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電影派Mr / 待分類 / 這部「禁播片」,重新出山就是9.5

          分享

             

          這部「禁播片」,重新出山就是9.5

          2020-11-10  電影派Mr
            關 注 電 影 派,和 片 荒 說 拜 拜

            電影派
            Vol.2603
            有這樣一檔訪談節目,派爺每期必追。

            《和陌生人說話》。

            聽著陌生?

            有些話題,是從這檔節目開始掀起討論的,比如PUA。

            有些截圖,也出自于它。

            如果戀愛是場游戲
            那我要玩到最強王者



            面對采訪者,有些人敢于發聲,讓觀眾看見罪惡,遠離罪惡。




            如今,第三季來了。

            內容質量依然很高,派爺不得不再次安利——

            《和陌生人說話 第三季》(2020)




            《和陌生人說話》這個系列節目,評價一直很高。

            第一季,9.3分;第二季,9.5分。

            第三季上線三期,口碑依然堅挺。




            能有這么好的成績,離不開她:陳曉楠。

            她推出的內容,有個共性,生猛,卻極有溫度。

            鏡頭記錄下的,都是些“陌生人”:有為死囚寫遺書的,有給自己的肺寫信長達三年的,有為盲人放電影的……

            其實,這些邊緣人,這些主流視野外的人生,我們早就該接觸。

            第三季,派爺連續刷完更新,百感交集。

            一一推薦給你。


            01
            魚缸里的人


            第一期關注的人,大家應該熟悉,朱之文,“大衣哥”。

            草根明星。

            選秀節目出身,2012年1月參加春晚,演唱歌曲《我要回家》,一夜成名。




            那么問題來了。

            朱之文為什么可以稱為“陌生人”?

            ——因為,他的生活,變得越來越荒誕。

            朱之文火了之后,整個村子的人開始沸騰了。

            他活在了村民的鏡頭之下。

            到什么程度?

            鏡頭塞滿了他家里的各個角落。

            墻頭上,門縫里,甚至是臥室……




            村民們拍朱之文,有什么好處?

            流量,以及流量帶來的收入。




            他的生活,被360度呈現在別人面前,毫無秘密可言。

            朱之文平時出門,永遠被簇擁著。




            主持人陳曉楠形容他的狀態,用了一個詞,平靜。

            難怪,你看朱之文,他始終是笑著的。

            這笑容背后,藏著血淚。

            你很難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在練習笑肌。

            在采訪中,他向主持人演示,已經輕車熟路。




            為什么要練?

            因為,趕來圍觀的人是千奇百怪的。

            舉個例子。

            有來請他用歌詞的。

            寫的什么內容?

            派爺摘抄幾句——

            啊,我們的生活好了。
            我一月掙兩千五百塊錢了。
            我花了一千五,還剩一千了。

            看到這些內容,普通人都想罵街吧。

            朱之文不行。

            他即便婉拒,也會被罵。




            有來給他看癌癥的。




            有在廁所旁攔路拍合照的。




            甚至,還有小報亂寫的。

            一次,朱之文去某城市,有人硬拉著他合影,背景處是一家醫院。

            第二天新聞見報,是這樣的。

            大衣哥代言某某城市性 病醫院



            可笑嗎?

            非??尚?。

            但更多的,是一種生活被萬眾席卷的不寒而栗。

            好在,朱之文還保持著一顆赤誠之心。

            有人讓他演出,問出場費。

            他是這么估算的,自己在家干活能能掙100塊,加上來回奔波的辛苦費,他反復考量,要價150塊。




            結果對方,一口價給了10萬。

            現在他回想起來,還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他怎么處置這筆錢的呢?

            這個從未見過1萬塊錢什么樣的農家漢子,拿到演出費后,第一件事是,花了5萬元為村民置辦了健身器材。

            如今,他也有了足夠的積蓄,但他從未想過離開。

            就因為,他深愛著鄉土和人情。

            朱之文面對的是什么?

            是難以躲避的監視,是橫行無理的拍攝。

            他能做什么?

            笑迎八方客。




            從中我們能看出,《和陌生人說話》好就好在,它以平和的態度記錄人和生活。

            它很溫柔,也不乏尖銳。

            但這檔節目想讓我們看到的,還是人心的暖。

            這種暖,不止是人對人,還存在于人和寵物之間。


            02
            鐵漢柔情


            和朱之文不同,另外一位主人公沒那么溫柔,他習慣懟人。

            他是寵物醫生,尹鐵垣。

            每天,都有全國各地的人慕名來這里,給寵物看病。

            在這間病房里,每天上演著太多的生離死別。

            尹鐵垣不僅是給寵物看病,同時也是給人“看病”。

            他總是要充當“壞人”,說些理性卻冰冷的話。

            它就是眼睛瞎了它也能活著啊



            狗狗是老病號了,主人每次來看病都很焦慮。

            一提到狗狗即將要離開自己,就不可自抑地落淚。




            養寵物、愛寵物的人都知道,它們不僅僅是動物,更是家人。




            寵物能帶給人的快樂,遠比人付出的要多。

            在等著看病的人里,有一位老奶奶,91歲了,孩子們都在國外。

            她和一只貓相依為命。




            有記者讓她介紹愛寵。

            她是這么說的——

            這個貓它真的成了我的伴了
            我家里沒人了



            這樣的老人太多太多了。

            寵物給他們安慰,讓生活不再那么孤獨。

            他們最怕的,是得病。

            為什么?

