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少讀紅樓 / 待分類 / 紅樓夢里行走的貞節牌坊,她早已輸掉的人...

          分享

             

          紅樓夢里行走的貞節牌坊,她早已輸掉的人生,在大觀園重獲春光

          2020-10-29  少讀紅樓


          李紈,她的不幸是可以一眼望到頭的。熱鬧是屬于別人的,她什么也沒有。

          而本來,她應有一個美滿幸福的人生。她家世好,是金陵大家之女,父親李守中,曾為國子監祭酒。因為父親的保守,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應以針黹為重,故李紈字宮裁,可見父親對她的寄許。紈者,細絹也,美麗高貴,絢爛多彩,是屬于富貴之家的獨有。父親是希望她有一個富貴無憂的人生,矜貴又華麗。

          李紈的出身,包括她的終身大事,都是一般人不可企及的。然而她的不幸,卻也是在最得意,最美滿的時候發生的。從此,她的身上有了不同的標簽。

          李紈嫁給了賈府長孫賈珠為妻,門當戶對,何等尊貴榮耀。而賈珠年輕學成,大有前途,與李紈正是年齡相當,甚是般配。這樣的人生和婚姻,也太完美了。但樂極生悲,賈珠遽然而逝,甚至連死因都諱莫如深。年紀輕輕的李紈,一朝成了寡婦,“再休提繡帳鴛衾”,守著唯一的兒子賈蘭,真是孤兒寡母。

          賈珠去了,她生活的依靠倒塌了。她生命存在的意義,也不多了,哪怕再是青春貌美,她也沒有了活力和歡喜,她也不應有活力了。

          李紈從最尊貴的大少奶奶,很快退化成了邊緣地帶的人物,屬于她的紅利以及驕傲,統統都和她沒關系了。在古代,寡婦是不祥的象征,況且,沒有了丈夫的女人,就不適合拋頭露面,更不適合理家掌權。于是,李紈明明是正經的少奶奶,管家大權卻落到了大房的王熙鳳手里,別人既得名又得利,熱鬧張揚,而她有的只是冷清門面,閑人一個。


          沒有實權,只一個虛的位置,在豪門大院里生存也是難的。實力決定命運,但是對于李紈來說,她根本就不應該有任何的能力。她需要做的,就是安守本分,心如死灰,清心寡欲,像一個行走的貞節牌坊。她不應該有溫度和熱情,她就應該可憐巴巴的,這才符合她寡婦的身份,這樣還可以得到幾句干干巴巴的贊美。

          但是他們忘了,賈珠走的時候還不到二十歲,那李紈的年齡肯定也不大,和王熙鳳差不多??纯带P姐兒活得多有聲有色,李紈簡直毫無存在感。

          她一個剛嫁進來的媳婦,還帶著個孩子,誰來幫襯?賈母倒是慈悲,心疼她寡婦失業的,有好吃的,也想著給蘭小子送去。而她正經的婆婆王夫人,卻全篇和她毫無交流,甚至連孫子也不關心。而無論是賈母,還是王夫人,眼里心里,都是寶玉,別人都得靠邊站。

          就算李紈每個月的月錢不少,可是她心里的苦有誰知道?她忘了自己的年齡和真心,毫無怨念地守好一個寡婦的本分。她一心帶著賈蘭,因為這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不喜,也不悲,喜是喜不起來的,悲又何必悲給別人看?

          所有的人,對她的評價還是不錯的,連下人都說她是“大菩薩”,她沒有脾氣,沒有鋒芒,更不問事理事,一慣是明哲保身。甚至把賈蘭也教得如此,面對寶玉和別人打架,攔著賈菌,還說不關咱們的事。

          可是李紈并不是一個冷漠的人。她可以為了平兒打抱不平,懟王熙鳳,甚至在平兒被打后,讓平兒在稻香村住下,后來直要王熙鳳給平兒道歉。也許是平兒的際遇,讓她覺得同病相憐 ,故而心疼吧。平兒那么能干,優秀的人,雖是做了通房,卻形同守活寡,并且夾在鳳姐夫妻之間,活得更不容易。


          沒有人問她過得好不好。而她唯一的一次失態,是寶玉挨打后,王夫人大喊賈珠的名字,李紈聽著,再也控制不住,那淚如滾瓜似的。那一刻,她久久壓抑在心底的情緒得以爆發,化作了滾滾的淚水,那一刻,沒有人說她不合適宜。她的幸??鞓?,早就隨著賈珠一起被埋葬了,也不知道那一個個漫長的夜晚,她流過多少淚。

          她與王熙鳳住得近,周瑞家的送宮花時,鳳姐與賈璉在午戲,而李紈卻在家獨睡。后來她住進了稻香村,“有幾百株杏花,如噴火蒸霞一般”。如此熱鬧的美景,是否會重燃她生命里的熱情,還是讓她更加感慨呢?

