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新用戶9779z0DP / 待分類 / 吳莉||陣地日記二則《賣韭菜和鬧死樹》

          分享

             

          吳莉||陣地日記二則《賣韭菜和鬧死樹》

          2020-11-10  新用戶977...

          臨冬之前,莊稼醫院的生意只剩下賣老鼠藥和粘鼠板了,要么就是塑料棚膜,再加一點大棚菜籽。今早卻先進來一家三口,買大棚韭菜肥的,周浩給他們賣了還不走,站在原地似是自言自語,卻又看著辦公桌前,專心記賬的我說話。我聽著不對,抬頭看他們,都微笑著,是那種久別重逢微微驚喜的微笑,亦似是見到親戚友朋的微微之笑,緩慢地笑開,緩慢地持久。我知道我有好長時間沒來店里了,以前,我都是愛跟他們說說笑笑的,他們有什么都愛跟我說,有時候還讓我給他們出主意,究竟種啥,咋種呢。

          他們是父親和兒子、兒媳。家里有幾分地的溫室大棚,專種韭菜每年冬天賣,一斤兩塊五,即使那年冬天,韭菜價格漲到四塊多他們也賣兩塊五。

          都賣給村鄰。父親說。

          不能再高了,多少年都這個價,人們習慣了。

          兒子說,是啊,鄉里鄉親的,差不多就行了,心不能太黑。

          兒媳說,反正就那些韭菜,爹咋賣賣去,賣多賣少都是爹的錢,我們不管。

          父親說,夠花了,夠我一冬天的零花錢了。再花的錢等明年春天再說,明年春天韭菜養根,不采收,可又有工打了,一天還能掙一百多呢。

          我說,你打工掙的錢花不完吧?

          父親說,花不完就給兒子和孫子花,一家人嘛,我老了還指靠他們養活呢。

          兒子兒媳笑得嘿嘿嘿嘿,像是父親說的,也正是他們想的,而且父親還挺認真的。

          2

          又進來一中年男子,問我啥藥能把樹鬧死?

          我問,啥樹?

          他說,柳樹。又說,你別管我啥樹,啥藥能鬧死?

          我問,多大的樹?

          他比了一下,大概三四十公分粗。之后說,有五六棵,在地邊上,太泄莊稼,我想把他們鬧死。

          我問,誰家的樹?

          他很警惕,說道,你別管誰家的樹,這事得悄悄干,放一棵樹都得批準,鬧死一棵樹可是犯法的。

          我想了想,對他說,柳樹生長速度慢,長那么大至少也要十來年,十來年的樹有靈性了,不能鬧死。

          他愣了一下,說道,你看你,從事的也算是科學生意么,怎么就這么迷信呢。

          我說,真的,這么大的樹都成神樹了,你也敢鬧死他們嗎?

          他扭著頭在地上轉了一圈,說道,也聽老年人說過,樹那東西要神了可神得很呢,你這一說還真不敢鬧了??晌业那f稼泄得長不好啊。

          旁邊倆買老鼠藥的大嫂說,也泄不了多少,一個地邊邊罷了,現在的莊稼人誰還稀罕那點點田,其實就損失不上多少。

          中年男子不說話了,愣了半天,在地上轉了幾個圈。頭一掄,說道,算求了,不鬧了。說完,拉開門出去,走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