            自己得病了,寵物的醫藥費恐怕就要斷了。




            他們更怕自己走在寵物前頭。

            因為這樣,寵物就沒人照顧了。




            現代社會,人情逐漸疏離,人與寵物之間的羈絆越來越多。

            在病房里,也有很多年輕人要面臨“治與不治”的兩難問題。




            對待帶寵物看病的人,尹鐵垣一定給出最理性的診斷。

            他為何懟人?

            有些主人過于自私。

            比如說,寵物只要截肢就能保命,但事實上,大多數主人更看重外觀。




            更多時候,是主人害怕做出選擇。

            他們傾向于讓醫生做決定。

            什么意思?

            這種行為的本質,是轉移愧疚,他們想在醫生這里獲得安慰。

            尹鐵垣快人快語,他直言,他才是那個最需要心理治療的人。




            他走上寵物醫生這條路,也是源于愛。

            他一共養了11只貓,4只狗,他將每只貓狗都視作兒女。




            尹鐵垣常常說,他必須要做一個“惡人”。

            因為只有如此,他才能導引著人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讓主人免遭愧疚,也讓那些寵物不必因為主人的“自私”,平白遭受痛苦。

            在派爺看來。

            尹鐵垣那種理性和冰冷,才是最大的暖和善。

            其實,仔細觀察,你會發現,上面兩個故事里都存在著惡。

            村民蹭“大衣哥”的流量,侵占了他的自由。

            主人們主宰著寵物的生命,做出錯誤的抉擇。

            如果說這些還是人之常情,那下面這種騙局,就讓人難以原諒了。

            和PUA一樣,組織者都是以操控他人感情牟利。

            形式換了。

            名字更有惡意,叫“殺豬盤”。


            03
            罪與罰


            “殺豬盤”騙局,簡單說就是——

            利用各種社交平臺尋找受害者與其建立情感關系,獲取信任從而誘騙受害者參與海外非法線上博彩。作案人員多在海外操作。

            上當了人太傻了吧?

            不止是你這么認為,受害者也是。

            趙靜(化名)被騙后始終難以走出陰霾,她最痛苦的是,想要擺脫受害者的身份。

            我不是那么傻的人啊



            趙靜非常獨立,有著單打獨斗的豪氣。

            23歲,只身來到北京打拼。

            收入有了,她多了情感需求。

            與惡人開始交流時,趙靜占據主導地位,聊天還能詼諧地挑逗。




            漸漸地,她滑進了套路中。

            這種套路有個很難聽的名字,叫“養豬”。

            第一步,建立真實的人格。

            施害者介紹自己的愛好,姓名,都能給出最真切的“證據”。




            施害者的戀愛觀,也無比真誠。




            第二步,深入受害者的生活。

            施害者會展示自己的脆弱,讓隔著屏幕的女人感覺到他的存在。

            然后,他們會仔細翻看女人的各種社交平臺,找她們想聊的話題。

            他們看穿了女人的軟弱,給予及時、貼心的撫慰。

            這種情感服務,叫“喂豬飼料”。




            第三步,引誘受害者入局。

            這一招最微妙之處是,施害者會不時地聊起博彩的話題,女人不想聽,就立即終止。

            逐漸誘人深入。

            施害者玩賭博游戲,昵稱會特意改成女人的名字,以增添親近感。




            這時候,他們已經在“磨刀”了。

            賭注也有講究,從常人能接受的兩三百,再到一兩千,幾乎每次都會有小額的收入。




            關鍵是,還有貼心提醒。

            一天只玩一小時,不要上癮。

            贏夠20%,見好就收。




            這種騙局最可怕的是,它太真實了。

            施害者會讓你以為,入局是了解他的生活的途徑。

            直到最后,趙靜將全部積蓄投入其中,血本無歸。




            “殺豬盤”騙局完成后,施害者不會棄之不顧,他們還會繼續提供心理疏導,不是出于善念,為的是避免弄出人命。

            但,趙靜一直憋著這口氣。

            她極度委屈。

            更想得知真兇是誰,他為何選擇她行騙。




            故事結局,派爺可以提前告知。

            趙靜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她用感情騙了受害者的感情,讓他落入法網。

            具體情節,感興趣的可以找來看。

            派爺想說的是節目的主題——

            看見你的暖。

            在這場硬核復仇之戰中,如何體現?

            是這個女孩的反思。

            我跟他是不是一樣的人
            我一直在自責
            我覺得我這個人 就是……很惡劣……



            婦人之仁?

            派爺覺得不是。

            有句老話是“善惡在一念之間”,這種愧疚感和反思,正是隔著善與惡的那個關鍵的念頭。

            在派爺看來。

            這正是《與陌生人說話 第三季》最可貴之處,它總是能在惡的境地里發現人的善,在涼薄的現實面前找到人的暖。

            朱之文對村民的“縱容”,尹鐵垣對寵物家屬的冷面回應,不都是如此?





            最后,派爺要再為這檔節目說點話。

            《與陌生人說話》,幾乎每個選題都含有某種困境。

            你去看,它就會給你啟發。

            這源自陳曉楠的堅持——

            我特希望更多的人來看我的作品,但我不會犧牲節目的調性來換取流量。

            因為這種堅持,也曾被“禁”過。




            良心節目能繼續做,作為觀眾,當然要支持。

            我們常說,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派爺想說。

            這光芒,需要我們看到。

            需要更多更多的人看到。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