機構真的不能進行相互合作,也沒有眼光來思前顧后。

            今朝為官今朝狂,哪管倭亂是與非?

            奸賊?英雄?

            在東亞“海賊王”汪直死后8年后,27歲的英國人德雷克開始了他第一次探險航行,1567年他從英國出發,橫越大西洋,到達加勒比海。

            憑借成功的跨洋航行,德雷克混得風生水起,在英國政府的支持下,他的黑帆揚遍各個大陸,給英國的發展帶來重大機遇。

            弗朗西斯·德雷克(1540~1596年1月27日)英國著名的私掠船船長和航海家

            德雷克成為了大英帝國的民族英雄,被廣大民眾敬仰和歌頌。

            回看汪直,他真正的悲劇不在于被誘捕和斬首,而是作為反面人物被主流歷史所冷落唾棄。

            相比英國在記錄德雷克事跡的傳記和文獻的浩如煙海,今天的我們在了解汪直時能得到的資料零星殘缺,還常常相互摘抄引用。

            汪直之所以在歷史留下的痕跡如此模糊,正是因為明廷不重視對外關系且把他視為一個破壞農耕社會穩定的“叛賊”,自然無人關注他背后所隱藏的的悲哀與空虛,并對其做深入研究。

            觀察近代大國崛起之路,海上勢力往往扮演著重要角色,而明英兩國對本國“海盜”的不同態度也預示了東西方命運的不同走向。

            與德雷克得到人民的愛戴和禮遇不同,汪直的記載寥寥

            大而不當的秦制社會不可能因局部的意外而發生根本轉變。在面對東南沿海地區混亂不堪的情景,明帝國為了維護統治,可以做出一點讓步。

            公元1567年,明世宗賓天,明朝進入隆慶時代。

            明帝國面對“倭寇”之亂屢打不絕的現實,終于認識到福建巡撫許孚遠在奏疏中說的“市通則寇轉而為商,市禁則商轉而為寇”的問題,開始調整海外貿易的政策。

            就在同一年,隆慶帝宣布解除海禁,調整海外貿易政策,允許民間私人遠販東西二洋。

            這些扭扭捏捏的改革也只是打開小小的空隙通通風,為吏治王朝再續幾年命而已,無法改變整個明帝國死氣沉沉的局面。

            鴉片戰爭

            在頭疼的“倭寇之亂”平息后,這套體制依然會墨守成規的維持下去。直到鴉片戰爭將這座大廈推倒。傳統社會最終為它們的輕慢付出了代價,但今人還拿過去的有色眼鏡看待汪直則是更大的悲哀!

            站在文明史觀或者全球史觀的角度來為汪直做總結:數百年以來,這座被稱為“中華帝國”的大廈實則是一座監牢,在明清之際時,獄卒為了掩蓋大廈將傾的事實,將監牢的窄窗都給釘上了。

            汪直就是手持鐵錘將墻壁上的裂縫鑿開的人,將來自海洋的新鮮空氣灌入了憋悶迂腐的牢獄,他的鑿壁聲和疾風的呼呼聲混成尖銳的哨音,告訴里面的囚徒:“樓要塌了”。

            盡管在后面的數百年里,我們可以看到黝黑的青苔逐漸遮住了他鑿開的細縫,但時代的陽光會消滅它們賴以為生的陰濕環境,疾風會撕開一道又一道的口子,讓更多的人醒來加入汪直未竟的事業。

            筆者相信隨著歷史研究的深入,當那座叫做“東亞傳統社會”的廢墟的更多角落被世人所發掘所正視的時候,汪直絕不會得到“賣國賊”的評價。

            (完)


            巴格達迪 | 蘇萊曼尼 | 敘利亞 | 白頭盔 | 醫患關系 | 南明 | 岳飛 | 圣誕節 | 葉問 | 秦檜 | 河北大局 | 極端白左 | 李子柒 美國禁槍 | 共濟會控制世界 | 張學良 | 皇小狼 | 華為251 | 納粹崛起 | 996和干電池 | 家庭暴力 | 血戰長津湖 | 印度殖民地 | 肯尼迪 | 美國援助蘇聯 伊朗革命 | 美國戰爭潛力 | 現實小丑 | 決戰中途島  | 精神病殺人 |  鼠疫恐慌  | 柏林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