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rbpw"><listing id="orbpw"><progress id="orbpw"></progress></listing></optgroup>
    <label id="orbpw"><button id="orbpw"></button></label>
  1. <cite id="orbpw"><sup id="orbpw"><option id="orbpw"></option></sup></cite>
    1. <label id="orbpw"><ruby id="orbpw"><span id="orbpw"></span></ruby></label>

          秋炎68 / 國學知識 / 增廣賢文集38篇 因必有果 醉看乾坤

          分享

             

          增廣賢文集38篇 因必有果 醉看乾坤

          2020-11-12  秋炎68

          夜聽:所謂強者,就是屏蔽了傷心事, 痛而不言,笑而不語

          原文

             人貧不語,水平不流。 一家養女百家求,一馬不行百馬憂。有花方酌酒,無月不登樓。三杯通大道,一醉解千愁。

          譯文

          人窮了就不講話,水平了就不亂流動。一家養了女兒,很多人家都想來求婚,一匹馬無法行走,百匹馬都憂愁。有了鮮花才會有飲酒的興致,月亮不出現就沒有登樓的雅興。飲酒三杯自能通曉高深的道理,只有醉了才能消解無數的憂愁。

          評析

               佛家講究因果報應,因必有果、果皆有因,任何事情都有它形成的原因。貧民通常保持緘默是因為他們沒有趾高氣揚的資本。人們排隊來提親是因為你家里養了一個好女兒,飲酒的雅興需要鮮花美景來激發,人間的大道理需要微醉后的半夢半醒才能通曉。人們總是需要一些原因和借口,才能讓自己活得心安理得。

              “人貧不語,水平不流”,水面如果平靜就不會到處流動,因為它沒有沖破堤壩的動力。同樣,生活貧困的人,由于生活負擔的壓力使他們形成了在苦難中默默掙扎的心態,他們所要承擔的痛苦是無法用語言去表達的,即使表達出來別人也無法真正體會,更不可能替他們分擔,因此他們選擇了沉默。在沉默中獨自承受生活的磨難。

              “一家有女百家求”,求親是封建社會的事,古代女人因為家教森嚴,通常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人們無法知道她們的真實面目和才德。想要為自己的兒孫討一個賢內助自然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而一旦聽說“秦氏有好女”,提親的人自然會踏破門檻。當然在現代社會,提親的方式已經作古,人們通過自主婚姻,選擇自己的配偶。但是,出色的女子依然是人們心儀的對象。

              文人雅士喝酒也是有講究的,良辰美景能助酒興,醉里乾坤似乎才能顯出生活真諦。在微醉之中更能激發對人生的感悟,也更能使文思泉涌、妙語連珠。但是,什么事情都要有個度,過猶不及,“花看半開,酒飲微醉,此中大有佳趣。若至爛醉如泥,便成惡境矣?!敝劣谝烤苼斫獬?,更是不切實際的,醉后固然能暫時逃避煩惱的侵襲,然而醒來之后又當如何面對呢?

          典例鏈接

          人窮志不短

              春秋時候,吳國的公子季禮一人出外漫游。這天,他來到一個地方,正走著,忽然發現不知誰遺失的一串錢躺在路中央。季禮想把錢拾起來,但又覺得彎腰去撿錢有失身份,這種事不應該由我這樣的貴公子去做。他一邊想著一邊朝四面張望,看有沒有人走過來。

              剛巧,當時正有一個打柴的人擔著柴火從前邊過來了。季禮心想,叫這人把錢撿去,他一定會十分感激,他挑的那兩捆柴還未見得值得這么多錢哩。

              等那打柴人走到跟前,季禮看清了他身上竟然還穿著冬天的皮襖,而眼下正是初夏五月,雖還不十分炎熱,但穿著皮襖也是夠嗆的,季禮認為這人一定很貧窮,讓他把錢撿去正好。

              于是季禮大聲朝打柴人喊道:“喂,你快來把地上的錢撿起來?!?/span>

              打柴人一看季禮那個樣子,感到很生氣,他把鐮刀往地上一扔,擺著手,朝季禮瞪大眼睛說:“你是誰?憑什么居高臨下看不起人?我既然能在炎熱的夏天穿著皮襖去打柴,難道我會是個貪圖錢財的人嗎?”

              季禮一聽打柴人的話,心里不免有幾分敬意,連忙向他道歉說:“實在對不起,是我錯看了人,請不要見怪!請問先生高姓大名?

              打柴人鄙夷地朝季禮淡淡一笑道:“你這人見識短淺,只會從表面上看問題,還那么盛氣凌人,我有什么必要對你說出我的姓名呢?”說著,打柴人頭都沒回,也不再理睬季禮,拿起鐮刀,對地上的錢連看都沒看一眼就走了。

              季禮看著打柴人漸漸遠去的背影,慚愧不已。

              有些人常常憑自己的淺薄見識去衡量別人,實在未免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公眾號:增廣賢文集 
          與圣賢對話,與經典同行!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三平台下载