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澳洲財經見聞 / 待分類 / 大江湖解局!澳洲賭王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

          分享

             

          大江湖解局!澳洲賭王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庸的?

          2020-10-30  澳洲財經...

            共2834字預計閱讀時長4分鐘

            閱讀導航

            • 前 言

            • 臃腫的小帕克

            • 骯臟的生意

            • 中國內地賭徒進口

            • 價值24億的大象

            前 言

            消失很久的澳洲賭王,小帕克再次回歸公眾視線。

            然而,相比曾經的意氣風發,重新露面的小帕克除了臃腫,眼神迷離之外,還有記憶不好。

            在新州的聽證會上,他說:“我不記得了……”

            1

            臃腫的小帕克

            坐標南太平洋,一艘停泊的豪華游艇上,博彩業大亨、小帕克(James Packer)浮腫的臉龐出現在攝像頭前。

            然而,這并不是在開什么國際視頻會議,而是疫情期間的一場聽證會。

            作為一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富二代,曾經的意氣風發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臃腫的身軀、閃爍其詞的回答……。

            在過去長達數年的時間內,小帕克一直往返于阿根廷一個偏僻的牧場和阿斯彭(Aspen)滑雪場,竭盡全力,只為了避免無處不在的閃光燈和追逐著自己的人群。

            然而,上周,他別無選擇。

            在新州博彩監管機構的聽證會上,小帕克再次成為媒體的頭條。這場聽證會圍繞皇冠度假集團(Crown Resorts,以下簡稱:皇冠)的賭場牌照資格進行。

            再一次,小帕克的酗酒、抑郁癥、以及私生活……無論哪一條,都足以成為媒體的重磅新聞事件。

            然而,這一次顛覆觀眾認知的并非小帕克本人,而是他的整個皇冠集團。

            對于這家澳大利亞最大的賭場而言,最高法院法官帕特里夏·貝爾金(Patricia Bergin)和她的律師獲取的相關證據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后果。

            威脅、虐待、摩薩德(Mossad,以色列情報組織)特工、洗錢、中國內地的非法活動……宗宗指控開始進入公眾視野。

            最為重要的是,賭王何鴻燊的剛剛過世仿佛成為了籠罩皇冠和小帕克、久久不去的幽靈。

            新州博彩監管機構的調查啟動之前,澳洲媒體曝光了很多針對皇冠不當行為的指控。這些指控也曾引發了人們對維州和西澳博彩機構監管不力的嚴重質疑。

            就在參加聽證會之前三天,小帕克本人就警告稱,很多過去的事情自己已經不記得了。

            為了治療抑郁癥,他服用過很多藥物,這些藥物帶給了他很多副作用,'健忘’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暫且不論真假與否,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希望這樣能夠博取法官和調查官員的同情,那么結果很快就破滅了。

            盡管小帕克已經不在擔任皇冠的董事會職務,但是他仍然被視為皇冠的主要任務。

            他可能不再是董事,但是在皇冠,他的地位無人能夠取代和超越。

            2

            “骯臟的生意”

            賭場是一門骯臟的生意。不僅是因為它通過在賭桌上捕食人性的弱點,同時也因為它通常和洗錢、有組織犯罪聯系在一起。

            即便賭場是皇冠最大的生意,但是皇冠也不愿稱自己為賭場,而是“綜合度假村”。

            作為第三代,小帕克于1999年接管了整個家族帝國。作為Publishing and Broadcasting Ltd(簡稱:PBL)的董事長,小帕克的第一筆大生意就是收購了總部位于墨爾本的賭場Crown(即皇冠)。

            在親眼目睹自己的父親克里·帕克敗走拉斯維加斯和倫敦賭場生意后,小帕克顯然想要證明自己,這里面有叛逆的成分,也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意味。

            年輕時的小帕克顯然是意氣風發的。

            2006年,小帕克與何猷龍合作在澳門開設了賭場。澳門于1999年回歸中國。在中國內地,賭場屬于非法行為,但是當地經濟的飛速發展造就了無數個百萬和億萬富翁。

            對于小帕克而言,“天哪,那可是不容錯過的商機”。

            然而,問題來了。何猷龍是何鴻燊的兒子,后者在澳門曾經壟斷賭場業務長達30年,并且擁有新濠國際控股權。但是,隨后由于涉嫌卷入有組織犯罪的風波,何鴻燊遭到了多方的禁令。

