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書語人間 / 待分類 / 越有大智慧的人,越懂這兩個做人的道理

          分享

             

          越有大智慧的人,越懂這兩個做人的道理

          2020-11-04  書語人間

            書海泛舟,人間清歡

            大家好呀~

            今天,我們繼續「儒家經典」,四書里《論語》的共讀。

            上一篇,孔子談到了對儀式的看法。

            更多內容,請戳:孔子談禮樂:比儀式更重要的,是走心


            現在這個社會里,很多人都喜歡講「儀式感」,比如,每晚一定要和異地的戀人視頻一小會兒、逢年過節一定要把家里好好地布置一下,等等。

            然而,過度地在意儀式感,可能會讓我們失去許多別的東西。

            比如,每天晚上一個視頻,熱戀期間倒是稀松平常,一旦到了平淡期,兩人回歸到了各自生活中,反而會成為一種累贅;

            而居喪之禮,一開始的傷痛哭泣、思慕悲傷,到加入了捶胸頓足、披麻戴孝的程序,雖然表面上看是更到位了,一旦心中沒有了哀痛,還不如抱頭痛哭。


            因此,再好的儀式,一定要有發自內心的真情實感作支撐,這樣才有意義。

            接下來,靈遙將繼續為你帶來孔子對為人處世的思考,希望你喜歡~


            01.
            有情緒很正常,
            但一定要懂得克制。

            子曰: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論語》
            這是孔子對《詩經》里「關雎」的評價,相信有很多朋友對這首詩都很熟悉,靈遙在這里就不為你贅述了。


            雎鳩,就是「魚鷹」,關關,是魚鷹的叫聲。

            踏春季節,男女青年們出城游玩。

            在一段淺淺的河灣,姑娘們撩起裙子,挽起袖子,下到水里去采摘荇菜。岸上的小伙子們,像魚鷹一樣,癡癡地盯著姑娘們看,回到家里后,還是難以忘懷。

            第二天,小伙子又在河灣邊見到了姑娘,鼓起勇氣上前去和姑娘搭訕。姑娘覺得小伙子人不錯,聊了幾句發現兩人都喜歡音樂,都喜歡彈奏樂器,便一起談起了情,說起了愛。


            第三天再來,小伙子又遇到了姑娘,看著姑娘曼妙的身姿,想著娶她過門的時候,一定要有儀仗、鼓樂,風風光光地接姑娘過門。

            這是《詩經》里的愛情,孔子的評價是「思無邪」,就是一切都是真情流露,想到什么說什么,沒有一點邪念。


            然后,又評價這首《關雎》,認為是「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淫,是「過分」的意思;傷,是「過量」的意思。

            在詩歌里,小伙子向心儀那個姑娘,大大方方地表達了自己愛慕之情,沒有放蕩不羈;夜里一個人在家思念姑娘的時候,雖然輾轉反側,久久難以入眠,但沒有發展成相思病。


            喜怒哀樂,是每一個人身上都有的東西。

            我們都會因為遇到一件高興的事情,歡呼雀躍;遇到一件難過的事情,情緒低落;遇到不公平的待遇,心生委屈與憤怒……

            所以,有情緒這本不是一件壞事,只要你明白這個度在哪里,并且能夠合理地把這個情緒給表達出來,做到既不傷害到自己,也不傷害到你周圍的人。


            這個說法倒是與西方心理學中談到的「高情商」有異曲同工之妙~


            02.
            高調使人快樂,也給人招禍

            季氏旅于泰山。

            子謂冉友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論語》
            季氏旅于泰山。

            旅,是「祭告」的意思。

            這在當時是件不得了的事情。按規矩,只有魯國的國君才有祭祀泰山的資格,季氏去祭祀泰山,就是僭越。


            孔子就問冉友說,你能夠勸阻他嗎?冉友,他既是孔子的學生,也是季氏的家臣。冉友回答道,他主意已定,我勸不了。對此,孔子甚是無奈,哀嘆道,泰山之神難道不如林放嗎?

            林放,曾問過孔子什么是禮之本。孔子回答道,祭祀是為了表達敬意,你只有信Ta,聽Ta的話,Ta才能夠庇護你。

            季氏去祭祀泰山,有違天意,非但得不到庇護,還會給自己招致禍端。后來,季氏果然被跟著他去祭泰山的家臣奪了權,史稱「陽虎亂魯」。


            人人都有「僭越」的沖動,都有成為「人上人」的沖動。

            但正所謂「槍打出頭鳥」,一個人的野心一旦過度膨脹,觸及到了周圍人的利益,難免會給自己惹來小人。

            因此,你縱使能力再強,該收斂還是要收斂,該低調還是要低調,省得日后遭人報復~


            以上,便是今天的內容。

            下一篇里,我們繼續來讀《論語》里「八侑·第三」的內容。

            敬請期待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