          她的苦無人懂。她曾經說過,自己也不是容不下人的人,但賈珠逝后,房里的丫頭都不自在,也就將她們都散了。如果有一兩個可靠的,自己也好過一點。但是有誰喜歡聽她講這些呢?對正值青春曼妙,未經世事的姑娘們,更是毫無吸引力。她的傷心與否,與別人無關。

          命運對她,下手太狠。她不得已活出了一副世人想要的樣子,不去打擾他們,心里的苦自己知道就夠了,別人不會明白也不想明白。說到底,她是獨人一個。

          好在,還有一個大觀園,好在,她還可以帶著姑娘們玩耍,做做針線,大觀園不僅是那群少女的天堂,讓她們任意展示天性,活得快樂瀟灑,同樣也是李紈的桃花源。她不再是那個苦大仇深的寡婦,沉醉在大觀園各式各樣的美景中,和姑娘們游玩,做詩,開玩笑,好不自在,好不舒暢!

          李紈好像是經冬復活的枯樹,點點綠意萌發著生機,這才是她真正想要的。一個人活著,如果沒有內心的樂趣,只是守著綱常,規矩,那她只會迅速地枯萎,沉沒。李紈已潛了太久的水,她夠憋屈的了。


          紅樓女兒多有才者。進入大觀園后,李紈就有了結詩社的想法。雖然她的家教并不重視女子的才學,然而她對此是相當熱衷的。也許她更喜歡的是,大家湊在一起的熱鬧,青春就像花兒一樣朵朵綻放。而她,也可以參與其中,找到久違的快樂,暫時忘卻自身的不幸。

          之后不久,探春提議結詩社,李紈立即支持,表示:“雅得緊!要起詩社,我自薦我掌壇!”并且提議自己的稻香村為社址。她的積極性之高,可見一斑。無論是詠白海棠,還是后來的蘆雪庵即景聯詩,她都熱情飽滿地加入其中。

          為了讓詩社像模像樣,經費不足時,李紈還帶著大家去叨擾王熙鳳,弄得鳳姐兒直念她小氣,但李紈硬是將錢敲了出來。鳳姐兒說得沒錯,李紈手頭的錢不少,李紈也是擅于扮豬吃老虎的,然而那樣的家庭,哪房不是各有各的私房錢?就連鳳姐管得那樣嚴,賈璉還有自己的體己呢。李紈能抓住什么?也就只有錢了,況且她的錢都是明面上的,并無多余的進項。

          在大觀園的日子,姑娘們過得很快樂,李紈也是。李紈也曾有過姑娘們那樣無憂無慮的年華,和她們在一起,她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忘記了現實的苦痛和無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大觀園,同樣也是李紈的桃花源。讓她可以不用每時每刻,都端著寡婦的苦楚和不幸模樣,做一個行走的面目模糊的牌坊。讓她在花團錦簇,詩情畫意里,眉目有了美好的輪廓。

          大觀園的玩樂,縱然很短暫,不足以溫暖暗夜寒涼,卻是她生活里明亮的點綴,而正因為這些對于別人來說平常的細節,她的心,從未真正枯萎,她還知道痛,也喜歡欣賞美。這樣的李紈,幾年前,或許也和黛玉,寶釵,探春他們一樣,美麗而充滿著對生活的想象,如果時光能永遠停留在那個時候,該多好!而在大觀園里嬉鬧的女兒們,以后的人生際遇,又有幾個好過李紈呢?病逝的黛玉,遠嫁的探春,被虐死的迎春,出家的惜春……大觀園的日子,可是她們生命中最好的時光?

          “千紅一窟(哭),萬艷同杯(悲)”,在整個腐朽,下沉的環境中,悲傷的命運走向,沒有誰可以幸免。只是別人的不幸,多因后來賈府傾塌衰敗而起,而李紈拿到的牌,一開始就輸了大半,縱有富貴,也無可補救了。她像失去光彩的珍珠,后來可能也會變成寶玉口中的魚眼珠,卻沒有誰為她哀嘆過。而就算是金錢的補償,也始終不及大觀園那明媚的春光。

          作者:阿五,本文為少讀紅樓原創作品。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