            然而,和小帕克的PBL在澳門組建合資企業的另一方正是新濠國際。

            就在小帕克簽署合資協議的前幾周,何鴻燊將新濠國際的控制權轉給了他的兒子何猷龍。為此,維州博彩業監管當局給皇冠在澳門的合資企業開了綠燈。

            然而,一份最新的調查結果顯示,新濠國際的最大股東是維爾京群島一家名為Great Respect的信托基金,而何鴻燊(被新州政府禁止)是受益人,直至幾個月前去世。

            然而,就在小帕克和何猷龍于三年前結束合資關系之前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這一切都沒有發現。

            去年,當小帕克打算將皇冠股份出售給何猷龍時,這個問題曝光了。

            事實證明,除了何鴻燊外,新州禁止的黑名單中還包括其他幾個霍氏家族的受益人。這些人都不得參與皇冠即將在悉尼完工的Barangaroo賭場項目。

            隨后,何猷龍取消了控股皇冠的計劃,但是這給皇冠和小帕克都留下了太多要回答的問題。

            到目前為止,答案并不令人信服。當被問及何鴻燊和信托基金Great Respect的關系時,小帕克回答稱:“我忘記了?!?/span>

            3

            中國內地賭徒進口

            有這么一群人,他們被稱之為中介人、或者豪客運營商。從本質上來講,這些人就是招攬富裕的賭徒,把他們聚在一起,然后組團到澳洲賭博。

            私人包機、香檳、威士忌、豪車、總統套房、美味佳肴……全都“免費”。

            只要你把大量現金丟在賭桌上,以上待遇可持續享用。

            在澳大利亞,這都是完全合法的。但是,在澳門何鴻燊的賭場,這種模式演變成了各種簡單粗暴的花樣。

            這些曾經只負責招攬賭客的人原來只是將客戶帶到賭場,然而慢慢地發展成為直接負責這些賭客,甚至擁有自己的VIP豪客房。

            這樣也就為有組織犯罪人物打開了大門。盡管控制措施已經收緊,但許多公開從事招攬賭客的黑社會團體開始出現在賭場的背后。用內華達博彩管理局的話來說,“通過合法的公共公司、復雜的公司結構門面從事非法活動”。

            在2013年的一份報告中,該機構指出,“這類活動包括高利貸、暴力催收、地下銀行、洗錢活動等等?!?/span>

            4

            價值24億的大象

            關于皇冠如何使Barangaroo賭場運作始終存在一個問號?

            這個價值24億澳元的項目曾經是小帕克希望以勝利者回歸悉尼的象征。作為酒店和賭場綜合體,小帕克一直希望能夠通過這個項目,威風凜凜地將自己的巨型游艇再次駛入悉尼港。

            但今時今日,這個夢想仿佛越來越遙遠。

            如果中國政府繼續對公民外匯采取限制,中國的豪賭客又如何來Barangaroo賭場?除非他們通過其他渠道提取現金。

            另外,Barangaroo的牌照不包括老虎機,僅適用于高額下注(high rollers)。

            關于2016年在中國被逮捕的19名職員事件,新州監管機構的調查發現,有證據表明,在逮捕事件發生之前,皇冠的高管已被警告。

            根據中國內地法律,禁止賭博,同時招攬賭徒也不合法。為此,皇冠在華員工均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在上周舉行的聽證會上,小帕克表示,皇冠在廣州運營著一個非正式辦公室,自己并不知情。但是,在2016年10月皇冠員工在華因非法招攬賭博被捕之前,他本應知曉這件事情。

            錯誤的記憶已成為聽證會的特征。

            例如,董事們不太記得,小帕克在皇冠董事會的代表邁克爾·約翰斯頓(Michael Johnston)是否因為潛在的利益沖突而在一次重要會議上缺席。

            該公司的法務負責人書亞·普雷斯頓(Joshua Preston)“不知道”澳門的中介人的監管不善。

            因此,災難繼續發展。

            很明顯,小帕克急著想要脫身。但是,上周他作證后,這已經不在他的控制范圍內。

            新州調查的不利發現將對維州和西澳皇冠的牌照產生影響。

            對于小帕克而言,退位可能不是一個選擇。

            參考來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10-12/james-packer-crown-of-thorns-verrender/12752818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